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无题,迟到的情人节+春节贺文

在这几天,我感受到我迫切地需要更丰富的人生阅历来完善我的写作水平和情商😂
再祝各位新春快乐,晚祝各位有情人终成眷属✺◟(∗❛ัᴗ❛ั∗)◞✺
想了想加了齐巽和阙云的tag,虽然我可能是这两个tag的拓荒者😂

“……广权,是说今年的情人节和除夕相连这个事非常难得哈?”
“对,情侣们可以一起过情人节,然后转头就去吃年夜饭了,哈哈……”

当下正值情人节,又恰逢大年三十的前一天,铺天盖地的大红色和粉色几乎覆盖了商都的大街小巷。作为商都最主要的大街和南北主干道,朱雀大街上更是显得喜气洋洋。始自最北端的皇城南门朱雀门,出明德门到暖江,过朱雀大桥,到南朱雀大街,直至最远端的寰宇环岛;在这长五公里多的大街上,街道上空的一盏盏灯笼放着红光,行道树上的灯带延绵向远方不见尽头;唯一没有行道树的朱雀大桥上,每一根吊索也一样光彩夺目。在大街两旁,除去那些店主已经回家过年而关门歇业的小商铺外,各大购物广场从白天到黑夜都是灯火通明,迎接着每一位意图购买年货的顾客和每一对情侣的光临。
“明德门到暖江大桥这一段总是这么堵。”
“阙云同志,不要以为我听不出你这句话中幸灾乐祸的语气。”
“齐巽同志,我们要从皇城一路走到暖江南岸,严格来讲我没有什么好幸灾乐祸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上大桥,身边的LED灯管和身旁车流的大灯照亮了两人的身影。他们难得有这么几天的假期,都穿着普普通通的牛仔裤和T恤。
“骑车啊?路边那么些辆共享单车呢。”
“我们白天可刚去皇城转了一整圈哦,骑车也一样累吧?不如回去坐地铁?”
“嗯……之前可是你说的,路不远走过去就好,现在你改了口岂不是显得你很没面子?”
“算了算了,快到桥对岸了,走吧。让下面的人知道他们的队长因为走累了就坐了地铁岂不是很尴尬?”
“这有什么好尴尬的……这叫有智慧,懂得爱惜身体。”
“这句话……你之前是不是也说过?”阙云说着,挽着齐巽的手走下大桥,“结业考核的时候?”
“喔,你说那时候?”齐巽侧身让过另一对与他们反向而行的情侣,“那么小时候的事了,你还记得?”
“嚇,就为了你这句话,那会儿咱们俩可是所有新兵里唯二扒火车到终点的,差点被教官带着其他人围殴,我能不记得?”
“我们赢了高金之后他们不也消停了?我印象里那还是他最后一次出手?”
“到现在为止是这样,估计是受了刺激了?”阙云不禁笑笑。
“长江后浪推前浪……”齐巽开了头。
“前浪死在沙滩上!”阙云马上和他一起接上了下句。
两人空出来的两只手在两人身前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击掌。
伴着这一声脆响,在更靠南的商都新城,一幢幢摩天大楼上的荧幕刷地被点亮,庆贺新春佳节的祝福语在大红色的背景映衬下显得更为夺目。
“跨年焰火的第一轮要来了。”阙云停下脚步,转向齐巽,“你明天值班吗?”
“你是总队长,我也是总队长;你要值班,我怎么能不值班?”
第一颗礼花弹咻的一声飞上天空,炸开了跨年的第一朵烟花。
“明天的好时候估计是要误了,不过现在也不错,抓紧吧。”
一颗颗礼花弹在天空绽放,映出五彩缤纷的光芒,在这光芒下,在路灯、霓虹灯、灯带、灯笼的暖光笼罩中,青龙总队长和朱雀总队长的身影自四张唇瓣起渐渐融为一体,紧密相依。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