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迟到的情人节贺文

古赫党的强心针←_←

发件人:古瑞德·阿特兰蒂斯

收件人:赫雅·埃达斯

主题:晚上好啊

主题什么的就别管了——我实在想不出来了。虽说我对人类过的节日不屑一顾,但我已经想了有好几年了,是时候给你发这封邮件了。

好吧,这是我这几年积攒的勇气的结晶:祝你情人节快乐。

我一直在想,你当时为什么要救我一命——我自己违反规定私自喝掉那么多瓶烈酒,也是我自己摘掉了维护装置,一个才22岁的赫瓦格学士为什么会救一个咎由自取的119岁武神殿中校呢?

我真的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一半因为我当时醉的是那么厉害,另一半因为我几乎失去了意识。我只记得在我第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又套上了那件讨厌的铁马甲,而你在做嘴对嘴人工呼吸——我直到现在都钦佩你当时的勇气。你是不是还说了句“你嘴里的酒味真难闻”?

(人类常常避讳人工呼吸,说这是堂而皇之的亲嘴,是一种典型的……“示爱”行为,这大概能勉强算是我祝你情人节快乐的理由?)

等我第二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躺在赫瓦格的特护病房里了——我该为我能和帕克斯长老躺在同一个病房而感到荣幸吗?说实话,睁开眼看见的头两个人是霍伊机关长和奥斯元帅这件事确实把我吓了个半死,尤其是在他们两个人的脸上都像在下暴风雨一般阴沉的时候。我真是永远忘不掉当时被霍伊机关长叫过来的你——可爱到让人没法忍,我到现在还记得你被指派为我的维护小组组长的时候你那受宠若惊的表情——以前可从没有过这么年轻的维护小组组长。

你当时就问过我:干嘛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我当时只是笑了笑,因为当时我们两个可谓刚刚见面只知姓名的同事;可这之后你我又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

说到这儿又想起来了这问题,索性现在回答你:记得当时在我隔壁病房躺着的那个人是谁吗?他现在是你宝贝儿子的教官,想想当时他出了什么事,你会有头绪的。

不过别解释我最开始问的那个问题,千万别解释。我害怕听到那些恪尽职守之类的套话。

发送时间:1293年2月14日 20:17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