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三十八章

不枉费我憋了小两个月,10021字,刷新纪录😂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八章

“我本来不应该瞄准他的脖子的。”

米娅和德雷克以及其他几个临时工瘫坐在丹迪家被划了两个大洞的帐篷里,贝格尔族长的遗体被他们围在帐篷的正中间。三个孩子已经被神卫部队的士兵带出去了,其他人正在搜查整个营地,试图找出其他变种人的踪迹。

“没关系的。你别无选择。”面对已经毫无生气的族长,米娅仿佛在一瞬间就成熟了许多。

“你刚刚说海拉看见了另外一个纳米尖兵?”

“对。看上去大概在营地的西北面。”

“……那孩子在那顶帐篷里,估计还没缓过神来呢。”

帐篷外隐约响起一个人的说话声,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亚伯一头冲进了帐篷里,连掀帘这个动作都省了,想必正心急如焚。

“刚才……一直联系不上你们……那我就只能用跑的了……”他一边喘气一边道。

“怎么了?这么着急?”德雷克也不好意思再坐着,索性站了起来。

“海拉她……她出营地之后没过一会就等不及了,激活了装甲;我们跟不上她就想先联络你们,可是联络不上,我们三个人里我相对最没有战斗力,阿克就让我来报信了。”

德雷克心中一万匹艹泥马奔腾而过。

“诺瓦呢?你怎么不让他来?”

“我是看见他了,但是我没时间给他把这事复述一遍啊!”

德雷克想了几秒,“这样,瑞,你直接激活装甲赶过去,那你就是除了那三个人以外第一个赶到的,如果出了什么事就全靠你了;亚伯跟着我一块过去;其他人在这盯梢,如果营地里又出了什么问题就由你们解决。”

“啊,对了,还有……”德雷克在瑞激活装甲冲出帐篷之后,刚要跟着他离开帐篷之前又回头补了一句,“如果到时候你们只看见托瑞斯一个人过来……就通知神卫部队撤退吧,不用再管我们了。”

——————————————分隔线——————————————

“这么会儿这丫头片子又跑到哪去了?”

阿基里斯放慢脚步,不知第几次伸头眺望远处的沙丘——两条腿终究跑不过会飞的反重力系统,异能冲锋到接近异能枯竭也没用。

“克拉拉?”

“我也正跑着呢!闭嘴!”无线电另一边传来呼哧带喘的声音,“等我爬上这个沙丘……等会我看见她了!在你的一点钟方向,再翻过两座沙丘就是!”

“呼……好!”阿基里斯朝着一点钟方向迈开腿又跑起来——他是真的冲不动了。

 

另一边,克拉拉也不能闲着。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离开营地将近两三公里了,远远地只能依稀看见营地的轮廓。

这会也顾不上地面情况有多糟糕了,她直截了当地趴倒在地,从背上卸下雷神锤步枪,打开两脚架,把它架在沙地上;又从腰上摸出一个弹匣拍进供弹口。这是她和阿基里斯手头最有希望击穿纳米尖兵装甲的武器了,但这样一支枪身一米多长的远程步枪在近距离显然发挥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再加上它的重量直接拖慢了克拉拉的速度,阿基里斯最后把她甩在了后面。

克拉拉用瞄准镜上方的弹道计算机——这是在炜石山脉的第一次实地测试之后雷神锤新增的几个小改进之一——测算了托瑞斯与自己的距离:1924米。好吧,至少比上一次要近了。

 

在赫尔墨斯站的那间会议室里,海拉就一直在思考,自己再一次见到托瑞斯之后会说些什么。

可当自己真的就站在,不对,是悬浮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却发觉自己突然开不了口。耶梦加得就站在那,两腿与肩同宽,双臂放在身体两侧。

她想把一切都告诉他,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从见到托瑞斯的那一刻起,他在金蝰蛇基地的异常行为就被海拉抛到了九霄云外。

“你……看上去……很不错。”这就是海拉憋了半天憋出的第一句话。

“你也是。”

托瑞斯没有说话,也没有动,而是直接把文字信息发给了海拉。

看到眼前对话框的海拉内心更加悸动,“你受伤了吗?”

“没有。”又是文字信息,和上次一模一样。

“你……为什么在这?”

这次,托瑞斯没有任何回应,安静的像尊雕像。

海拉见他没有反应,更加惴惴不安。她干脆打开了扫描系统,把他从头到尾扫描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于是她又开了口:“你为什么不说话?”

可这一次托瑞斯依然没有反应。

“他是谁?”

海拉正在绞尽脑汁思索该说些什么,这时被眼前突然闪现的对话框吓了一跳,“什么他?”

她朝左右看了看,的确没有人影;于是她便回头,正好看到刚刚爬上海拉身后沙丘的阿基里斯。

凭借纳米尖兵出色的环境信息采集能力,海拉能清楚地看到他脸上骤然现出的一副惊异的表情和他猛然收缩的瞳孔;之后,这种细致入微的观察便被左胸口的剧痛和冰冷猝然打断。

她不禁呻吟了一声,低头向下看去。

一把沾着紫色纳米毒素的飞刃从前胸贯穿了她的身体,尾部还有很长一段露在外面。

 

其实一直到现在,诺瓦也没搞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追出来。

那个头顶戴着一个大大的黄色蝴蝶结也才和自己的眼睛平齐,就为了找到自己一口气干掉四十来个金蝰蛇士兵,视生命如草芥的疯姑娘,到底有哪点值得人喜欢?

……真的没有?

她的相貌无可挑剔——和其他阿萨一样,又不一样。这不是用语言可以形容的感情,正如他无法形容自己对米娅的感情一样。

可自己对海拉的感情又不同于对米娅的感情。米娅是他的妹妹、亲妹妹、他唯一在世的亲人;除了自己,他对任何想要照顾他的人都不放心。而海拉和他毫无血缘关系,还曾想要了他的命,自己本来说什么都应该至少讨厌她才对。但他亲眼见证过海拉甘愿为了赫雅一头跳下百米高的采集塔停机坪,尽管赫雅几乎从未对她表示过关爱;他亲眼见过海拉安静的那一面,见过她自告奋勇冲上火线为米娅挡子弹;他也见过海拉的失态——而每一次失态都是因为托瑞斯。

托瑞斯是她最亲近的人,没有之一;自己是米娅最亲近的人,也没有之一。

如果自己有个三长两短,指不定米娅会干出什么事;而海拉本来就是个疯子,她只会比米娅更冲动——她甚至把一切风险都抛到了脑后。

他诺瓦或许已经有些倾心于她,又或许没有;但他觉得除了自己和米娅,没人更清楚海拉的心理了。  

 

带着满脑袋的胡思乱想,诺瓦冲上了沙丘顶。

他刚好看到了那套红黑相间,既陌生又熟悉的纳米装甲;看到它面前跪倒在地,前胸插着一把飞刃的另一套体量较小的粉黑相间的纳米装甲;看到那个纳米尖兵右臂前伸出的蓝色短刃;看着他的左手抓着粉黑色纳米尖兵的右肩将她举起;看着那柄短刃深深刺入对方的腹部,刃尖穿出对方的后背。

诺瓦来不及说话,一头冲下沙丘。

 

海拉似乎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部分是因为装甲对痛感神经的抑制作用,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震惊。

她甚至没有意识到纳米毒素正在从她胸部的贯穿伤口和她的右肩上不断向外、向深层蔓延。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自己能从那块看上去毫无破绽的石头下面发现联合军的通信天线、能从采集塔停机坪上白虎队列的缝隙里看到隐形迷彩布的轮廓,却发现不了这么明显的异常?

他已经不是他了。

通常海拉的脑袋转得很快,但她现在不愿往下想——她不愿去想托瑞斯出了什么状况、不愿去想该如何脱困。

不愿去想该怎么解决他。

系统的自检报告被放在了她视野的正中央,和周围的UI界面一样变得血红。

“运动系统功率下降至66%;武器系统功率下降至50%;防御系统功率下降至25%;装甲有两处被贯穿,创口已伤及腹腔内主要器官,且距心脏极近;检测到纳米毒素正在从创口及右肩部位扩散,装甲防御性能显著下降;纳米核心功率下降至85%,正在激活备用线路。

“宿主有生命危险,建议请求支援。”

此时情况已经比自检报告的描述还要紧急——耶梦加得将刺入海拉腹部的臂刃拔出来,腾出右手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抬到了半空;但她视线右侧突然腾起的一团火苗又把她已经开始涣散的注意力吸引走了。

诺瓦带着火焰的右拳只是轰在了它前方突然浮现的一小块纳米膜上,没有任何效果。

“混蛋!”

海拉奇怪诺瓦为什么不在攻上来之前吼出这句话,不过她勉力向右后方诺瓦冲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大概明白了原因。

阿基里斯侧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右胸口一把红色飞刃的刃尖极为刺眼。而在诺瓦身后的空中,又一把飞刃正在耶梦加得左手的控制下快速成型。

海拉没有时间犹豫,马上用武器中枢仅存的功能操控右侧的浮游炮盾挡在了飞刃和诺瓦之间。

 

“你说他‘挡枪了’是什么意思?!”德雷克一边飞奔一边质问通讯对面的克拉拉,“刚才那个从天而降的霍德尔就把亚伯拽走了,这又是什么幺蛾子?!”

“他看诺瓦冲过去的时候,诺瓦身后有一把飞刃照着他飞过去了,他只来得及冲过去替他挨了那一下。”

“……阿兰?”

“知道了。”德雷克面色阴沉似水,“你还不能瞄准吗?”

“耶梦加得还举着海拉,我不能——等等,他把海拉扔到地上了!我现在开始瞄准。”

“打准一点,我说的是他的脑袋。”德雷克断掉了和克拉拉的通讯,试图接通另一条,“阿克?能听见吗?”

另一边的声音异常平静,但十分微弱,“能……不过快听不见了。”

“那把飞刃插在哪了?它离心脏越远——”

“它离那只有不到二十厘米,阿克。”阿基里斯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回天乏术现在说的就是我。”

“闭嘴,别乱说。”

“现在那个创口就像有一块冰一样,它融化流出来的冰水现在正在我的动脉里流遍全身呢。”

这次德雷克没说话,只有更粗的喘息声从阿基里斯的无线耳机里传出来。

“现在诺瓦正和耶梦加得硬肛呢……可真是不容易。我都想帮帮他了。”

“别乱动!听见没有!”

“知道知道,说笑说笑而已……能在你手下真是种荣幸啊,中校。”

德雷克身后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克拉拉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混账!”

“怎么了?”德雷克现在是唯一一个看不到战场实景的人。

“啊,海拉这个痴丫头……”他的耳机里响起了阿基里斯的轻笑声,“她用自己的浮游炮盾替耶梦加得挡了那一枪。”

“她自己都要没命了还想着他?!”克拉拉大概是现在三个人中最恼火的人,“我没法开枪了,阿兰;刚才那一枪已经把那个浮游炮盾报销了,再这么下去就是自毁长城了。”

“德雷克?能听见吗?”

“瑞,我能听见。” 

“我刚刚经过克拉拉,正在加速,马上赶到。”

“你现在的速度就很快了,小鬼!”克拉拉在旁插话道,“快赶上顶级跑车了!”

 

“那是因为我启动了辅助推进器百分之80的推力……”

瑞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扫描前方的情况。

“巴德尔?装甲还有什么我没掌握的武器吗?”

“多了去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武器,没有纳米粒子生成不了的武器——当然不能太大。鉴于你应该是想让托瑞斯活着,所以我建议你临时抱佛脚学习一下核心瓦解器的使用方式。”巴德尔说着,瑞的眼前便浮现出核心瓦解器的主要使用流程。

“可它的耗能太大了……”

“嗯……我之前勉为其难地默许了那个AI篡改了你的核心控制协议,现在纳米核心的输出总功率峰值是原来的一倍半,所以在能量方面你手头还算宽裕。但我还是要提醒你:核心瓦解器的工作需要持续接触目标的纳米核心;不过巴德尔装甲比不上赫尔,赫尔能对尖兵实施电磁约束,而你不行,所以你得用……其他手段约束耶梦加得的行动。另外……”

瑞冲上沙丘,正在大战诺瓦的红黑色耶梦加得装甲十分醒目。

“什么?”

“如果活捉的希望渺茫……”

两柄宝蓝色长剑凭空浮现在瑞的手中。

“……别手软。”

辅助推进器迸出蓝色的离子流光,肩部的光子火箭阵列开始齐射。

这次绝不放过你。

 

“所以……霍德尔?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没人告诉你这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吗?”

“从你现在跑步时上气不接下气的状态,我大概能够理解。”

“呵呵呵!老子跑了十多公里,连根纳米尖兵的毛都没见着!不对,见着了——”

“哪来的纳米尖兵?”

“你来的有多着急?托瑞斯知道吧?他,最近植入纳米核心了,代号耶梦加得;现在大概是造反了,把他……干女儿打到半死不活了。不过我说的不是他,我说的是海拉……还有瑞。”

霍德尔一时说不出话,半晌才回过神来。“……我来就是找她,顺道看看到底是谁能把这倔得像头牛的小姑娘拐走的。”

“那你会大开眼界的。说正事,我现在把你的通讯器调到我们的频道,阿兰那边应该急等着人用呢。”

“阿兰?”

“拐走小姑娘的怪蜀黍!”亚伯回了一句,“阿兰,我接到人了,让他自己跟你说吧!”

“霍德尔?”一个陌生的男声插话进来,中间不时夹带着喘息声,“很高兴你从那个铁盒子里死而复生了,现在能不能麻烦你介绍一下自己有什么能耐?”

“霍德尔是支援型尖兵,你大概不能指望我直接和耶梦加得硬碰硬了。”

“具体一点,怎么支援?”

“霍德尔生成和控制纳米粒子的速度和数量都是一般尖兵的两倍半,所以我能修复其他尖兵装甲的创伤或者生成一个范围巨大的纳米膜,还有其他任何你能想到的实体,都能用纳米粒子组合出来。”

“那你听说过纳米毒素吗?”

“每个植入型纳米尖兵的纳米细胞都会产生纳米毒素。怎么?有人中毒了?”

“两个人。包括海拉。”

霍德尔长叹了一口气,“所以他们还是把它做成武器了?”

“能不能救?”

“你问这个?”霍德尔苦笑一声,“我可以试试,但是要视情况而定。”

“那就拜托你试一下,你能不能激活装甲。要是把你从另一边拉回来还不行老博士就太丢脸了。”

亚伯身后骤然闪耀出一道绿光,他看向身后霍德尔的方向,但只能看到一个被绿光笼罩的跑动着的身影。光芒渐渐淡去,一套白绿相间的崭新纳米装甲和亚伯一道奔跑在沙地上。

“对不住,不等你了,有人可等不及了!”

辅助推进器迸出绿色的粒子流,霍德尔立马超过亚伯直奔耶梦加得的方向而去。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诺瓦!行了!别再过来了!”

瑞一个横滚赶到诺瓦身后,伸手用纳米粒子“包住”两把高速刺来的红色飞刃,生生在空中拦住,又一剑砍散它们。

“扯吧!咱们两个人还攻不上去呢,我再下去,还镇不镇得住他?!”

另一边,耶梦加得又生成了两把飞刃攻向两人,但都被诺瓦一条火鞭抽落在地;见进攻不成,它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倒在一边的海拉身上。它又生成了两把飞刃悬浮在手中,径直冲向海拉,丝毫不顾及她之前舍弃一座浮游炮盾替自己挡的那一枪。

“拦住他!”

瑞和诺瓦一前一后也冲向海拉,一柄宝蓝色纳米剑和一条火鞭分别砍断了耶梦加得左手边的飞刃、缠住了它的左腿将它从半空中拽了下来,但它右手边的飞刃却突然加速,一路刺向海拉的脑袋。

瑞一抬头,朝着飞刃果断发射了头部的粒子炮,蓝色的粒子束却擦着飞刃飞向了远处,快速消逝。

那是危急情况下保命用的武器,威力极大,但相应的充能时间也很长,这样瑞除了自己上去挡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去拦住那把飞刃了;诺瓦的火鞭挥舞一次之后也需要时间重新生成,是真正的鞭长莫及;而海拉自从操纵浮游炮盾挡枪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再动了,指望她自救也不现实。

值此千钧一发之际,只听一串枪响,三发步枪弹接连击中那把飞刃,将其打落在地。

瑞和诺瓦顺势落地,朝枪响处看去,正看到站在沙丘顶上的德雷克,和他手中一支枪口冒着淡淡青烟的M5A2步枪。

他没有丝毫迟疑,马上冲下沙丘,一手将步枪背在身后,一手手腕的湛蓝色异能鞭也骤然闪现,顺着他身体向下猛冲的势头,照着耶梦加得的颈部挥舞过去。

但耶梦加得对自己装甲的弱点了如指掌,不但没有后撤,反而加速前冲,同时双腕各弹出了一把臂刃,显然是要趁机接着冲向海拉。

正在此时,一座浮游炮盾突然不知从何处飞来,从侧面高速拍在耶梦加得的脸部,直把它拍得重心不稳向后翻倒。

“那样你伤势会更重的。”

三人愣了一下,都看向声音响起的方向,只见一个身着白绿相间纳米装甲的纳米尖兵站在另一个沙丘上。

“……关你霍德尔什么事?”海拉的声音很微弱,但之前显然听到了一部分霍德尔和其他人之间的通讯。

“幸会。你解决伤员,我们解决他。”德雷克言罢,与瑞和诺瓦一并攻向耶梦加得。

“你这边情况怎么样?”霍德尔快步跑到海拉身边。

“……我觉得你还是该先去看看那边那个。”海拉勉强仰头看向不远处的阿基里斯。

“不。”阿基里斯的声音轻而坚决,“你觉得现在救活谁的机率更大?”

“你在说服我放弃你吗?”

德雷克这时抽空朝阿基里斯的方向看去。

“……不,”阿基里斯轻笑一声,“到时候还是来看看吧,行吗?”

霍德尔叹了口气,单膝跪下,右腕弹出一把淡绿色臂刃,“我要先把这把飞刃的头尾都去掉,再把它剩下的部分取出来,这样渗入伤口的毒素会少一些。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动。”

“明白。”

霍德尔先用一层淡绿色纳米粒子裹在自己的左手和右手臂刃上,随后捏住那把贯穿海拉身体飞刃的刃尖,手起刃落将其斩断;又如法炮制斩断了刃尾;紧接着收回臂刃,一手捂住伤口,一手捏住飞刃后侧。

“纳米粒子能保护伤口周围的末梢神经和组织;这样等于局部麻醉,同时也能防止毒素在伤口周围血液流速加快的时候加速渗入伤口组织。”

“快拔吧,好吗?”

霍德尔准备了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把飞刃的中段拔了出来,丢到一边。

“还有别的伤口吗?我看不到的那种?”

“腹部——该死!”

两座已经失去控制落在地上的浮游炮盾骤然浮起,一边一个挡在了霍德尔和诺瓦的背后;下一刻,两把飞刃一前一后狠狠刺穿了两座浮游炮盾,彻底报销了它们。

“啊……”

“够疼的吧?谢谢你刚刚救了两个人的命,包括我在内;但是这下子纳米毒素就渗透的更深了。”霍德尔把之前还空着的右手放在海拉背部的贯穿伤上,又额外放出了一片纳米粒子,“不过你提醒了我。”

霎时间,一道绿色的半透明墙壁几乎在顷刻间出现在沙地上,将霍德尔和两个伤员和耶梦加得他们彻底隔开。

“保护是支援的一部分。不过我实在没法分神去考虑那边那三个人了;模拟尖兵操作训练毕竟比不上实际操作,你说呢?”

“你想让我放松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现在没法放松。”海拉的语气明显比之前更有底气了。

“放松才能让你的纳米细胞工作的更好,这样可以节约时间。”

 

“它怎么……好像永远都不累一样啊?!”诺瓦真的快撑不住了。

“你看它这么会儿才动了几下?!它一直在用那些飞刃耍我们!”德雷克说着,又堪堪避开两把飞刃,“克拉拉?你现在能瞄准他了吗?”

“刚才霍德尔那道绿墙挡住弹道了,现在可以了。”

“打断它的脖子!”

“不!”很难想象海拉此时还挂着彩,“别杀他!”

德雷克长叹一声,“瑞,耶梦加得的武器中枢在哪?”

“胸口!”瑞又一次试图逼近耶梦加得,但又一次被几把飞刃逼退。

“唉……那和杀了他没什么区别。还有别的能影响他生成飞刃的办法吗?”

“没了。”

“诺瓦,你先下去缓一缓吧,注意别被飞刃暗算了;克拉拉,找准机会,我们要把他的胳膊和腿都废掉。”

“你——”

“明白。”克拉拉回应。

“好。”瑞表示同意。

说时迟那时快,眼下耶梦加得就漏了一个破绽,瑞和德雷克马上左右开弓,吸引他的注意,另一边的克拉拉马上瞄准了他的左髋部扣动了扳机。

塞伯鲁斯的军工科研人员此刻应该感到骄傲,雷神锤的钨芯穿甲弹成功击穿了耶梦加得的纳米装甲;不过穿甲能力还是不够,弹头嵌在了装甲的内部。

“它会自动修复!断掉它!”

趁着耶梦加得被打得一个趔趄,瑞马上冲到它旁边,挥剑斩断了它的右腿。

此刻反应最大的是怒吼了一声的海拉,毕竟耶梦加得从头到尾都未发一声,现在也没理由发出什么声响。

耶梦加得失去了一条腿,再加上瑞刚刚挥剑时施加给它的力,使得它站立不稳,头朝下一头栽倒在地。趁此机会,德雷克马上扑过去扣住了它的双臂;瑞则赶在海拉吼出第二声之前一剑刺穿了它的左胯。

“别再砍了!”

海拉这下直接挣脱了霍德尔站了起来,一头扑在那道绿墙上。

“海拉,它刚才想杀了你。”瑞侧头看向她。

“托瑞斯不可能会这么做!”

“是的,但它绝对不是你的监护人。”霍德尔站起身。

“不!”

耶梦加得突然吼出这么一嗓子,倒把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GA-18……你与这些卑贱的原始生物为伍……我只是想要惩罚你,可我没能控制好自己。”

“我从没见过一时失控就会用飞刃插别人心口的人,我相信托瑞斯也不会是这样的人。”德雷克脸色阴沉。

“我命令你帮助我……把我的腿接回来,然后杀了他们!”

“你们亚人都是这么求人的?”诺瓦还喘着气,但一脸不屑。

“杀了这个叛徒、这个废物……这将是一项伟大的功劳!我能取古瑞德而代之!”

“不。你不是他。”海拉的语气变得阴冷,“他是个不计个人得失而忠诚的人,不是你这样鼠目寸光的小人。”

“……哼,只是逗逗你玩而已,还真的这么认真?”耶梦加得的语气也变得轻蔑,“我能把这个一心想着做纳米尖兵的人像木偶一样把玩于股掌之间,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这说明他虽然是一个‘高贵的阿萨’,可他还是和这些下贱的原始物种人类一样,受你们一直想要摆脱的情感的束缚,你也不例外。所以你们会在无休止的仇恨中迷失自己,在无休止的内斗中消耗自己的实力;这时候一旦有外力轻轻一碰,你们所有人都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去!”

“说够了吗?”海拉的语气更加冰冷,“瑞,废了它的核心,别让它再玩傀儡师的把戏了。”

“想废了核心?”耶梦加得轻蔑地笑了一声,“来啊,看你能找到什么!”

瑞松开剑柄,右手顺势启动了核心瓦解器。

“找他的第四根脊椎。”

在他脑海中响起的低语声替他指明了位置。瑞单膝跪在耶梦加得身边,右手找准位置猛地扎了下去。

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真以为我还会像某个傻子一样,把自己最脆弱的部位就暴露在那么明显的地方吗?”

“不准你说赫雅是傻子!”

“你说谁是傻子?”

虽然瑞和海拉的话说的不一样,不过意思大体是差不多的。

“海拉,他回不来了。解脱他吧。”这话只有霍德尔敢先开口说出来。

海拉抬头盯着耶梦加得看了好一会,最后低下了头。

“瑞。动手吧。你知道应该刺在哪。”

一柄宝蓝色纳米剑凭空浮现,在自己主人的手中旋转了两圈,最后在一个人的躯体中结束了自己短暂的旅途。

 

“今天终究是个伤心的日子。”

海拉将托瑞斯的身子翻过来,替他阖上了眼睛。

“可惜衣服不对。”

“尚神在上,愿人——”

“等会。”海拉叫停了诺瓦的悼词,“你给他也念这些?”

“毕竟是人走了。”诺瓦看着海拉,那双火红的瞳孔让他恍惚间仿佛又见到了托瑞斯,“人在死亡的那一刻都是平等的。”

“你念慢一点,一句一停。”

“嗯?哦,哦。”

“尚神在上,愿人皆尊君之名为圣。”

“尚神在上,愿人皆尊君之名为圣。”

“愿君之国降,愿君之志行于地,如行于天。”

“愿君之国降,愿君之志行于地,如行于天。”

“愿奉吾之所有,赐汝衣食……”

 

霍德尔抬起头,又对着德雷克摇摇头。

“谢谢。”德雷克低头看着阿基里斯那双了无生气的瞳孔,“我总有这种预感,杀了他的终归只会是他自己。”

“可你告诉我说他是为那个红头发挡了一把飞刃才……?”

“是啊,那不就是自寻死路吗?他完全有能力把它拦下来又不送命的,可他赶路赶得太急了。”德雷克也替他合上双目,“他把体力透支了。”

“可光跑几步路不会——”

霍德尔的全身突然又被碧绿色的光辉笼罩起来,最后重新显出了那个身着灰色作训服的身形。

“时间限制协议还在起效,也可能是刚才能量用的太多了。”

“哟哟哟?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啊?一片哀鸿遍野的?”

这个声音一想起来就让人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几人抬头向传来声音的沙丘上看去,站在视线汇集处的不出意料,正是罗夏。

“怎么又有人来掺一脚……”诺瓦不禁小声抱怨,“罗夏!你这次来又有何贵干啊?”

“我?你还要问我?几天之前是谁带着我们的小宝贝从金蝰蛇的基地溜走的?”

“克拉拉,你看一下他后面还有没有别人,他那边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德雷克悄声下令。

“谁?你说这黄毛小子?他可不是我带着溜走的,是你们的蓝大机械师自己丢下他跑了,我们只好各奔东西逃命,没想到都凑到一块了,那就一块跑出来了呗!”

“少跟我扯东扯西的!”罗夏的语气还是一样的欠揍,“废话少说,赶紧把人交出来!”

“阿兰,我看见了,在他后面……”

“如果我们不交呢?”

“不交?”罗夏打了一个响指。

“有……二十个人?”

这个响指如同口令一般,罗夏身旁的沙丘上顿时冒出了许多个身着奇特外骨骼的人。

“那我们可就自己解决咯!”

罗夏话音刚落,沙丘上马上冲下一个人,直朝着瑞扑去;此时瑞还没有解除装甲,马上顶了上去。

出乎众人的意料,对方的手中突然凭空生成了一把紫色的剑,样式还和瑞的差不多,剑锋照着瑞的脑袋就劈了下来;但瑞见此情形却没有生成纳米剑,而是直接朝着剑身伸开了左手。紫色长剑劈到瑞的左手的一刹那,顿时失去了锋芒,直接被瑞抓在了手中;同时瑞一记右勾拳,正中对方的脑袋,力道之大直接将对方打翻在地。

瑞抬手看了看左手手心多出来的一道不浅不深的划痕,又放下手盯紧了自己的对手。

“等会!”

德雷克突然吼出这么一声,一下震住了场子。

“你这小毛孩想干嘛?”罗夏这才注意到这个人。

“那些是金蝰蛇自己的纳米尖兵吧?”

“是又怎样?”不知道罗夏是说漏了嘴还是真的可以承认。

“那他们的纳米核心应该都是后天植入的吧?”

“有话直说,别跟本大爷拐弯抹角!”

“既然我们现在跑不掉,你们一时半会儿自己又解决不了我们,那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那边,托瑞斯少校我相信你应该认识。我把他给你,你要放我们剩下的人走。”

“你——”海拉马上准备暴走,但被身边的诺瓦死死摁住了肩膀。

“这和那黄毛小子比,价值也太不对等了吧?你小子是不是真没长大?”

“我知道你耳机的另一边肯定还有人在听着。你可以问他们,托瑞斯是不是植入了纳米核心。这样一个后天植入型尖兵,即便是尸体也价值连城吧?”

罗夏听罢,对着耳机动了会嘴,然后露出一个笑容,大概是得到了肯定消息。

“好,成交!”

 

“你是不是被吓傻了?!”罗夏几个人刚走,海拉马上冲过来兴师问罪,“我们怎么就拿不下他们了?”

“我会被吓傻?这话你说了你信吗?”德雷克看了阿基里斯一眼,“刚才我只是没把握。我要是就这么怂了,只怕他会跳起来打我。”

“‘无尽’,动用一切你能动用的侦察设备和情报网,从我们现在的位置开始查起,给我追着托瑞斯不许放,直到找到他最后会被送到哪为止。

“劳资丢了人命换回来的东西,谁想抢走?”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