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十八章

上一章:第十七章

下一章:第十九章

我现在觉得我得改改题目😂

第十八章

当诺瓦一帮人还处于懵逼状态时,在MCIU的包围线后方又响起了爆豆般的枪声,引开了绝大多数敌人的注意力。

“下回得让他们记得装减震器……”

“雷神锤”的威力和精准度让克拉拉相当满意,她几乎不需要考虑风偏,因为子弹的初速快到普通的轻风对弹头的影响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唯一的问题,就是它的后坐力实在是有点太大了。克拉拉不是没用过反器材步枪,但是“雷神锤”的后坐力比那种大口径步枪的还要大。即使有两脚架还震得她肩膀生疼。

她揉了揉肩膀,然后重新架起磁轨步枪。

还有十七个,不能都让他们抢了去。

“鸭脖!”

阿基里斯不需要再说什么,也不用再指定目标,亚伯自然知道要用火箭筒攻击哪台MCIU。当一枚子母弹的子弹钻入被母弹炸穿的那台马上就要冲到自己身边的MCIU的装甲爆炸时,他从另一台已经报销的MCIU的后胸拔出纳米战刀,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倒数第二台MCIU的眼前,行云流水般地用战刀刺穿了它的前胸装甲,顺带摧毁了它的CPU和供能装置,与它失去动力的躯壳一同倒在地上,正好躲开了最后一台负隅顽抗的MCIU发射的粒子束。

“克拉拉,这个让给你了!”

他没有忙着起身,因为他深知远在千米开外的克拉拉已经因为手底下只有六台MCIU进账而感到忿忿不平了。

另一边则毫不犹豫地领了情,用一发将MCIU打了个对穿的钨芯穿甲弹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打掉了这最后一个敌人之后,全场就只剩下了十八台MCIU的残骸、四辆伤痕累累的越野车、不知所措的瑞一行人,和如同天降神兵一般的这七个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

阿基里斯拔出战刀,面向金蝰蛇那边的防御阵型的方向站起身,手中的刀转了一个圈,傲然伫立。

他是有这个资本的:全场战果最多的就是他,仅仅他一个人就干掉了七台MCIU,而且无一例外是一击命中要害而直接毙命。照理来讲,面对他和他身后的六个同样干掉了四台MCIU的人,“白虎”部队不可能直接展开攻击,至少也要先问清对方的身份。

然而不知是出于压力过大、恐慌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们还是直接瞄准这七个人不由分说地开火了。

阿基里斯的脸被隐藏在全黑的头盔面罩后,因此没人能看到他在“白虎”队长开枪的那一瞬间眼中放出的凶光,不过他也没心思再用刀了,太血腥。他向左连着两个横滚避开射向他的火力,顺势收刀并取下了背上的“猎兔犬”步枪,当他完成第二个横滚时,整个人已经处于标准的跪姿,手中的“猎兔犬”已经做好射击准备。

一个短点射带走了最先开枪的“白虎”小队长的生命,在他身后的其他六人紧随其后,抢在其他“白虎”士兵开火之前干掉了五个,打伤了一个。不过伤者连倒地呻吟的机会都没有,因为阿基里斯紧接着就在他的胸口补了两枪,结束了他的痛苦。

原本就只剩下九个活口的“白虎”部队,刚一照面就又被打掉六个,于是剩下三人果断选择了举手投降。至于瑞一行五人,则没有一个放下武器或放弃敌意的。

阿基里斯将“猎兔犬”放回后背上的挂点,让身后的六人去解除三个俘虏的武器,然后锁定他们的护甲、关掉无线电和声传导系统,又强行将他们的头盔面罩调整为双向不透明模式。这样,他们便不能动弹、既听不见也看不见。

在阿基里斯身后的这六人干着这些见不得光的勾当时,他已经信步走到了最靠前的那辆越野车旁,似乎没看到糖心的双枪、罗阻的手枪和瑞的手枪,总共四只枪口从头到尾都死死地指着他的脑袋。他在车旁两三米处站定,敲了敲自己的头盔面罩,向众人坦然露出自己的脸庞。

暂且不谈他的黑发,在这边的五人看来,能在之前杀伐果断的那个人,似乎不应当拥有这样一双褐色的眼睛,而应该是一双蓝眼睛或别的什么,但从这对褐色瞳孔中放出的目光依然锐利,仿佛他只需要用眼睛看就能刺穿对手的心脏一般。即便离他最近,只隔着一辆车距离的糖心,也不能确定眼前的这个还可称为男孩的人,是否带着一丝自信的微笑。

“我不是很想把我来的目的再说一遍了……”他的声音还不算低沉,透着一股莫名的自信,“但我还是有必要再强调一下。”

“不就是想要纳米尖兵吗?”糖心几乎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先过了本小姐这关再说!”

看她身后的三人,也都是差不多的反应。至于站在最后面的瑞,则用一种掺杂着惊异和感激的目光看着她。

可用之才。

不管自己下这个结论的依据有多不充分,阿基里斯也不打算再更改它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再说一遍的原因了,”他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一个明显的微笑,“我不是要他一个人,我是要你们所有人。”

“那我们其他人也不会是你的主要目标。”罗阻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一直保持着高度冷静。

“如果你非要分出个主次要关系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办法。”阿基里斯小心翼翼地把谈话的节奏掌控在自己手中,“要我分的话,你们五个都是主要目标。”

“为什么?”从诺瓦的语气和他手扶米娅肩膀的动作能看出来,他主要还是更关心身旁的米娅多一点。

“因为这是我的任务啊。”阿基里斯的笑意更甚,仿佛在嘲笑诺瓦的无知。

“谁给你派的任务?你的身份是什么?”作为主要当事人的瑞终于忍不住了。

“嗯,不愧是阿萨最精锐的战斗力之一,一下就说到点上了。”阿基里斯能这么说,就说明他很清楚,在这五人中哪个才是那个无数人为之朝思暮想的纳米尖兵。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本人阿基里斯,塞伯鲁斯武装部队中校,受命邀培植型纳米尖兵,GA-17,瑞·埃达斯;追风部队德雷克小队侦察兵冰绥新;联合军驻追风部队特派员罗阻;诺瓦·芬迪斯及米娅·芬迪斯五人,并护送至塞伯鲁斯赫尔墨斯站。此外,我以个人名义,因能够取得以弱胜强,击败阿萨后天植入型纳米尖兵曼德斯·爱德华的战果,向瑞、冰绥新及罗阻三人致以崇高敬意!”言罢,他还向五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不过此刻五人都处于暂时的失神状态,没能作出什么反应。

“你把德雷克小队的其他人给漏了!”千里之外的克拉拉也忍不住笑起来,还决定帮阿基里斯把感情戏演到底。

糖心是第一个回过神来,还肯马上给出反应的:“你……漏了——”

“我知道。”阿基里斯笑意未减,“并另外向追风部队德雷克小队的其他成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这波稳了。

在他决定把这五个人的底掀个底朝天的那一刻起,阿基里斯就知道,自己能借此完成一半的任务了。但他还得再接再厉,接着火上浇油一把,不然到最后肯定又是一场火并。

“我知道你们原本都有各自的任务,”趁着暂时没人想要说话,阿基里斯马上跟进,“打断你们的行程也不是我的本意。”他停顿了一下以平复自己的心情,“但我们没时间了,元星没时间了。”

“我们当然没时间了,这还用你说?”诺瓦对此不以为意。

“你说的'没时间'是在几年之内,”阿基里斯目光灼灼,“我说的是在一年之内。”

“不可能!一年能出什么事?!”糖心表示强烈怀疑。

“到了地方你们自然会知道的。”阿基里斯已经感到有点不耐烦了,“但我可以保证,阿萨绝不是元星的毁灭者。”

“至于元星能否得救,很大程度上就要取决于你了,GA-17……”

—————————————————分割线—————————————————

同一时刻,7月20日上午,石英城南部城区,“圣殿”

“嗯……这就非常的尴尬了……”

从一路上看到的那些原本井然有序的居住区中一片慌乱的人群,和远处“圣殿”方向升起的袅袅黑烟,德雷克已经拿准了:自己这批人来晚了。

果不其然,当初他和海拉被大队人马一路押解到的这座百年老教堂已然千疮百孔:石墙上已经被炸出了好几个大小不一的破洞;实木制的大门已经不翼而飞,不知被炸飞到了何处;窗户自然早已破碎殆尽;尖塔则已经被炮火削掉了塔尖,后者也早已化为齑粉。

“很不幸,圣使大人已经被恶魔掳走了……”

“嗯,嗯,嗯……”对于这些仿佛还生活在古典纪的“古人”那神神叨叨的语言风格,德雷克表示毫不感冒,现在他只关心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干正事。

“那现在怎么办?”海拉没有直接拔枪就是个奇迹了。

“怎么办?”德雷克冷笑,把视线从教堂的断壁残垣处收回,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所谓“圣子”,“圣子阁下,您还有多少人?”

“大约还有两百来个。但他们只有七十来人有火器,剩下的有一百多是弩兵,其他人就都是剑士了。”

至于“剑士”到底有多少人拿着剑乃至金属武器,那就很难说了。

“我再冒昧地问一下啊……”德雷克仍不罢休,“您手下的弩兵……有什么……‘神力’……庇佑吗?”

海拉开始怀疑他之前是不是被炸坏了脑袋。但更令她惊异的是,那个小神棍居然点了点头。“有一些弩手蒙恩于神,能够在他们射出的箭矢上加持神力,提高弩箭的威力。”

“那就够了!”德雷克居然笑了起来,“您也希望把圣使大人救回来吧?我们可以鼎力协助你们,但拜托您,让您的士兵配合我们,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

他无视了海拉关爱智障的眼神,“我向您保证,我会为您赢得一场大胜!”

—————————————————分割线—————————————————

当晚20时,石英河大桥

“……他们还把这断桥接上了?”

“这是最近的路,利用原有的结构修桥比重新建一座突击桥简单多了。”德雷克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正借着夜色的掩护隐蔽在街道旁的原住民步枪手和隐蔽在办公楼中的原住民弩手,“我倒是对你之前没有抽死我感到莫大的安慰。”

“哼!要不是除了我以外没人引的出他们来,你早就化为天边的流星了!”海拉依然傲娇。

“啊好好好,我信我信……”虽然德雷克嘴上说着,但他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这个对他而言无关紧要的问题上,“他们只设了最基本的防御工事,还建了两座带探照灯的哨塔。”他死死地盯着河对岸的两道时不时划过河面和桥面的明亮白色光柱。

“想要把他们引出来,就必须有一个足够诱人的诱饵,让他们不想出来都不行,”他拍了拍蹲在他身边的海拉的肩膀,“麻烦你了,嗯?”

“切!”她毫不犹豫地甩开了他的手,起身离开了两人作为掩体的断墙,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桥头。不出意料地,其中一道探照灯光束在几秒之后就死死地锁定在她身上,引得另外一道也趋之若鹜。

但问题是,曙光科技的佣兵只照不来,这就不在计划之内了。

“我说你快点拿主意啊!要不然我可直接冲进去了啊!”那边的海拉已经被晃得不耐烦了。

“别着急啊!”另一边的德雷克也急了,“听我说啊,你那把伞有远距离攻击能力是不是?”

“对啊!”

“打掉一盏灯!逼他们出来!”

正合她意。

当着哨塔上的哨兵和桥对面正举枪对着她的佣兵的面,海拉悠然从背后取下那把被她视若珍宝的伞,将其单手举起,指向大桥左侧的哨塔。原本被探照灯照的雪白的脸被伞尖骤然亮起的蓝紫色荧光点缀上一道色彩,让嘴角勾起的一丝冷笑显得更加可怖。

以一把伞的体积,显然放不下一套粒子束武器的能量装置。因此赫瓦格机关选择了等离子武器,从而能够利用元星上无处不在的空气作为弹药。这样,一个炽热的高温等离子团伴随着脱离伞尖的轻响划过夜空打断哨塔的支撑钢柱,并引得它向河岸内倒下砸中几个倒霉鬼,就不算奇怪了。

“这下他们总该坐不住了吧……一个失踪的培植型纳米尖兵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自己眼前,这可是到手的鸭子啊……敢让它飞走吗?”德雷克面带一丝诡谲的微笑,依然死盯着河对岸不放。

果不其然,对面马上有了动静,有至少五十号人伴随着两辆装甲车,开始以警戒姿态从对岸缓缓向己方一侧前进。

“行了!往回跑!”

“本姑娘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海拉抛下这句话,随后转身向伏击线后方飞奔而去。

她这一跑,对面的人可就慢不下来了,他们马上开始向另一边大踏步推进,连带着两辆装甲车也提高了速度。

“过来点……再过来点……”德雷克一边盯着越来越近的大队人马,一边为自己之前定下的发动伏击的口令感到好笑。

当最靠前的曙光佣兵将脚踏上河岸时,他仰天长啸:

“来互相伤害啊!!”

在古典纪和圣战纪的燧发滑膛枪时代,步兵普遍采用线列战术,以弥补滑膛枪精度差的缺点;即便到了启蒙纪以后,出现了精度较前辈有明显提高的线膛手动步枪,对于缺乏训练的士兵而言,使用更现代的线列战术“打排枪”也是最好的选择。作为通晓元星历史的人,德雷克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因此他也同样安排这些原住民步枪手采用了类似打排枪的战术。除了用齐射弥补精度以外,他发动伏击的时间也掐的很好:大桥总归没有岸上开阔,对方的队形势必紧凑,因此这些刚刚拿到步枪,才知道怎么开枪换子弹的人,只需要把枪口对着桥头开枪就行,压根不用瞄准。

至于两辆装甲车,就由那些“蒙受神恩”的弩手解决。他们只需要瞄准装甲车的炮塔,摧毁它的武器就行了。要是还闲的没事,除了射射桥头的佣兵以外,还可以瞄着装甲车的驾驶室来两箭。

哦对了,德雷克和后来兴致勃勃赶回来的海拉还可以用“猎兔犬”和伞补刀。

于是在几分钟之后,桥头尸横遍野,两辆装甲车已经被射成了筛子,河对岸也已经炸开了锅。

“上校……”之前曾经参加过那次失败的迂回进攻的佣兵上尉面色如土,“我们的减员已经超过百分之六十五了……剩下的人已经顶不住他们的进攻了……上面又不肯派炮艇下来……”

“我知道!”伯德上校大骂道,显然把上尉当成了出气筒。“所以上面派的是运输直升机让我们撤!”

“撤退?”上尉还没敢想到这,“那……数据和博内特……”

“不用再管了。他会把剩下的活办完的。”

“啊?”

“啊什么啊?滚去组织撤退!”

“是!”

“嗯?不是吧?这就走了?”

德雷克望向远处运输直升机群闪烁的航行灯伴随着涡轮发动机的轰鸣声渐渐远去,回头看向正面带笑容的“圣子”和海拉。

“虽然他们怯懦的逃跑了,但在我看来,你依然兑现了你的承诺。”“圣子”看向河对岸的原住民士兵和佣兵还没来得及带走的各种物资,“我们现在有很多东西要学。”

德雷克正要回话,却被远处响起的一声爆鸣声打断了。就在这一刻,他和海拉的脸色同时变了,然后两人几乎同时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向河对岸。

这声音不对,因为这是粒子束武器开火的声音,而以曙光科技佣兵的装备水平,还用不起这种大杀器。

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两人赶到了石英城中心广场。广场上也已成为伏尸满地的地狱,除去站在广场南边的两人以外,就只剩下一个还站着的人站在广场中央了。此人虽然身着战术外骨骼,但面相很眼熟,正是这些原住民此行前来解救的圣使。

不过有一点不太一样。之前德雷克见到圣使的时候,他带着兜帽,再加上教堂内光线不足,所以看不见他的额头。现在他的脑袋上已经没有遮盖了,因此两人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在他的额头上,有一个无比刺眼的青色倒三角,倒三角的下方端点处还有两道竖杠,竖杠下面还有两个小的青色倒三角。

“上校……”海拉的声音中带着一点颤音。

“他是武神殿上校……”

终于把脑洞甩出来了,舒坦😂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