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三十七章

还好没破月更的惯例😂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七章

4时30分,赫尔墨斯站,科研区

“再查一遍读数。”

“每分钟心跳零下,脑电图无波动,没有血压,没有脉搏。”

“……纳米机械体呢?”

“还在休眠。”

阿伯纳瑟博士皱起眉头,两道眉毛恨不得拧成一团——从纳米机械体注入霍德尔的身体开始已经过了四个小时,达到了预期时间的两倍,霍德尔却没有任何反应,依然两眼紧闭。

“要电击吗?”另一名研究员提议。

“不。”博士摆摆手。用除颤器电击胸口,使霍德尔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这是预定的最后一步,但他们之前已经电击过三次,都没有效果。

“阿伯纳瑟博士?”

老博士起初还没反应过来是谁在叫他,直到他发现身旁一块显示屏上闪现着一个表面特征模糊的蓝色人体上身形状,“‘无尽’,你现在做不到同时控制那么多纳米机械体工作,别再主动请缨了。”

“不是的,博士。我刚刚一直在和‘圣徒’就此事进行交流。”

“你怎么——”

“我从凌晨1时开始就在计算这一可能性以及‘圣徒’泄密并造成危害的可能性。在3时04分22秒时,我得出了‘圣徒’泄密并造成危害这一事件的发生几率为一百亿分之一。”

阿伯纳瑟博士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它说什么?”

“‘圣徒’的意见,是让纳米机械体清理一遍GA-16的纳米核心。”

老博士沉思片刻,突然豁然开朗。

“我们之前确实没动过纳米核心。给机械体下命令,让它们检查一遍纳米核心。”

“可我们还不完全清楚纳米核心的结构啊?”

“让它们把所有和纳米核心材料性质不同的东西都运出来就行了,顺便还可以大概看一看它的结构。”老博士已经下定了决心,“谨慎是正确的,但不能一直谨小慎微下去。”

研究员于是依言办事。从阿伯纳瑟博士面前最大的显示屏上能清楚地看到,霍德尔体内的纳米机械体顺着血管和淋巴管依次涌进脊椎,又涌进了嵌在脊柱表面的纳米核心。

“有反应吗?”阿伯纳瑟博士问身旁负责管理机械体的研究员。

“等会,有反应!”被问话的研究员喊道,顺便把显示屏上的纳米核心放大了,“机械体发现了另外的微型机械体,正在把它们送往距离最近的注射管。”

“那些机械体有动作吗?”

“现在还没——有了!它们正在反抗!想要回去!”他们能从显示屏上清楚明了地看到,这些微型机械体正在拼命试图挣开旁边纳米机械体的包围,回流到纳米核心里。

“你不会真让他们回去吧?”

“这些微型机械体的性能比我们的纳米机械体好,但是它们的数量太少了,还不到二十亿,成不了气候的。”

很快,银白色的纳米机械体从霍德尔左上臂上的注射管中缓缓流出,但仔细一看,这些纳米机械体只组成了外面的一层‘外壳’,在这一层银白色里面,还有一团紫色的流体。

“就这些了?核心里没有别的东西了?”老博士问道。

“没有了!里面很干净!”

“把剩下的机械体抽出来,再电击一次。”

 

“……脑电波正在恢复,心跳开始加快,呼吸频率开始加快。”

“……脉搏正在恢复。”

“……正在抽出注射管,正在执行约束程序。”

抽出注射管?怪不得会有被赫瓦格的那些硕士和博士打完针之后的那种感觉。

……等会,约束?约束?!谁要约束我?为什么要约束我?

……我好像已经死了才对吧?

GA-16霍德尔猛地一睁眼,就看见头顶悬着一条机械臂,机械臂末端的一个半圆形夹子正夹着自己的脑门。他活动活动四肢,发现胳膊和双腿都至少被两个夹子箍着,胸部和腰部也是一样,好一个“约束”。

“嘿!这很不礼貌!”

颈部的膨胀让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脖子上居然也有一个夹子。他开始试图挣开胳膊上的夹子。

“冷静,年轻人。”

还没等霍德尔反应过来,他就不再是仰躺在一张实验台上了,实验台的表面自动抬起了一端,同时自动在他脚下伸出了一块塑料板,让他可以在实验台表面竖直立起之后有一个支撑点。这样,霍德尔就看到了一堵白色合金墙,墙的上部有三块玻璃,但根据他的经验,这三块“玻璃”十有八九是单向玻璃。

“先别忙着从那上面下来,孩子;你需要先回答几个问题,不然我不能确定我到底是在和谁说话。”

“从您声音的音色来判断,想必您已经过了花甲之年。也罢,您问吧。”

“你记得你叫什么吗?”

“你想听哪个?GA-16还是霍德尔?”

“足够了,谢谢。你记忆里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谁?”

霍德尔沉默了一会,“赫瓦格机关长。”

“你还记得他叫什么吗?”

“霍伊·基。”(这名字真的太挫了……我是不是考虑改改……)

“你还记得他的相貌吗?”

“他化成灰我也认得他。”霍德尔的语气中多了一丝阴冷。

对面的阿伯纳瑟博士也沉默了一会,“你为什么这么说?”

霍德尔盯着正对面的一块单向玻璃,面色变得阴沉如水。

“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他杀了我。”

——————————————分隔线——————————————

“我不知道我现在和族长比谁更强大,我必须拉近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我们要尽快赶过去,又不能让他跑掉。”

米娅一边带着一行人朝着营地狂奔一边解释,布莱恩马上原话转达给另一边的克拉克,另一边则表示会困住他们。

“那我们呢?”糖心不禁发问。

“我不知道族长会不会用心网干扰其他人的心智,我会尽力保护你们,但是你们一定要离他越远越好,同时要尽量吸引他的注意力。”

“尤其你们两个纳米尖兵,一定不能出问题。”德雷克特意补了一句。

“哪怕就是为了找托瑞斯也不会的。”海拉立场坚定。

“我不会拖后腿的。”瑞也表明了态度。

“那我们看着小姑娘。”布莱恩也找了个差事,“她刚救了整个一营,我绝对不会允许她出事。”

“谢谢布莱恩叔叔。”

“……改叫哥哥好不好?”

 

“不准迈进广场一步!”

“连长!你就闭嘴吧!我们都知道了!”

之前所有敢走进广场的神卫部队士兵又都有了自杀冲动,无一例外都被他们身后的战友拽了回来。不久前还在展现神通的八百多变种人此刻已经不知去向;而笼罩在营地上的紫雾依旧浓重,神卫部队只能肯定没有人能进出广场,却找不到理当呆在广场上的贝格尔族长。

“长官……这紫雾好像在变淡啊……”

武慧清话音刚落,克拉克就接了话茬,“而且沙子好像也变少了。”

的确,能见度变得越来越好了,他们已经能依稀看清远处的主营帐和广场中央的一个高处地面的梯台的轮廓了。随着紫雾逐渐散去,梯台也逐渐显出了本来面目:那是一个三层阶梯式的平台,靠近主营帐的一侧筑有台阶,均用石头建造,看上去历史十分悠久;梯台顶部的四个角上立有四根石柱,每根石柱上似乎都有浮雕一类的东西,想必也不是寻常之物。

这时候,他们身后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武慧清一回头,刚好看到一群人正朝他们跑来,仔细一看,却是侦察排和塞伯鲁斯的几个“临时工”,还有一个两眼闪着粉红色光芒的女孩被他们围在中间,分明是米娅。

这群人冲到广场边停下脚步,看着远处没有一丝动静的广场。

“怎么连沙尘暴都停了?”糖心抬头看看天空,现在连空中的尚都显的很清楚了。

“可能是紫雾的影响。”罗阻没有抬头,只死死盯着主营帐的帐门。

“进去吗?”德雷克问米娅。

“嗯,不用跟着我。”

其他人都等在广场外,米娅做了个深呼吸,迈步走进广场。

就在她的左腿踏上广场的那一刻,挂在主营帐帐门上的一块布从里面被掀开了,贝格尔族长从帐中大步走出。

广场旁的所有神卫部队士兵都不约而同地举枪瞄准了他,但贝格尔不为所动,直奔前方的石质梯台而去。他很快就走到了台阶下,开始迈步向上。他的脚每踏上一级台阶,每个人的心头就仿佛震了一下,随着他越来越接近顶端,震动感就越强烈。

“我不能完全挡住他了……”米娅低声通知身后众人,“会很不舒服。”

贝格尔族长终于站上了梯台。他先仰头看了一眼天空,东方尚的刺眼光芒似乎对他毫无影响,紧接着他就扭头看向米娅的方向。

“你以为没有了雾神的气息,你就能违抗神的使者吗?”

众人脑中只响起了这一句话,之后就是一片死寂,可贝格尔族长还依然看着米娅的那个方向没有动。

“谁还能听见他?”过了几秒,米娅忍不住回头问道。

她身后的众人都面面相觑,朝着米娅摇摇头,但有一个例外。

“……海拉姐姐?”

被问话者却一直看向梯台的方向,两眼却似乎在看着什么近在咫尺的东西,神色越来越激动。海拉身旁的其他人也发现了她的异常,但都不敢干什么,生怕会出什么事。

米娅只好慢慢向后退出广场,用右手抓住了海拉的左臂,想要弄清楚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透过一个黄色的操作界面,穆斯贝尔特有的群山和荒漠映入眼帘。视线很快向右移动了些许,在之前那座山脉的山麓旁,一小片黑色在土黄色的荒漠中十分扎眼。系统自动将这一小片黑色标注出来,并拉近了图像。图像一被拉近,米娅就一眼认出,这就是他们现在身处的主营地,连包围了中央广场的神卫部队和广场中央的梯台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紧接着,视线又看向了广场旁的一小群人,其中的粉色、红色和紫色头发分外明显,这幅图像又被放大了一次,现在米娅可以清楚看到自己正抓着身后海拉的胳膊的影像。

“……你不想去找他吗?”

 

还没等米娅反应过来这句话其实只有海拉和她能听到这一点,海拉就一把挣脱了她,扭头就朝营地外飞奔而去,路上还撞开了不少挡路的人。

“卧槽?!”德雷克也被顶了一下,“什么情况?”

“族长给她看的好像是一个纳米尖兵视角的实况转播,和你之前提到的那个纳米尖兵有关系吗?”

“有啊!艹!”德雷克一听是托瑞斯立刻就急了,“阿克,带上克拉拉和亚伯跟着她!去!”

三人领命,即刻转身朝着海拉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

“他们三个不够!”诺瓦刚刚是第一个被海拉撞开的人,之后他就一直看着她跑出营地;这会终于沉不住气,回头看了一眼米娅,又往前看了看,也跟着阿基里斯三个人冲了过去。

“四个应该够了吧,要不再把……”德雷克刚回头看向瑞,却发现他也和之前的海拉一样跟丢了魂似的痴望着远处广场上的梯台。

“这怎么又魔怔了一个!?”

 

不过这一次的情况不太一样:现在,瑞的眼前萦绕的全是之前自己被各种人完虐的样子,以勾起他内心的懊丧和不甘;但随后,他眼前又闪过了几段不同的影像,那是巴德尔装甲处于AI托管模式时击败托瑞斯的影像。

“……看到了吗?我知道你渴望力量,渴望让赫雅感到骄傲……你的AI比你自己要强大,但雾神比它要强大百倍……

“过来……接受雾神赐予你的力量吧……”

被这么一忽悠,瑞自然中招,迈开腿就要走进广场。

“你个扶不起来的,争口气吧!”

又一个完全不同的声音在瑞的脑中炸响,激得他硬是停下了脚步——那是巴德尔。

“我说你什么好?念完经打和尚?吃饱了骂厨子?合着你白在我手下受苦了是不是?你在金蝰蛇的基地里白和托瑞斯打那一架了是不是?还‘赐予力量’,‘赐予’完了你就成人家的木偶啦!你可做个人吧!”

不过瑞还没能完全回过神来,人还傻站在广场边上一动不动,直到一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生生把他拉了回来。

“你还真魔怔了不成?”糖心刚把瑞拉回来,又不禁嗔怪他。

瑞只能做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谢谢。”

不过糖心大概没听见他这句感谢,因为族长把目标又放到了她身上。

 

“老薛,你没开玩笑?”

“黑隼,我没开玩笑。”“糖心”看着面前的德雷克大哥,“我的队伍就在西大陆活动,西大陆可是谒臣的老窝啊,我能放心让绥新跟着我吗?让她到你那边去是最好的选择。”

“不是还有其他人吗?”

“他们不一样啊!木雕在西德海姆,离西大陆还是太近;苏然在伊赛琳岛,太偏僻了条件不好;赤壁在冯弗斯坦港,太乱了;这些地方都不合适,想来想去,也只有你商都那边最安全。”

“好好好,我答应你。难得你和你哥哥关系那么差,还对他女儿这么上心。”

那个极具诱惑力的声音又一次适时出现:“你是不是已经有十六年被蒙在鼓里了?”

“他现在就在这……来吧……让他解答你已经思考了十六年的问题……”

 

“冰绥新!”

以前从没有人听见过罗阻的声音会这么大,这么响亮,这么具有威慑感,一下子把糖心震的回过神来。

“不用麻烦你!”糖心一边轻轻推开一直拦在她身前的瑞一边朝族长的方向吼道。

“够了……我受够了!”

这次每个人都听见了脑中的这句话,而他们紧接着就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仿佛大脑从四面八方被大力挤压直到缩成一团,又好像它就要爆开一般,总而言之,所有人都因为脑部的剧痛和脑中骤然炸响的嗡鸣声而试图抱住头发出喊叫,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只能佝偻着身子发出一连串低沉的哼声。

米娅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但她还要减轻身边将近六百号人的压力,没有丝毫还手之力;除了她以外,唯一情况稍好一点的就只剩下德雷克一个人了。

 

“我靠……离这么老远应该看不见我开溜了吧……”

他在族长开始精神污染的时候就马上窜到了旁边的帐篷后,避开了族长的视线。他捂着脑袋,用万用刀划开帐蓬布,也不管帐篷里什么情况,直接从划开的洞里钻进了帐篷。

然而德雷克刚钻进去,就遭到了三个变种人小孩惨无人道的围观。一个女孩、两个男孩,看上去年龄都在三四岁左右,都坐在帐篷里的毯子上,用一种错愕的眼神看着他。

“……嗨?”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看见斯通的妈妈了吗?”有一头亮眼绿色头发的女孩率先打破沉默,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德雷克,“他头疼。”

“没看见;而且我头也疼啊,小妹妹……你没听见外面那一阵哼哼声吗?”德雷克苦笑,却很快想到了一个问题,“对了,他今年多大了?”

“六岁多了,是我们三个里年纪最大的一个。我今年五岁,我叫丹迪;他叫埃罗,今年也是五岁。”小女孩倒是很外向,把三个人的名字和年龄都报了出来。

“呃……好吧。”德雷克不禁扶额,“哎对了小姑娘,你帮我看一眼,你们的族长现在在哪?”

丹迪一看就对生人毫无戒心,马上起身就要冲出帐篷。

“哎!停下!别太明显,悄悄地看,明白?”

丹迪刹住脚,蹲在帐篷门旁,悄悄掀开布帘底朝外看了一眼。

“族长大人过来了!”她放下布帘,回头悄悄告诉德雷克。

“谢谢。”德雷克拔出猎鹰手枪,开启左腕上毫米波雷达,一边抬着左手慢慢走向帐篷门,一边和丹迪神侃来排解压力,“那个小男孩,斯通,他怎么找不着妈妈了?”

“他妈妈今天早上把他留在这顶帐篷里了,让他和我们呆在一起。”

“他妈妈为什么把他留在这?”德雷克一直盯着雷达屏幕。

“这是族长的命令,把所有孩子都留在最靠近中央广场的帐篷里。”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族长最近几天变得特别奇怪,总是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可爸爸和其他人却像我们听长辈讲故事一样一直听着。”

“你爸爸?”

“是啊,这顶帐篷就是我爸爸的,他和外面的人做生意,是部落里最重要的人之一,所以我们可以住在离中央广场最近的地方。”

“那两个怎么不说话呢?”雷达屏上依稀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他们还不太会说通用语,只能说我们自己的话。因为我爸爸要和经常要和外面的人打交道,我就比他们要好一点啦!”

“S……Salve!”埃罗似乎意识到两个人提到了他,鼓起勇气和德雷克打了个招呼。

“埃罗刚刚说‘你好!’”

“代我转告他,我也向他问好。”随着雷达屏上贝格尔族长的人影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德雷克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待会我出去一下,记得千万别出声,也别乱跑!”

“放心吧哥哥!你在帐篷上划的洞我会让你加倍赔钱的!”

刚要在帐篷左面划开第二个口子的德雷克不由得顿了一下——真是个生意人的耿直孩子。

 

“你还真是桀骜不驯……”

贝格尔一步一步走向米娅,“与神对抗是毫无意义的。”

“根本就没有雾神这种东西!”米娅挣扎着轻声喊道。

贝格尔站到米娅面前,“你很珍贵,对雾神而言将是不可多得的左膀右臂。”

“闭嘴!”

“来吧……放弃你的挣扎……投入雾神的怀抱吧!”

砰!

清脆的枪声响彻整个广场,在那一刹那,所有人都如释重负,之前一直折磨着他们的头痛在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喘着粗气,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只看到身旁同样刚刚解脱的战友、远处那个粉色头发的女孩和已经倒在地上的贝格尔族长;在族长后面,一个人正弓着身子,手扶着膝盖喘着气,右手握着的手枪枪口还冒着青烟。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