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四十五章

著文聊以自慰

最近状态不好,质量可能有下降,见谅

上一章:第四十四章

下一章: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五章

2:30,金蝰蛇金库

“B-3,我们这边已经完事了,下来。”

“收到。”

“总部,轨道站上有人吗?”

“确认过了,没有,两列列车都在,状态良好。”

“收到,正在向轨道站前进,完毕。”

结束通讯,德雷克再次检查了一下地下的情况:该搬走的都搬走了,一切都很顺利。

“B-0,注意,有紧急情况。”

突然,霍德尔的声音再次响起,触动了在场所有人的神经,“B-0-1收到,继续。”

“B组已经暴露并受到攻击,正在加快速度;无人机探测到距金库三公里左右的区域有一支金蝰蛇车队正在快速接近金库,预计五分钟之后到达,建议你们也加快速度。”

“收到,B-0-1完毕。”德雷克匆匆结束通讯,“B-3,快点下来,三分钟之内必须赶到轨道站。其他人,行动,立刻。”

按照预定计划,德雷克、克拉拉和B-1打头,B-2和B-4负责运输从金库里搞到手的所有东西,B-3则会在下来的路上布设一些定向雷——只是为了拖延追兵的时间。通向轨道站的走廊一路畅通,尽头是一个直通轨道站岛式站台的斜坡。几人或是跑步,或是推着推车,很快抵达了站台;两列动车组停靠在站台两侧。

德雷克回身扫视了一下四周,挥手示意B-2和B-4把战利品送上站台右侧的列车,“总部,轨道站供电正常,应该是后备电源在供电;但我们不能确定列车接触网的供电情况。请协助确认。完毕。”

“确认接触网供电正常,B-0-1。注意,B-3小队已经进入了地下金库;金蝰蛇车队已在仓库门口停车,确认有多个青龙和白虎正在快速接近仓库主建筑,你们时间不多了。”

“收到,总部。”

德雷克话音刚落,B-3小队的领队带着小队的其他成员从走廊赶到了站台上,同时他们的头顶响起了一声微弱的爆鸣声。

“他们来了。”

 

“好了!清除!过来,快点!注意检查过滤器!”

齐巽冲无线耳机另一边的战友吼完,立刻带着身后的三个青龙冲进了通往地下金库楼梯间。楼梯间一共有三个拐角,齐巽毫不停顿地冲下楼梯,转过了第一个拐角;又冲下去转过第二个;在他第三次冲下拐角时,一个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划过他的耳朵——那是绊索崩断的声音。

“别动!”

钢珠、塑料破片、炸药爆炸的小火球和冲击波几乎同时在楼梯间中迸射开来。如果是四个普通人,即便是四个青龙,也难免要蹭破一层皮,乃至折胳膊断腿。

不过挨炸的可不是这两种人,而是一号、二号、三号和四号。

少部分紫色的纳米粒子散逸在空气中,硝烟散去,四个蝰甲现出身形。

“走吧。”齐巽继续迈腿奔向地下金库。

“……齐巽?你们这么快就来了?”

阙云的声音虽然仍有些微弱,显得有气无力;但齐巽还是立刻听了出来,“你别乱动!走廊里还有绊子吗?”

“我把离我近的两个解决掉了,楼梯口那边可能还有两个绊发定向雷,你们小心点。”

“我们现在哪怕直接闯过来都不用担心。”

齐巽带着二号到四号三个人出现在楼梯口,三两下迈过绊索,大步走向靠着墙坐在走廊地板上的阙云,“你想让我拉你起来还是你自己来?”

“我自己来吧,你们先去追金子。我会让后面的人留意那些睡着的人的。”

“当心。”

简短的交流过后,齐巽继续跑向轨道站。

 

“等等,再等等,我们要比B-3走得晚才行,让他们过来追我们。”德雷克站在列车敞开的车门旁,探出身子盯着走廊通向站台的出口。

“刚才霍德尔可说了,追来的是四个金蝰蛇的纳米尖兵。蝰甲。”克拉拉端着狙击步枪站在他身后。

“管他蝰甲蛇甲灰指甲,干扰器全部撂倒没商量!”

“哎,讲道理,干扰器在B-3那边,他们要保黄金啊。”

“对啊,我们肯定不会把黄金反往城里运嘛,他们会先追我们,然后感觉不对再去追B-3,最后趴在轨道上动弹不得,非常完整的遛狗流程。”

“emmmmmmm……”

就在此刻,齐巽和二号从走廊里冲了出来。

“走!”德雷克立刻抽身回到车厢,一把拉上车门。

 

“他们跑了!走啊,老大,追他们啊!”

“这应该有两列列车的,先别着急!”二号的急躁并没有影响齐巽,他刹住脚步,左右看看,沉思片刻,“他们是朝城里开的,黄金应该不在他们那儿。过来,这边!”

齐巽言罢,迈腿就要朝另一边跑。

“等会儿,老大!那边能一路通到总部和军营!我们不能就让他们这么跑了啊!”

三号这句话让齐巽又停下了脚步。沉思一会儿,他改了主意,“二号、四号,你们去那边追进城的列车;我和三号去追金子。”

“是!”

 

这一次激活蝰甲的时候,三号就感到了贯穿全身的那一阵钝痛;这之后他就感到浑身不自在,虽然正常的运动和纳米膜的生成到目前为止还不受影响,但他总觉得哪里都不太舒服。在齐巽让自己跟着他去追火车时,他本想问齐巽一声,最后还是没有开口——他觉得这应该不会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何况现在的情况如此紧急。

他跟在齐巽身后,跳下轨道,将蝰甲的运动辅助功能运用到极致,向前飞奔。

 

“长官,有两个蝰甲信号正在高速接近黄金列车,目前的速度是每小时一百六十一公里,还在加速。”

“知道了,我看见了。”

赫尔墨斯站的战术指挥中心有两块电子沙盘,上下层各一块;霍德尔让海拉先挑,她挑了上面的,也许是想要体会一下俯视芸芸众生的感觉之类的,霍德尔就用了下层的;他本人并不在意位置,反正这里也能让他更方便和参谋交流。

电子沙盘上显示着两列列车的图标、地下轨道的状况和四个蝰甲的位置等等许多信息;眼下,被标为黄色的黄金列车正沿着轨道以每小时三百八十公里的速度飞驰;他们身后大约五公里的地方跟着两个蓝点,它们代表着两个蝰甲,现在他们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列车的速度,正在不断逼近列车——对于“蝰甲”这个名称,霍德尔并没有太多的意见,他个人认为这还是一个挺有创意的名字。在列车的倒数第三节车厢中间,有一个红点,以它为圆心向外辐射出一个半径一千米的半透明红色圆,它们都在跟着列车高速运动。霍德尔每次想到干扰器这种东西的存在,就感到后背一阵凉意:如果制造它的技术泄露出去,加斯最引以为傲的武器——他的纳米尖兵和机械兵团,以及阿萨的几乎所有使用以太结晶作为动力源的设备,从此就要从不可战胜的神坛上跌落了。

霍德尔抛开胡思乱想,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沙盘上,“确认所有道闸都已经调整就绪了吗?”

“确认。”

“B-3,注意,两个蝰甲单位正在向你方列车高速接近,立即确认干扰器状况。”

“已确认,干扰器充能完毕,随时可以激活。”

“调整激活时间为五分钟,最大。不要冲动,听我命令。”

“是。”

霍德尔三两下在屏幕上调出了几个测距数据,深吸了两口气,紧盯着蝰甲与干扰器距离数的不断缩小。

“准备……准备……”

下一刻,第一个蝰甲冲进了红色圆形范围之内。

“五!”

第二个蝰甲也冲了进来。

“四!”

第一个蝰甲与列车最后一节货运车厢的距离还有两百米。

“三!”

一百米。

“二!”

蝰甲现在已经和车厢并驾齐驱了。

“一!”

从列车前端车厢的摄像头实时传回的画面上能清晰地看到,蝰甲的左手已经抓住了货运车厢的构架杆,右手上已经生成了一柄紫色纳米剑。

“激活。”

下达命令的这一刻,霍德尔越发绷紧的神经反而一下子放松下来。

 

“……嗯?”

齐巽已经握紧了手中的纳米剑,准备刺进车厢,借力跳到车厢顶上,却发现自己的步伐越来越沉重。他拼尽全力,试图继续追赶列车,却被突然跳到眼前的对话框挡住了视线。

“警告,纳米核心输出功率正在下降”

“什么情况……”

这时,齐巽感觉他的右手已经空了,他回头看了一眼,组成纳米剑的纳米粒子已经失去了由核心提供的分子间作用力,正飘散在隧道中;而身后的三号已经放慢了脚步,离他越来越远。

齐巽眼前的紫色操作界面开始颤抖、闪烁,慢慢变暗;他能感觉到蝰甲的辅助动力正在消失。他奋力抓住那根构架杆,脚下却感到力不从心。齐巽很快确认了自己蝰甲的状态:它正在崩溃。

下一刻,齐巽毫不犹豫地放开了手,试图减慢速度停下来,但他低估了自己和列车赛跑时自己的速度。他刚刚撒手跑了两步,右腿就没能跟上,他一头栽倒在地,在轨道上滚了好几下才停下来。

最后,他背朝着列车离去的方向,侧躺在地上,大喘着气,看着身上的蝰甲慢慢褪去,露出下面原本的青龙制服。

“尚神啊……”

齐巽用胳膊撑着地,慢慢坐了起来,每一个动作都伴随着全身的强烈钝痛,“三号?青一?白二?七寸?听见了吗?”

“一号,我是七寸。你已经离开金库大约二十公里,你的其他队友都已经脱离了通讯范围,我现在要把信号转给蛇头,现在起乾坤小队直接由金蝰蛇指挥。”

当罗烈的声音响起时,齐巽忍着疼痛站了起来。

“齐巽,你和三号的纳米核心已经离线,生命体征异常,回报状况。”

“核心出问题了。它刚才不工作了。”

齐巽向前走了两步,突然腿一软,半跪在地。

“齐巽,你现在离三号大约有三百米,如果可能的话到他那边去,我现在就派人过去接应你们。”

“齐巽,收到了吗?回话。”

“齐巽?”

他现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回话,只是慢慢站起来,一步步挪向三号所在的地方。

这三百米就好像三万米一般遥远。当齐巽终于走到三号身边时,他不由得跪了下去,跪倒在地。

“齐巽?你的心率过高,血糖值过低,立即停止所有动作!”

齐巽没力气说话,喘着气挪到仰躺在地的三号身边,伸手按了一下三号的颈动脉。它没有搏动。

“三号什么时候死的?”

齐巽的声音很微弱,罗烈花了一段时间才想明白他说了什么,“四分钟之前。别再动了,躺下。接应队伍五分钟之后赶到。”

齐巽本想再想一想,想一想三号滚烫的脖子和颈部肉眼可见的泛着紫色的血管之间有什么关联,但他实在坚持不住了。他一头躺倒在地,大喘着气,意识渐渐模糊。

 

“……确认A-3两人阵亡、两人受伤,已经命令他们带走敏感设备和情报撤离车队;A组其余成员正在向园区内的轨道站移动,A-0-1申请无人机攻击许可。”

“给他。”

海拉两手撑着电子沙盘的边缘,身子俯在沙盘上,深深低着头一动不动。

伤亡是意料之中的,而且不可避免。但没人愿意被写进伤亡数字里,更不愿意自己的名字被打成铭牌放到黑色大理石板上。那些她平生素未谋面的人,她就在千里之外看着他们化为一缕青烟。在一个多星期之前,从与她最亲密的人到能和她结一面之交的人,没有几个真的需要考虑死亡。只要接受合适的、定期的维护,他们可以实现永生不灭;而机械兵团和协防军的存在让他们不必担心自己死于非命。

直到现在,海拉才能更深刻地体会到何为死亡。曾经和自己不打不相识的人,曾经自己发誓要找他算账的人,愿意舍身去替另一个他刚刚认识的大男孩挡飞刃,连让她收回誓言的时间都没给。他曾和你有联系,可能还是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这些联系可能转瞬即逝,你一眨眼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她曾斩断过多少这种联系?

“……长官?”

海拉抬头看向问话者,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参谋。

“如果你想缓一下的话,我们可以处理剩下的问题。”

“不用了,谢谢。”她摇摇头,“我还没那么脆弱呢。”

“C组马上就要落地了,你……您之前说过要负责他们那边。”

“呼……知道了。”

 

2:40,长金工业园区

“A-1、A-0-1,我是A-2,我们现在在纬二路和经四路的十字路口,前面有至少两个白虎小队把我们压制住了,你们搞到无人机了吗?”

“确认,A-2。A-3,汇报。”

“我是A-3-2!3-1已经阵亡,我们带着贵重物品,正在前往A-2所在位置。”

“我是总部,工业园区地下轨道站的位置已经发给你们了。”

“A-1-1收到,完毕。”

“A-0-1收到,完毕。”罗阻停下脚步,在万用工具上调出无人机的实时画面。

通过无人机的高清摄像头,他能够从一千五百米高度俯瞰整个工业园区,包括他自己、A组的几支小队、正在燃烧的装甲车残骸,和两支正在操作反坦克导弹的金蝰蛇小队。

罗阻立刻将操作模式转换为“攻击”,用屏幕上的十字线对准了两支正准备转移的反坦克小组。

无人机机翼挂架上,一枚空对地导弹的发动机点火,喷口迸出红黄色的喷气;下一刻,导弹从挂架上脱离,直奔两支小队的所在位置而去。

 

“直接命中,A-0-1。总部完毕。”

从电子沙盘的分屏幕上,海拉能清楚地看着导弹的导引头刺破夜空撞在金蝰蛇士兵身边的地上,通过无人机的摄像头看见那块空地上爆出一团火光。

“总部,我是A-1。我们已和A-2汇合,让无人机再加把劲。完毕。”

“总部收到。A-3,A-0-1,继续。完毕。”

“A-0-1收到。完毕。”

罗阻调整了摄像头的视角,对准了A-2小队所在的十字路口旁的金蝰蛇白虎小队。

 

2:50,巨石02基地

“C组已着陆。多谢,鹈鹕-1。”

“鹈鹕-1收到,0330时我们来接你们。完毕。”

亚伯半蹲在一块草坪上,招呼组员整装出发,“总部,我是C-0-2,C组已着陆,正在向目标地点前进。完毕。”

“总部收到。注意,A组和B组已经暴露,你们不用等到三点一刻了,提前发起攻击。完毕。”

“C-0-2收到。完毕。”

“他们暴露了?”瑞三两步从后面赶上亚伯。

“对,我们得速战速决了。”亚伯回头看了看后面的人,“加快速度弟兄们!”

“那我们也不用再蹑手蹑脚的摸进去了吧?”

“嗯……等等。总部,我们可以强攻吗?完毕。”

另一边在沉默片刻后传来了回信,“允许。猎杀愉快。完毕。”

“C-0-2,我是C-1-1,我已看到目标建筑。”

“C-0-2收到。”亚伯一扭头,瑞已不在他身旁了;四下再一找,发现他已经站在一旁开始活跃筋骨了。

“你就这么心急吗?”

“我会想办法把他们的防御系统都调动起来,然后打掉。我不能保证基地里没有蝰甲,他们很可能会来找我,但他们也可能绕过我来找你们,所以你们要做好准备。”

“你打头,我们就在你身后。我们会激活干扰器,注意不要被误伤。”

一道蓝光闪过,光明之神重现于世间,白色的纳米装甲上反射着皎白的月光;那双蓝色的眼睛看了亚伯一眼,和装甲一起伴着离子推进器迸出的蓝色粒子一飞冲天。

 

身为二十一名蝰甲,不对,是二十名蝰甲中的第十一名,十一号感到百无聊赖。这里是金蝰蛇最机密的设施之一,他简直无法想象会有人真的跑到这儿来造次。

不过他对金蝰蛇的信任限制了他的想象力,警报声在他耳边炸响,在数据链传到他面具上终端的画面中,一个他曾朝思暮想的白色人影吸走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纳米尖兵。先天培植型。他一直渴望战胜的那个敌人。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把纳米尖兵踩在脚下的蝰甲不是好蝰甲。即便他一个人不行,十个总该够了。

“兄弟们,跟我上!”

评论(1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