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四十章

试图把所有铺垫都压进来不过失败了,然而目前篇幅已经恶性膨胀了,望见谅😂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章

“你怎么还会记得这么隐蔽的地方呢?”

趁着亚伯蹲在一道检修井的封闭门旁正忙着切割的当口,德雷克问一旁的欣克利。

“这是一期工程的一部分,我审核过一期工程所有的蓝图。”欣克利略显局促不安地搓搓手,忍不住又瞟了不远处的米娅一眼,“不过要当心,里面应该没有照明了,我也不能保证下面的情况。”

话音刚落,检修井那边就叮里当啷地响了起来。“行了。”

米娅马上走到井口旁,蹲下来用心网向下探察,“下面好像有东西。”

亚伯也探头向下看去,“基地的电力系统应该已经停止工作了,所以通风系统应该也不再运转了,下面的空气会很不好。”

“还有那些当初……”欣克利又搓搓手。

“都把面具戴好,我先下去看一眼。”德雷克调整了身上那套联合军护甲的模式,率先顺着横梯向下爬去。

 

“……当心脚下。还有多远啊,博士?”

“就快了。这就是主通道,前面就是服务器机房。还有,你把枪收起来吧,这不会有其他人的。”

“不关你的事。”

发电机已经没有燃料了,他们没办法重启电力供应,索性只打着手电和头盔射灯,在欣克利博士的引导下寻找基地的服务器机房。四下的场景无不提醒着他们这个基地曾经经历过什么,糖心曾经想要遮住米娅的眼睛,但她最后也放弃了——如果看不见的话,刚迈出两步就会被一条干枯的胳膊或腿绊倒,然后一头栽倒在某具干尸身上。若不是之前罗阻眼疾手快,在千钧一发之际拽住了糖心的胳膊,她恐怕会恶心到把自己的心肝肺都吐出来。墙壁上随处可见氧化发黑的斑斑血迹和弹孔;倒吊在天花板上的自动武器站黑洞洞的枪口还指着下方的地面,弹链上还挂着黄澄澄的子弹;空气也浑浊的可怕。最可怕的是地上也黏糊糊的,有时候还软软的,走起路来时不时会响起嘎嘣一声——没有人真的敢看着脚下的路走,都死命扬着头看着前方被几道白色光束些微照亮的黑暗。

“到了!就这!”欣克利一看到远处依稀有两道防爆门的影子,顿时如释重负。

“等会,那门是不是没关死?”德雷克越过欣克利的肩头朝远处眺望。那两道门的中间似乎夹着什么东西。

“那正好了,我们越早离开这鬼地方就越好!”糖心牵着米娅的手在前面几人身后止步。

“好像是有人在防爆门关闭时用什么东西把门卡住了,”罗阻也看过去,“那看着像是……”

说话间,他们缓步走近防爆门,总算看清了是什么东西卡在了两道门中间——两个已经被压变形的钢制文件柜,堵死了通道的下半部分;射灯的光束从上半部分照进机房,里面看上去反而比外面要干净多了。但门外就有两具干尸,其中一具的手还放在上面的文件柜上。

“他们是想干什么……?”欣克利用手电照向那两具干尸。

“防爆门已经不会再动了,我们想进去就得想办法把那两个柜子挪开。”德雷克语气低沉。

欣克利负责没有人想干的活——把那具与文件柜难舍难分的干尸挪到一边,剩下的三个男丁负责合力把被防爆门死死夹住的文件柜挪开。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上面的文件柜搬出来,在德雷克和罗阻着手准备搬走下面的文件柜时,亚伯却没和他们一起搬柜子,而是借着头盔的射灯光看向机房里面。

屋子里确实很干净,一排排的服务器架子寂静无声;有一条过道正对着防爆门,过道尽头有一排操作台,操作台的操作席背对着门口,椅子右边却仿佛露出了一条胳膊,那只枯干的手中似乎还握着一支手枪。

“嘿!想进去也得先把这个搬走啊!”

德雷克的催促让亚伯回过神来,蹲下身子扶住柜子的下方。

“一,二,三!”

最后的障碍也被挪到了一边。当其他人鱼贯而入扫视房间四周时,亚伯已经放下了柜子,冲向机房尽头的操作席。他跑到离操作席几步开外的地方就放慢了脚步,慢慢走近那具穿着白色制服的干尸。他走到干尸身前,俯身用手轻轻拂掉他胸前胸牌上的灰尘——哈罗德·麦迪逊,总负责人,权限A级。

“爷爷一直不肯告诉我你怎么了……”亚伯的声音开始颤抖。

德雷克正在浏览一排排服务器,此时也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谢。”亚伯的声音渐渐稳定下来,“我能猜到他……可我……”

“没关系。”

亚伯直起身子,看着他的父亲,目光却很快定格在他父亲的左手腕上。

“等等。”

他又凑近细瞧了瞧,居然抬手准备去碰他的父亲。

“诶!欣克利还用脚呢,你怎么这就上手了?!”德雷克急忙想要拦住他。

“他还戴着万用工具呢,可能有用。”亚伯没理他,轻轻地把扣在他父亲手腕上的万用工具CPU取了下来。

“这么多服务器……”糖心四下看了看,不禁轻声感慨,“怎么办啊?”

“没有电力供应,就动不了里面的数据,只能把所有服务器都搬出去。”罗阻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我可以。”米娅突然插话道,“我能用心网把服务器里的数据都记住。”

“最好还是用物理手段。”欣克利看看米娅,“我们以前确实让你做过类似的训练,但是这里的数据太多了,你会撑不住的。”

“可这里的服务器也很多啊。”米娅的态度反而很坚决。

“我们可以只搬走一部分服务器,像是控制通风系统和排水系统的那些服务器我们可以不管,你只需要判断出哪些服务器里有我们需要的数据就够了。”欣克利提出了一个折中建议。

“那就照你说的办吧。”德雷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地方确实不宜久留。”

 

“我不知道谁会听到这段录音,我昨天忘了给万用工具充电了,内存也好像不够了。

“你找到我的这个地方就是整座基地的服务器机房,我们所有的研究数据都存储在这儿的服务器里。我们在这埋头苦干了十五年,远离文明世界、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家人。

“你可能注意到那些自动防御系统了,它发疯了,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的两个学生拼死保护着我,赶在防爆门关死之前冲进了机房。可我辜负了他们的期望……这里的所有终端都被锁死了,我关不掉防御系统,也没办法切断电源。

“现在是……1292年9月18日,零点四十二分。如果还没过太久,你一定要去地下三层的志愿者安置区——那里没有自动武器站,只有防卫机甲。那些志愿者都是变种人,我已经想办法通知下面的安保人员打开所有寝室的门锁,凭他们的能力,自保应该没有问题。

“等等……外面的枪声停下来了,我想——不,等等,我现在能看到监控录像了……哦,不,尚神在上……那些寝室的门都还紧锁着,他们都还被关在自己的寝室里!

“嗯?那是……那是米娅的寝室!这间寝室的门开着,应该是这小姑娘自己打开的,她一直都很聪明。让我再找找……哈!好样的,欣克利!对,就这样!你马上就能离开基地了!

“好吧……我只能看着他们逃出去,可我联系不上他们。等等,怎么突然这么安静了,比刚才……

“哦,尚神啊……基地的通风系统被关掉了。好吧,好吧。听好:我的儿子今年该有十四岁了,可我上次见他的时候他还只有操作台那么高……呵……他叫亚伯拉罕,拜托你找到他,跟他说,我很抱歉,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但我爱他。

“我对我的一切决定负责,包括私自雇佣佣兵劫掠变种人和将未成年人作为实验对象,我也为我的这些决定忏悔。但请一定要相信这一点:我和我的团队绝不会赌上人性而一事无成。带走那些数据,只有那些数据是最重要的,别让那些志愿者和我们的生命白白浪费掉。最后,我们团队所有人的万用工具里都有自己的研究日志和报告草稿,如果在服务器的云空间里没有备份的话你可以用珀尔修斯计划的代码直接访问——

“不不不,该死,别在这个时候内存溢出啊——”

 

“嗯,是啊,你现在正在看的就是我‘抽空整理出来的报告’——它其实更像是一封短信不是吗?赫雅想让我在你看这封信之前再写点自己要说的话,可我实在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我21号才从阿斯嘉特回来,第二天她居然就自己发信息过来给我,说她已经受命在禁闭室里开始调查耶梦加得失联的原因了——就好像她之前只是在休假,现在回到岗位上重新开始工作了一样。你记得我上次说,我问过赫雅关于托瑞斯的事吗?那就是21号的事。我当时没提到你:弄丢一个植入型已经够麻烦了,没必要再告诉她你也不见了。可我在那天晚上确实再也忍不下去了。我告诉她了。

“如果有你监护人的消息,一定告诉我,越早越好。

“附言:这下面除了赫雅的信之外,还有别的一些东西,都是赫雅要我一并附在下面的,要你先看完信再看。我不能看她给你的信,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古瑞德”

“海拉: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相比瑞来说,我亏欠你的太多了。我不知道你还愿不愿意相信我,但这不是我的本意。

“在你苏醒的时候,第一个发现的人是托瑞斯,不是我;霍伊机关长把我叫了出去,而我本应该一直守在你身边的,只要我醒着。你的监护人本应该也是我,但金宫和赫瓦格机关都批准了托瑞斯的申请,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看着你逐渐变得严于律己、变得高傲、变得坚定强大、变成一个典型的阿萨……变成他的影子。可同样的,瑞也一步一步变成了我的影子。

“我是赫瓦格有史以来获得院士资格时最年轻的人,我是一个生化学家、物理学家、基因学家,等等。可我不是个母亲。我从未做过母亲,也没有一个阿萨做过父亲母亲。‘对于后辈而言,你们每个人都是他们的长辈,都是他们的父亲母亲’,这是加斯长老的原话,可现实和他说的不一样。从我们第三代阿萨开始,我们就没有了监护人,我们只有导师。我只会做导师,不会做监护人,更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个母亲。由我做你们监护人的这个设想本身就不够好,但金宫的命令不容违抗——你们不仅是最早的培植型纳米尖兵,也是最早的第四代阿萨,绝不容有失。

“可你们和当初的我一样,都还是孩子。你们一定会努力成为你们的监护人,成为我们——如果你们最亲近的人只能是我们的话。我们的肉体出类拔萃,可灵魂已经残缺。我不希望你们变成我们,你们不能变成我们。总有一天,你们必须离开我们,离开阿萨。这是我最初的想法,可我后来却意识到了一点——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

“如果你们在离开的时候,羽翼还没有丰满,你们很快就会迷失在人类社会的疾风骤雨中;可如果你们离开的太晚,那一切就都晚了。除了时间,还有另一个问题——我不能把你们都送走,对不起,我做不到。对不起。

“在1292年的时候,你十一岁,托瑞斯就送你去鹰山清剿鹰党——这应该也是你第一次真正执行任务。可也是你的这次任务最后促使我开始准备把瑞送走,因为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出色,而且是过于出色了。我……不知道第一次杀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但你在回阿斯嘉特之后一段时间内的反应的确很不正常。我曾想要和你谈谈,可我一直绕不过托瑞斯。我只希望他尽到了他监护人的责任。

“我准备了两年,最后把瑞送了出去——以我自己为代价。

“在那个时候,瑞所在的运输舰应当被联合军劫持;他不但要凭借自己的力量,与联合军一道拯救人类,还要通过自己的所见所闻明白拯救人类的意义,用自己的行为感化其他人……感化你。从那时开始,他必须自己想明白为什么要做,而不是一味地照着我说的去做。但他毕竟是孤身一人,人类社会又纷繁复杂,没人能够保证他会受到什么思想的影响。我希望他拯救人类,但不是以阿萨消灭殆尽为代价。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你就是最后一道保险。你会是他误入歧途而万劫不复的路上最后一个能拦住他的人。

“然而那时是7月14日,现在却已经是7月22日了。将近一个星期过去,一切似乎都翻天覆地了。从16号到22号,想必你已经经历过、见过很多事了。希望到现在,你能够理解我的想法。

“我知道,托瑞斯在两天前突然失去了联系,而他在你心中的地位无可替代。他绝对忠于阿萨、他背上的核心是我设计的、他的核心控制协议是我一点一点敲出来的,我总会找到他失联的原因,我们总会找到他。希望尚存。

“但请务必记住……我不知道你见没见到瑞,如果没有的话……记住我刚才说过的。

“愿你和托瑞斯安好。

赫雅”

“发件人:赫雅·埃达斯

“收件人:古瑞德·阿特兰蒂斯

“主题:赫瓦格机关关于后天植入型纳米尖兵在日常生活方面的建议

“别管那个主题,那是唬人用的,要是我在主题上就写上“圣诞”这两个字的话,你就再也别想看见这封电邮了。

“别跟我说什么你对人类过的节日不屑一顾之类的鬼话,今年2月可是你先给我发的电邮。

“你当时说,那封邮件是你攒了好几年的勇气的结晶,那么我现在也该把我的结晶发给你了——也是我为什么没敢给你回信的理由。

“阿斯加特不过圣诞节,也不允许公开举办有关活动,但是我还是想祝你圣诞快乐——这是你在2月给我的灵感,阿斯加特也不过情人节。也许明年我们应该趁机请假去米德加尔特——到了那金宫可就管不着了。

“我不会给托瑞斯发电邮的——哪怕我在主题上做了掩饰,他在看见这“令人反感”的邮件内容的时候也会删掉它的。你可以代我祝他快乐,或者在你自己祝他快乐的时候在心里默默说这么一句——反正他人现在在“中庭”,总要被那帮海军和曼德斯带一波节奏。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曼德斯每年圣诞都请假跑去元星,因为那会酒吧的啤酒总会便宜一半,通常还免费送一杯。

“说到他们两个,就总想起海拉。她现在可真是越来越成了托瑞斯的跟班了——我总有种感觉,她现在对托瑞斯的感情……深厚的似乎有点过了头。哦,对不起,这儿的“过了头”是对金宫来说的。相对于瑞来说,就……

“我有愧于她。我知道我只能保证一个人不会成为纯粹的武器。我选择了瑞。

“但我不愿看到她继续这样下去——她会为了托瑞斯做任何事,甚至为他去死;所以她会为了阿萨,为了金宫做出任何事。

“她会毁了自己的。但很可能没有人会为她哭泣——这话不好听,但托瑞斯很可能会比她先一步毁掉自己。你我也一样。曼德斯……他会是走的最早的那个,相信我。

“尚神啊,我都写了些什么出来……

“请一定要祝愿海拉和托瑞斯圣诞快乐,一定要祝他们平安。不用提到我。

“圣诞快乐,祝你我平安。

“发送日期:1293年12月25日 20:16”

 

亚伯和海拉虽然都是在穿梭机上或听或读,但海拉的反应除了和亚伯一样泪眼低垂外,还有其他更激烈的身体反应——她的心口逐渐开始绞痛,疼痛越来越严重,迫使她不禁放下手头的手机,捂住心口躬下身去,倒颇有西子病心的韵味,只是情况看来比西施要急迫得多。

还好,为确保无虞,霍德尔就坐在海拉身边,见状马上手抚她的后心,掌心中一道碧绿色光芒隐约可见。

“……谢谢。”海拉虽然还喘着气,但能感觉到疼痛的快速消褪。

“我的问题,我没估计好你自身的恢复能力。刚刚你体内没被清除干净的纳米毒素入侵了你的心脏和核心;我只能从外部辅助,但最后还是要靠你自己。这样的话,为了你自己的生命安全考虑,你短期内就不能再激活装甲,乃至剧烈活动了。”

“可托瑞斯……”

———————————————分割线君好久不见———————————————

7月25日,19:17,赫尔墨斯站,会议室02

“……我们会把他带回来的。”德雷克最后看了海拉一眼,又把目光投向会议桌上显示出的商都地图,“千万别乱跑,现在这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找到托瑞斯在哪了吗?”瑞盯着地图上金蝰蛇集团总部大楼附近的地形若有所思。

“嗯……他很显然不在这,太明显了,树大招风。”德雷克说着,缩小了地图的比例尺,整座城市和周边的郊区及卫星城都一览无余,“他的纳米核心信号一直到这就停下了,在巨石山脉——你可能会感到很眼熟。”

“这好像是我们之前去过的那个基地啊?”糖心也凑了过来,“金蝰蛇他们就没有其他的地方了?”

“不,他们有。这确实不是之前托瑞斯去的那个基地。”

“emmmmmmm……”

“不过只攻这一处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先破坏金蝰蛇的其他财产,吸引他们的注意力;除了这个考虑,当然也有报复性打击的意味,他们害得我们功败垂成,自然要狠狠挖走他们的一块心头肉。”德雷克目露凶光,“不过要把握好度,他们掌控着这座城市,如果他们的地位摇摇欲坠,就难保会有谁接替金蝰蛇的位置了。我们要打服他们,不是打垮他们。”

“说吧,你准备怎么办?”罗阻发问。

“首先明确一下目标。在第一阶段,我们要打掉三个目标:城东的工业园区、城南的金库和城北的金蝰蛇军营。先兵分两路,破坏掉工业园区和金库,还可以考虑顺便从金库里收点‘赔偿’;等金蝰蛇的佣兵赶去支援的时候,就趁虚进攻军营,争取打乱他们的阵脚。在进攻军营的时候,另一批人马去偷袭巨石山脉的这个基地,把托瑞斯带走;他们完成任务之后,城里的队伍就直捣黄龙,直奔金蝰蛇总部,无论破坏军营的目标有没有完成;只有到了那时候,我们才有和罗烈谈判的底气。”

“细节呢?”

“综合来看,我们有可能遇到的敌人有以下这些:金蝰蛇的四大部队青龙朱雀白虎玄武自然不在话下,还有商都的警察,外加驻扎在附近的协防军都有可能被我们碰上。虽然金宫名义上否认了商都雇佣兵的合法地位,但在罗烈和高金从米德加尔特全身而退之后,他们就不再严查了——金蝰蛇部队是商都雇佣兵的领头羊,他们没事,下面的小角色也不再收敛了。

“当然,我刚刚提到的只是个大概,如果细分的话,金蝰蛇自己的纳米尖兵一定要排在首位,第一个解决掉。从之前瑞和其中一个尖兵交手的情况分析,他们的纳米装甲性能一定不如正版货;不过从探测网的侦查结果来看,商都目前处于活跃状态的纳米核心一共有二十一个,即便把我们的三个尖兵全派出去也寡不敌众,何况现在我们只能派一个了——不,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海拉,如果你去了很可能会原地去世,我不是开玩笑——所以我们打算再动用一次干扰器。考虑到干扰器的充能时间和重量,我们一共带去三个:袭击工业园区的队伍一个、袭击金库的队伍一个、偷袭研究基地的队伍一个。到时候一定要瞪大眼睛,一旦发现有金蝰蛇纳米尖兵的踪迹就激活干扰器。记住,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让他们丧失战斗力,不是杀掉他们,所以在瘫痪他们的装甲之后记得给他们打一针,确定其丧失战斗力之后一定要上报,这样也方便指挥。

“除开金蝰蛇纳米尖兵以外,其他人应该就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了,不过要记住我们的报复对象,除了金蝰蛇以外的人尽量不要伤了性命。到目前为止,谁有问题?”

“能不能搞一个他们的纳米核心回来?”亚伯发问,“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会试试。”瑞做了担保。

“那我们现在安排一下人员和时间。现在是25号的晚上七点半左右。袭击工业园区的队伍定为A组、袭击金库的B组、偷袭研究基地的C组。27号的凌晨两点,0200时,A、B两组要同时发起攻击,最多四十五分钟之内,0245时必须破坏所有预定目标。如果在0245时之前完成了任务,可以提前前往金蝰蛇军营,但不要提前发起攻击,一定要保证两组统一发起进攻。如果没有意外,凌晨三点,0300时发起对军营的袭击,如果有意外再顺延。在我们发起攻击之后十五分钟,按计划是0315时,C组发起对研究基地的袭击,但C组的任务相对是最艰巨的:从落地到撤退,二十分钟之内必须完成。对军营的破坏就不必太受时间限制了,只要能吸引住所有人的注意力足够久就可以。在C组确保托瑞斯安全之后,A、B两组再发起对金蝰蛇总部的偷袭;要保证不引起注意,而且一定要找到罗烈本人。完成交涉之后,所有人员化整为零通过情报部门的渠道撤退。整个行动争取在天亮之前完成。

“那每组的成员呢?”罗阻继续发问。

“我和克拉拉带人去金库,你和糖心去工业园区,亚伯和瑞去研究基地。”

“我呢?”“那我呢?”之前一直很没有存在感的米娅和海拉同时叫起来。

“这次心网不是必要的,你就不用去了;你,安心让霍德尔清你的毒素。”

21:15,观察室

这里的门经过特殊设计,开合时几乎寂静无声。不过这里一般都过于寂静了,因此在海拉拿着一块塑料铭牌走进屋的时候,克拉拉立刻扭头看向她。

“……打扰到你了?”

“……不,没有。没关系。”

海拉慢慢走到那块标着1294的黑色大理石板前,和克拉拉一样坐了下来。

“你也是来……”

“嗯。”克拉拉抬手指了指那块大理石板上的一块铭牌,“德雷克刚走没多久。你现在自己出来没问题吗?”

“霍德尔也要休息啊,他不能一直在那输出纳米粒子。我去找过亚伯了,他说他们正在加紧给你们自己的纳米机械体编写程序,纳米机械体就绪之后就不用再麻烦霍德尔了。”

“那块铭牌也是他给你的?”

“我问他……我能不能在这贴上他的名字。他没说什么,不过给我打印了这块牌子。”海拉说着,用右手大拇指轻轻摩挲着铭牌的表面。“托瑞斯·莱格”的名字是用中文和英文书写的,字迹向内凹——这是继承了最初的铁质雕刻铭牌的特点。

“那些牌子里有不少人都不是塞伯鲁斯的成员。没关系的,贴上去吧。”

海拉站起身,走到大理石板前,俯身把手中的铭牌轻轻按在大理石板上。

“我知道与自己的监护人分离是什么感受。”

海拉稍稍转头,“怎么?”

“我经历过。不过那时候还小。”

海拉转身又坐在克拉拉身边,不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他们在我四岁的时候去世了,名字还在那边贴着。”她指了指左侧,“不过那之后我的生活本质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我的叔叔还在,靠着塞伯鲁斯的资助我们也能在东大陆以普通人的身份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

“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我才知道有塞伯鲁斯这么个东西。我觉得我叔叔一定也知道,但他一直不肯承认。碰巧就在那之后不久,我叔叔也死了——我还真是命途多舛,嗯?他在一家能源企业工作,却刚好赶上一次恐怖袭击。可那些恐怖分子的脑子里大概全是浆糊,看见有一个有豪华轿车的车队开进那座办公大楼就着急忙慌地把那栋楼的三层炸掉了。他们的目标是那家企业的高管,可那天三层会议室里一个高管都没有,那个车队只是护送那辆刚刚保养完的豪华轿车开回公司而已。而我叔叔在爆炸的时候,正和同事准备一个给轿车司机的生日派对。我们抓到他们之后审讯他们才知道,他们住的那个小镇因为采集塔造成的生态破坏不再适宜居住了,所以他们炸掉了一个人类煤炭小企业的总部,因为那是他们唯一一个知道跟能源采集有关系的地方——真够扯淡的。”

“等等,你们?”

“记不记得你在一个多星期之前见过的那个人,沃克?人生如戏这话不假,我大概到了十二岁才完全弄清我到底有几个家人;如果塞伯鲁斯没让人把我从孤儿院接出去,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我还有个叔叔是塞伯鲁斯的首脑。”

“停!等一等,沃克是你叔叔,也是一把手?”

“这和瞬间踏上人生巅峰还差得远。”克拉拉往后挪了挪,好让后背能靠着身后的墙板,“直到那时候我才有点明白,为什么在我跟我叔叔说我要报什么武术、搏击之类一般女孩子都不大感兴趣的课外班的时候他都没说过什么,搞不好是另有打算;连他工作的那家公司都是塞伯鲁斯的影子公司。嗯,我大概从出生开始就和塞伯鲁斯结下了不解之缘吧。”

“那你为什么现在成了个狙击手呢?”

“综合测试结果啊,我比较适合干这行。我刚才说‘我们抓到他们’,也是在我完成‘天罚’训练之后的事。其实整个过程一点也不激动人心:趁着他们在某个酒吧喝得烂醉如泥,抄近道从某条小巷回家的时候把他们绑走,完了。我申请参加那次行动只是为了亲眼看着他们得到本该由乌托邦政府进行的惩罚而已。”

“……阿基里斯对你来说很重要吗?”过了半晌,海拉突然问道。

“嗯……他算是我的第一个直接上司,第一个让我当副手的人……除了这些之外我说不上来什么了,但他确实对我很重要。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看你们的关系……很好而已。”

 

“……蝰甲的性能怎么样?”

“通过和GA-17的那一次交手发现,蝰甲的装甲硬度和纳米剑的质量都不如正版货,但对付一般的步兵都不在话下。”

“为什么?”

虽然罗烈的语气没有什么波动,但蓝雀还是不自主地感到心跳漏了一拍,“我们是完全按照曙光科技提供的纳米核心图纸制造的核心,控制协议也是他们提供的;以我的能力,也做不到更好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托瑞斯身上了。”

“呵,外贸产品与自用产品的区别还真是很大。也罢,凭人类的科技水平,能看出现在这些就已经很不错了。”

“大人,我们最后真的要把托瑞斯交给他们?”

“这是交易的一部分,我们必须履行。如果我们不跟着他们的指挥棒转,他们的靠山随随便便就能把我们碾成齑粉。”

“但是他们没有规定交接时间。”

“他们的耐心是有限的,你只管从他身上挖到足够多的东西就够了。”

“是,大人。”

蓝雀的头像消逝在虚拟显示屏中,罗烈站起身,缓缓踱到办公室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从这向下看去,整个商都的中心城区尽收眼底,人流车流川流不息;再向远处看去,就是商都的近郊区——说是近郊区,其繁荣程度较中心城区也丝毫不为过。商都的母亲河暖江从近郊的洛温区、长暖区、青宁区和兰浦区中潺潺流过,长桥卧波飞跨其上。远远眺望,商都北方的坤玄山依稀可辨。

在他目力所不及的细微之处,有金蝰蛇的眼线、阿萨的克隆人、乌托邦政府的特工和数不清的情报贩子、混混、黑帮成员;也有各路佣兵和多如牛毛的商业间谍;他们和商都的一千五百万常住居民一道建起了这栋直入云霄的灰色商业大厦。

而金蝰蛇集团不仅是这栋大厦的建设者,也是它的掌控者,坐拥东大陆百分之三十的生产总值。

但罗烈很清楚,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巨大的幻象,一个空壳,如果没有他手下的金蝰蛇部队、腐败成风的协防军商都卫戍部队、受他控制的商都市政府,商都只会在无尽的混乱中走向没落。即便有了这些,那个高高在上、俯视元星芸芸众生的势力也可以轻易把一个小小的商都粉碎。

不过他毕竟还是个商人,无本万利的事情他都做过,一本万利也不足惧。

他抬头看向西面。在黑夜中,天空中的云层显得比旁边的夜空更黑,而它的势力正在不断壮大,一点一点地向商都逼近。

大雨要来了。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