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十三章

上一章:第十二章

下一章:第十四章

马上就能赶上贴吧了😂
第十三章
时间未知,地点未知
    “醒醒。”
正当瑞稍微睁开一点眼睛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与自己的声音很相似的男声。
他完全睁开眼,却发现放眼望去,眼前尽是茫茫然的白色,然而看不到之前说话的人。
“站起来。”
他慢慢站起来,环顾四周,可仍然没看见一个人。正当他再一次向身后张望时,在他身前又传来了那个声音。
“别找了,我在这呢。”
他转头,却看到眼前十几米以外站着另一个自己。不过说是自己也不算准确,因为另外一个他穿的还是自己在阿斯嘉特穿着的衣服。与自己不同的还有他的眼神。虽然面前这个自己也拥有一双蓝色的眼睛,但这双眼睛中隐约透出的是一丝可以暂且称之为“敌意”的情绪。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又不是盖洛斯之类的怪物。”
“那你是谁?”
“这我很难向你解释。”“瑞”的语气没有什么波动,“从你诞生的那一刻起,我也就诞生了。”
“你是说我成为……受精卵的时候?”
“不。是你……成为你的时候。”
很显然,瑞并不能理解他。
“在你还是一个受精卵的时候,你还属于阿萨,属于人类的亚种……但当赫雅·埃达斯开始用纳米细胞代替你原有的组织的时候……就出现了我。”
“你是……AI?”瑞的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
“不。”“瑞”又否认了他的话。“你觉得那个AI的智能会高到允许它像我一样在这跟你说话?它除了战斗和保护你的安全以外可什么都不会。哦,不对,它本来应该知道听从金宫的命令的,不过埃达斯院士把这一段程序代码删掉了。”
“那你到底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确定。我到现在了都还没个名字呢。”说到这,“瑞”露出一个毫无来由的笑容来,一步步地走向瑞。
“我就是巴德尔,我就在你的身体里,我存在于你的每一个细胞里,存在于你的意识里,看到一切你看到的,感受到一切你感受到的,体会到一切你体会到的……”
瑞死死盯着眼前的另一个自己,自脚面到双腿,再到上半身和手臂直到脖子和头,就像关掉了一个全息投影仪的开关一样,逐渐变成了自己无比熟悉的模样,那套曾经许多次作为自己的形象出现的纳米装甲。
巴德尔最后走到瑞的身前站定,此刻他已经完全呈现出了巴德尔装甲的所有特征,除了眼部的两道血红的光芒。
“我看你看了整整十五年……但是作为培植型纳米尖兵的第一个成功者,你的表现实在是不太符合你的身份,乃至于差点毁掉我……
“所以你现在必须做出一个决定……”他张开右手,随手实体化了一柄红色的长剑。
“战胜我,保住你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不然就让我代替你,实现这具身体应该实现的价值!”
—————————————————分割线—————————————————
7月19日21时,石英城南部,居住区某地
“不是吧……这么屁大点小事都要放大为社会性事件吗……”
当海拉和德雷克被四个武士从一条石质甬道押进所谓的“圣所”时,两人都被极大地震慑住了,不仅是因为这座殿堂的宏伟规模,也是因为殿堂两边的景象。
之前的那条石质甬道其实已经有两三米高,一两米宽了,但这座大殿足有几十米高,空间也极为宽阔。顺着他们出来的方向修有一条石板路,通向尽头的一座水泥高台。
这座“圣所”大概是在石英城惨案发生之前就已经被作为某个当时的宗教的礼堂一类的场所了——因为整个大殿的建筑材料很明显是钢筋混凝土——不过现在整个大殿内的照明都依靠火把而非电灯了。这个宗教的信众在当时一定不少,而且这个教派的教义一定很特殊,否则不能解释为什么大殿两边的墙壁上被开凿出了一条条互相平行的廊道,邻近大殿的一侧是敞开的,还有水泥围栏围着,显然是专门出于方便教众围观而设计的。
石板路旁边站满了一边一排武士,人数倒是没多少,一条百来米的路边上充其量站着那么三四十人。很奇怪,在他们六个人一路向前走去的时候,四周一片死寂,甚至连窃窃私语声都没有,这一点海拉可以肯定。
尽头的高台另一端居然还有一道石门,因为太暗,所以德雷克和海拉两人都没有看到。四个武士把两人一边一个押在门边站定,之后就没有人再动了。正在这尴尬的时刻,从两人刚刚进来的那条甬道中,出现了那个之前两人见过的青年。
他身后簇拥着两个身着奇特法袍的人,这两人还都戴着大兜帽,根本看不清两人的脸。他们三人从甬道旁的一道石质台阶走上了甬道口正上方的一座高台上——台阶和这座高台之前处于海拉两人的视觉盲区里。
“那两个人怎么比加斯长老还会戴兜帽……”
海拉刚说完,就被身后的两个武士狠狠地推了一把,德雷克只听见她吸了一口气,之后就没听见什么声音了。
“就在此时此刻!这两个擅自闯入我们神圣领地的,魔鬼的追随者!将接受净化!”
那青年的声音倒还真是洪亮,只凭一张嘴就能喊出响彻大殿的声音,以至于话音落后,大殿内还余音袅袅。
德雷克开始变得越来越紧张,呼吸也变的越来越粗重。
“现在把这两个不洁之人押入忏悔室!”
还不待两人反应过来,四个武士就把他们一把推进了身后的石屋里,然后一把关上石门。
“哇塞,不是吧,这连个窗户都没有的?”
刚刚脱离其他人的视线,德雷克就打开了手腕处的射灯,待两人适应了刺眼的灯光后,海拉不禁吐槽道。
“不一定……”德雷克把灯照向屋子的顶部,“看那。”
海拉抬头,看到了两个被金属栅网封住的通风口。
“你还记得他们之前是怎么描述‘净化’的吗?”
此刻,远方依稀传来了开始净化的口令。两人看着应声开始向外冒出股股紫雾的通风口。
“……记得。”
德雷克深吸了一口气,用异能破坏了铐住自己手腕的手铐,快速活动了一下双手。
“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
海拉看着悬在头顶的紫雾像通灵一般改变了飘散方向,顺着一缕紫带飘向此刻全身已经闪烁起蓝色光幕的德雷克。
“……我还是我……”
海拉以一种掺杂着惊异和恐惧的眼神,看着德雷克把紫雾通过一个又一个深呼吸吸进自己的体内,他的双眼也开始渐渐亮起蓝色的光芒。这个可怕的过程一直持续了半分钟,之后所有的紫雾都被一下子“推”进了两个通风口里。
德雷克又做了个深呼吸,看向海拉,原本那双褐色的眼睛已经闪耀着明亮的蓝色光芒。
“一定跟紧了。”还好,声音没什么变化。
海拉只能点头。德雷克关掉射灯,看向石门,走到它旁边,把左手放在石板上。
“你要……”
之后海拉就不需要他再解释了。整块石板从他碰触到的地方慢慢开裂,裂纹很快便蔓延到了石门边缘。
“我不知道出去之后会遇到什么。”德雷克回头看向海拉,“准备好了?”
“只要你那个AI没把纳米护盾功能锁住就行。”(纳米膜听上去完全没有护盾高大上……)
“好……”
话音未落,整道石门就向外炸飞成许多碎块,露出了已经走过来的青年人无比惊异的脸和他身后的一群武士。
“成吧……”德雷克继续抬着左臂,撑起一个淡蓝色的异能屏障。“随便抓住我身上什么地方。咱们硬冲是冲不出去了。”
“真冲不出去吗?”对于抓住德雷克的右臂,海拉是拒绝的。
“硬冲是不行,所以要让你体验一把瞬时传送的感觉。”
“嗯?”
还没等海拉反应过来,她就感觉自己和德雷克的身上都泛起了蓝色的荧光;在下一秒,她感觉自己好像暂时与自己的身体失去了联系,想动但动不了;到了下一秒,他们两人就已经在石板路的差不多中间位置了。
但就在两人身上再次泛起蓝色荧光的时候,一个长条形物体闪着寒光狠狠地扎在了海拉的右臂上。不过她还来不及反应,就闪现在石甬道口处。
德雷克回头想要检查一下身后的海拉,但在看到她右臂上多出来的一根银色箭簇之后,他的表情立刻变的十分可怕。因为他的右臂正被海拉抓着抽不开,所以他从左边转向身后举起左臂,同时张开左手。与此同时,紧随着那支箭矢飞来的十几支箭全部停在了半空中。
他等了几秒钟,似乎是想让身后的追兵看清那双闪着蓝光的眼睛和悬浮在半空中的四五十支箭——在这几秒钟里身后的追兵又多放了几十支箭。之后他才慢慢地让左手握拳,同时空中所有的箭矢都被一种未知的力量从中间被弯折了一百八十度。最后,他一下子张开手,于是箭矢落地的叮当声便不绝于耳。
他无视身后已经愣在原地的武士等一干人惊异中掺杂着恐惧的目光和海拉五味杂陈的眼神,转身用几个连续的异能冲锋带着海拉绝尘而去。
—————————————————分割线—————————————————
时间未知,地点未知
“你至少要能打到我吧,小子?!”
瑞喘着粗气,两手扶着膝盖,抬头用愤恨的眼神看着几步开外的巴德尔。从最开始,他就没下过杀手,瑞不确定他到底是在拖延时间还是干脆在玩弄他。
“虽然哪怕你真打到我了,你也不能休息……”
“你就好像曼德斯一样……”
瑞心里这么想着,脑海中却总算有了个主意。
“脖子……对!颈部装甲!”
想到这,他重新站起身来。
不能上来就直奔主题,必须先虚晃一枪。
瑞径直冲向巴德尔,好像自己依然没有任何战术一般;作为回应,巴德尔右手挥剑想要向前划去。但瑞在马上就要被砍到之前向右一蹬,就到了巴德尔的左侧,他赶在巴德尔反应过来之前,一脚踹在巴德尔颈部的左侧,一下就把他踹的向后退了两步。
“很好……你总算学会动脑子了……”
巴德尔对此毫不在意,只活动了两下脖子就站定。
“既然你已经知道要动脑子了,我们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瑞的全身已经泛起了蓝色的六边形纹路。瑞低头通过纳米装甲的显示界面看向自己已经再一次覆盖上装甲的双手,然后抬头看向巴德尔,却发现对方的模样已经不再与自己相同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教官曼德斯的提尔的装甲。
“来吧,看看你能不能凭一己之力击败你的教官?”

“我说蓝雀啊,这都几个小时过去了,瑞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糖心在过去的四个小时里已经饱受煎熬了。(我知道你们已经对时间完全没有印象了……)
“他一直都没有苏醒,可问题是他的脑电波相当活跃,而且有点太活跃了……我也不能做别的,因为不能估计后果……”
“所以现在只能继续观察了?”
“对。”

7月19日23时,石英城南部近郊
“艾肯”的车载VI找了个类似当年的车库的地方把自己藏了起来,即使有无线电信标的信号作为向导,德雷克还是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找到他们的交通工具。
“我怎么就没带上头盔呢……”
刚刚找到车,他就一头扎进车厢,完全视身后的海拉为无物。等到海拉走到车后的时候,她正好看到德雷克不知从哪翻出来一个面罩和两个气瓶。德雷克把两个气瓶分别接在面罩的两个接口上,然后开始呼吸其中一个气瓶内的气体。其实说呼吸也不准确,因为他是从一个气瓶里吸气,再把气呼到另外一个气瓶里。
“你……”
德雷克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暂时不方便说话。不过只过了一会,海拉也就不需要他解释了。这时候,德雷克呼出来的每一口气都是紫色的。海拉就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把自己肺里的紫雾呼出去,直到五分钟之后,他呼出来的气也变成无色的为止。
“紫雾的平均密度大于空气,所以不能被呼吸活动直接排出体外,”德雷克边把东西收拾回储物箱边说,“必须用空气把剩下的紫雾挤出去才行。”
“那……紫雾对你来说还是有毒的?”
“理论上讲,我不会因为吸入了过量的紫雾中毒,但是‘过量’是针对正常人类而言的。如果我吸入太多的话一样会中毒。”
“那按你这么说……你不算正常人类?”
德雷克听后抬头看了海拉两秒钟,然后叹了口气:“这是个很长的故事,所以我建议还是先解决吃饭问题。”

“……我问你,这罐头里是什么肉?”
“……你都吃了两个半了才想起来问这个?”
“谁叫阿斯嘉特不发展养殖业呢?几乎所有的食品都是合成的……”
德雷克很耐心地看着海拉把最后一口咽下肚,这才慢条斯理地回答道:
“……东大陆特产,盖洛斯的腿和身子。”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