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三十三章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哈哈哈哈我攒满蓝要发大招啦😂

8565个字就问你怕不怕(ಡωಡ) 

第三十三章

7月23日16时,巨石山脉,17号采集塔

“罗阻,你完成任务的时间好像晚了好几天啊?”

迈克·林贡站在一辆货真价实的联合军越野车旁,身边站着两个联合军士兵,身后还有两辆载满荷枪实弹的联合军士兵的越野车。

“我们在路上被耽搁了。”

罗阻这一边的阵仗就相对寒酸得多——只站着四个人,其中一个身着浅蓝色制服的少年对面的人还不认识。

“所以你们……怎么来的?”

“飞过来的。”罗阻只透露了很少的信息。

“那……让那边那位先走吧,既然他已经完成他的……任务了?”迈克说着,他身边的两个士兵都向前迈了一步。

“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之前一直站在其他三人身后的德雷克也向前上了一步,“我不但要确保GA-17瑞平安被联合军主力接收,还要确保他不会被无谓地牺牲掉。”

此话一出,引得在场所有人都不禁看向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次糖心问出了迈克想要问的问题。

“你们会让瑞做什么?你们打算要求他做什么?”德雷克选择直接向迈克提问。

“啊?我哪知道啊……这又不是我决定的……”

“好了,迈克,我来回答他吧。”

站在迈克身边的其中一个联合军士兵解除了头盔面罩的不透光模式,露出一张饱经沧桑的老兵的面庞。

“对于瑞的作用,联合军的高层自有安排,但我不能透露给你,这毕竟与你无关。”夏克一开口就体现出了一种威严。

“怎么能说和我无关?”德雷克不为所动,“夏克上校,从一定程度上讲,瑞能决定明年的今天我们还能不能喘气。”

“我已经能大概看出你们的情报搜集能力确实很强大了,但我还是不可能把我们的战略意图透露给你。”

“哟,上校,我都不用麻烦您透露了……”德雷克无视掉夏克变得越发严厉的眼神继续说下去,“不就是想让瑞当一把尖刀的刀尖吗?”

全场沉默了几秒。

“小伙子,说话可不能空口无凭啊。”

“我既然敢这么说就一定有我的依据,上校。”德雷克依然神色镇定,“而且我还知道,您对此有不同的意见,这是您一直以来都没能得到升迁的主要原因。”

此话一出,夏克身边的两个人都不禁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升不升迁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老上校的声音中开始微微颤抖。

“我知道您对人类与正义的信念无与伦比,上校。”德雷克紧盯着夏克的双眼,“我能向联合军总司令贝尔纳多特上将证明他手下的人是错的;而你是对的——你只需要让我跟着你们。我没有别的要求。”

他有信心说服夏克——一位年近四十、能力卓越的老兵,绝不会止于联合军的上校军衔;何况联合军在羚羊峡谷战役后,已经受到了极大削弱,想要起到夏克作为老军官的骨干带头作用,他最少也应该拿到准将军衔才是。而他直到现在,也只是一个人数几百人的中队的队长,显然除了被刻意打压以外,没有别的理由。

夏克其实已经算在超期服役了,又没有受到应有的对待,却没有申请退役,想必也是想要在其位谋其政,做点自己还能做的事,也难怪他要亲自来接应瑞。

“这不违背命令。”夏克最终做出了让步,“走吧。”

——————————————分隔线——————————————

18时33分,东大陆东海岸,海清市

“哇,你们很棒哦……”

糖心坐在越野车的右后座上,抻着脖子扫视着这座小城镇街道两旁的坡顶房屋。此地位于大陆东岸,地处热带,现在又是夏天,炎热多雨是正常现象,也难怪这座人口只有几万人的小城的建筑的屋顶都是人字形,还有十分完善的排水系统。

“好像这一整座城都是你们的……”

瑞坐在糖心左边,也伸着头看着路边三两成群不时走过的联合军士兵——他们甚至只穿着联合军的数码迷彩常服。

“海清市的市长是个……进步人士,再加上我们给了他不少好处,所以我们基本把这片地方包下来了。”作为司机,迈克当然要尽到地主之谊。

“德雷克,你坐在后厢里真的不颠得慌?”糖心第三次问出这个问题。

“还好,这里空气流通状况比较好。”

一路上,他一直在盘算着一个问题:他们到底要去哪?

在塞伯鲁斯的情报部门,一向流传着一句话:你想升官吗?只要你找到联合军的总部,包你立刻当上一把手!

整个情报部门上上下下找了将近二十年,却死活找不到联合军的总部所在地,直到羚羊峡谷战役打响,这些人才知道联合军的总部埋在巨石山脉几十万吨的土石下。但随着战役结束,联合军主力被打散,联合军的新总部便又如石沉大海一般无可觅踪,直到现在为止。

可自己马上就能成为一个抵达联合军总部的外人了?

德雷克现在只希望自己戴在耳朵边的耳机不会被没收——如果另外两路的人遭遇变故,这条通讯线路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

“你们的总部不会就在这吧?”糖心好容易将注意力从车外收回来,问迈克。

“我?别问我,我可从来没去过那,要不然我也不会跟着前面的车了!”

“那夏克上校去过?”糖心接着问下去。

“他当然去——”

“各车注意!准备停车!”

夏克的声音从车载电台中传出,打断了几人的谈话,他们这才发觉自己已经驶抵海清港。

车队在港区的入口处停了半分钟,想必是在办理通行手续,随后车队便顺着柏油路鱼贯而入。

车队依次停在停车场上,几人也下了车,在几名全副武装的联合军士兵的护送下前往港口的码头。

“我们要出海?”瑞看着码头旁停泊着的几艘渔船和小型舰艇,不禁问正在前面带路的夏克。

“对,不过不会走太远的。”

他们登上一艘导弹艇,岸上的水兵解开缆绳,在岸上目送着小艇在夕阳的光辉中渐渐加速驶离海岸。

 

“长官,他们快到了。”

“还有多远?”声呐长周大川还没来得及回应,早已等在情报中心里的军士长阿尔伯特就开了口。

“十五海里,最多半个小时就到。”

“好!让孙家栋准备上浮!”

“不派交通艇?”

“不用了!反正太阳都落山了,正好展示一下,咱们联合军从来都不是吃干饭的!”

 

“呼叫铁臂,我是阿特拉斯号,我舰正在上浮,请做好准备。”

夏克听罢却愣了两秒才回应,“铁臂明白。”导弹艇的艇长就在旁边旁听,待夏克话音已落便命令舵手倒船。

“我们怎么开始往回倒了啊?”糖心仿佛有十万个为什么一般。

“我们要给阿特拉斯号让地方。”罗阻就相对显得很冷静。

“为什么啊?”瑞不禁发问。

“是给水底下的大家伙浮上来腾地方吧?”德雷克靠在导弹艇甲板旁的栏杆上,视线不时在驾驶台和海面以下来回挪动。

导弹艇的航速不论是向前还是向后都相当快,但因为没有参照物,他们一行人只能从艇体旁溅起的汹涌浪花做出判断。但没过多久,海面下的一个黑黝黝的影子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个影子只是即将浮上水面的这个庞然大物的冰山一角,在它下方,逐渐出现了一个更加巨大的黑影,在导弹艇上的几盏探照灯的照耀下显得深不可测。

“都进船舱!不然要洗海水澡了!”

甲板上的水兵都早早躲进了船舱,瑞一行四人也马上钻进了船舱,透过船舷上的窗户继续看向海面以下。

看过那种海怪——一般是大章鱼之类带触手的生物——突然浮上水面,然后用触手把海船卷进海中的惊悚片片段吗?这时候的场景就和那种片段差不多,只不过浮出水面的是一艘艨艟巨舰,而不是某个克苏鲁神明。

战舰单单是浮在水面以上的部分就有三十多米高,长度从小小的舷窗看去更是无法估计,也许有超过三百米;之前他们最先看到的黑影,大约是战舰的类似舰桥的建筑;整艘战舰的舷窗不多,都集中在舰桥建筑物上,内中透出灯光;而横截面似乎成扁平的六边形的舰体侧表面则十分光滑,只在他们能看到的一部分舰体上分布着几个小舱口。

很快,战舰左舷的一道半藏在水下的舱门逐渐向上滑开,并打开了两盏射灯,提示小艇靠过去。等小艇接近舱口后他们才发现,在舱门内还有一道封闭的闸门,为他们敞开大门的只是一个小舱室。小艇缓缓驶入舱室中,外舱门在他们身后缓缓降下,内舱门在他们眼前缓缓滑开,现出了舱室的内部。这个地方很像是船坞登陆舰的船坞登陆舱,只是停泊在坞舱内的是几艘潜艇而不是气垫登陆艇。

在坞舱的走道上站着几个联合军军官和士兵,正等待着几人的到来。导弹艇很快靠上了码头,船上的联合军士兵护送着瑞一行人真正踏上了这艘战舰。

“欢迎登上阿特拉斯号,夏克上校。”为首一人伸出右手,面带微笑,“距离我上次欢迎您已经过去有几年了吧?”

“小三年,不算太久。”夏克顺势和此人握了手,两人的关系看来还比较密切。“介绍一下,这是阿尔伯特,是阿特拉斯号的军士长,全舰地位第三高的人,基本上全船五分之四的船员都得听他的。”

“嗯,让我猜猜……那位大救星大概是这个小伙子?”不得不说,这位三十来岁的军士长对性别的判断还是很准确的,可惜还是认错了人。

“是那个金发碧眼的,不是我。”德雷克神色平静,对这个尴尬情况没有过多反应。

“您好。”瑞也适时做了表示。

“哦,对不起对不起……好吧,既然他也已经到了,现在我们就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走吧,去舰桥,所有人都在等你们呢。”

 

“……伊格,别再犹豫了,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是你下命令的时候了!”

“这次伊森是对的,相信我伊森……”

在众人走进舰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位于舰桥中央的三维指挥平台旁,两个鬓角花白的将军正在努力说服身边一言不发,眉头紧皱的第三位将军;在舰桥的其他操作台上各司其职的各个舰员也时不时地朝着三人的方向偏偏脑袋——没有人管他们,一方面,最有权威的军士长刚刚回来;另一方面,他们的舰长和副舰长正在平台后方的舵轮旁为他们起着“模范带头作用”。

“……长官?”

眼见着屋内的人没有几个注意到他们,军士长只得发声。

“……这可是我们千载难逢的——哦,阿尔伯特,你到了。来吧,帮我敲敲这颗榆木脑袋。”

“唉……我还是先向各位介绍他们再提这事吧……这是李在勋中将,联合军副总司令;在他左边那位是伊森·霍纳少将,联合军总参谋长;在他们中间的这位是贝尔纳多特上将,联合军总司令;那边,舵轮旁边的两个人,左边这位是科尔特斯准将,他是舰长,我的顶头上司;右边那位是……”阿尔伯特很明显地犹豫了一下,“赵永琪上校,她是副舰长。”

阿尔伯特话音刚落,总参谋长霍纳少将便马上迈开大步走向德雷克,显然是犯了和之前他犯过的错误,于是阿尔伯特连忙补充:“这个穿联合军旧式常服的是GA-17瑞,不是这个穿蓝衣服的。”

霍纳脸上的微笑和他的动作一样停滞了一刻,随即又把它们转向了瑞。

“真是辛苦你了……”

他不顾自己和瑞才刚刚互相认识不到十秒钟,就直接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像自己和他是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

在这一刻,夏克、糖心、罗阻、阿尔伯特和赵永琪都不禁把头扭到了一边,有的是感到霍纳的这种态度不能让人接受,有的则是表示出了赤裸裸的鄙视。

“您……您好……但您能不能先把手拿下去……压得有点紧……”可怜瑞突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哦,哦……实在对不起,我有点太激动了……”霍纳这才把手抽回去,往后退了几步。

“恕我冒昧……”此时科尔特斯舰长开始转移话题,想要打破了这一尴尬局面,“我不记得任务简报里有提到过那边那位小伙子。”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德雷克。

“三言两语恐怕解释不清我的身份,我只能寄希望于贵方派出的特派员发回贵方的报告附有简略的解释。”

“什么报告?”

身为联合军副总司令,李在勋中将的这个问题显得有点无厘头。

“我转发回来的那份报告,罗阻发给我的那份。”夏克果断甩掉了自己和罗阻身上的锅。

“那份报告我和舰长都看过,长官。”赵永琪拉上自己的上司也帮忙解围。

“哦……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误,我收到那份报告之后忘记给你和伊格发过去了,真不好意思……”事已至此,霍纳总算扛不住了。

“那也就是说,连一位联合军上校都看过的报告,联合军的正副两位司令却连报告的影子都没看到过?”

在场所有联合军成员的脸都被德雷克这句话臊得通红,说是丢脸丢到家门外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好吧,我建议两位将军现在赶快抓紧时间找一份扫一眼,至少留个印象……霍纳将军?”

霍纳刚被抓住小尾巴,还没反应过来情况就被下了套,“嗯?”

“既然您看过那份报告,那您准备怎么应对报告里提到的问题?”

“……什么?”

“我说,您准备怎么应对报告里提到的问题?”

瑞和糖心不禁都看向罗阻,尤其糖心更是给罗阻比起了口型,“你给他看过?”

“没有,但他肯定能看到。”罗阻也默无声息地回应她。

“啊……那是我在好几天前看过的东西了,一时想不起来也是可以接受的嘛……是……什么问题来着?”

“好了,不麻烦您了:有充分证据证明,有外星势力想要对元星发动入侵。您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舰桥内占绝大多数的吃瓜小兵顿时都不安分起来,要么看着德雷克,要么面面相觑;舵轮旁边的两位正副舰长之前就已经在盯着他们的总参谋长了,现在听了这话,准将舰长皱起了眉头,而上校副舰长干脆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微笑;糖心这边的几个人的神情都严肃起来,除了看上去正濒临爆发边缘的德雷克。

“伊森,你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之前一直处于挂机状态的贝尔纳多特总司令终于忍不住了。

“我……我可以解释!他的理论是……缺乏根据的!我们不能听信他的一面之词!”

“一面之词?”德雷克看样子是要和霍纳斗争到底了,“难道您选择性地对石英城的监控录像、圣柜辐射数据和那个AI视而不见了?”

“那……那么既然……我们面临着这个危机,就……更要加快我们的进度,争取早日攻下阿斯加特,打破阿萨的桎梏——”

“对不起,将军……”德雷克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了霍纳,“你刚才说什么?”

“这就回到了我之前一直在说的,伊格!”霍纳突然转身朝向贝尔纳多特——他大概从一开始就不是要和德雷克对话,“有了纳米尖兵,再加上我们的舰队,只要一次斩首行动——”

“好了,霍纳少将,”德雷克又一次打断了他,“像您这么年长还在做白日梦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刚说什么,年轻人?”

“瑞!告诉我,凭你,和六十四艘性能介于蝉鸣级护卫舰和隼鹰级巡洋舰的战舰,再加上六千四百名联合军士兵,能拿下阿斯加特空间站吗?”

就站在德雷克身边的阿尔伯特军士长恨不得当时就拔出螳螂手枪毙了这毛头小子——你对联合军的家底这么门清,可不可以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啊?!

“小伙子,这个数应该不是你随口一说就能说出来的吧?”霍纳刚想开口,身后的李在勋中将就拦住了他。

“这么说吧,将军:即便阿尔伯特军士长事先没有向我介绍过阿特拉斯号舰长的名字,我也知道科尔特斯准将的全名应该是弗朗西斯科·科尔特斯。不过您先别着急,让瑞把问题先回答完。”言罢,德雷克扭头就盯着瑞。

在德雷克的目光逼视下,瑞只得将自己的判断和盘托出:“……可能根本就到不了。”

“即便是这样,”科尔特斯舰长也不得不加入了交锋,“也不能忽略精神意志方面的影响。”

“是的,我从不怀疑这一点。”德雷克看向舵轮,又看向李在勋,“您也这么想吗,中将?”

霍纳先点了点头,李在勋也紧随其后。

“那好吧,我们试试。这样,科尔特斯准将,只要您允许我修改一下阿特拉斯号数据库中阿萨的兵力部署,那么就由您模拟阿萨的指挥官;至于另一边,李在勋中将,您来指挥联合军。”

科尔特斯立刻发问,“胜负判定条件呢?”

“只要联合军有一艘战舰抵达阿斯加特的星港,就算联合军胜利;但阿萨想要胜利,必须全歼联合军的所有进攻部队。这样可以吗?”

在场的几位高级将领沉思了片刻:似乎除了修改阿萨的兵力以外,判定条件对联合军一方还有利一些。

“但如果你把阿萨的兵力修改到不切实际……”贝尔纳多特上将对此仍有很大顾虑。

“我看着他。”副舰长揽下了监督的职责。

德雷克不禁看向这位舰桥上仅有的两位女性之一,对方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在看向自己时,她眼中似乎流淌出笑意。

 

“干翻他们!让他们明白明白自己有多异想天开!”

德雷克埋头修改完最后一个数据时,赵永琪悄悄在他耳边低声补了一句。

“这话该和您的上司说……”

德雷克没有看她,但也悄悄回应了一句,随即离开指挥台退到一边。

在舰桥偏前方,有一块巨大的透明液晶显示屏,算是航空母舰上用来拿马克笔标注海军航空兵中队的飞行位置和航母战斗群各舰位置的那块大玻璃的升级版。此刻,这块显示屏正准备直播双方的模拟战。虽然这块显示屏在李在勋背后,但它正对着科尔特斯,因此阿尔伯特军士长自告奋勇挡住了他的视线。

按照事先规定的条件,联合军发动的是一次奇袭,阿萨没有任何预先准备,因此联合军的进攻时间和战场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李在勋手中。

不过李在勋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等一辈子,他在推演开始后的第四分钟就做出了反应:他派出自己的步兵部队去佯攻商都东北侧,想要引蛇出洞。

战局的发展与他的预料相差无几,首先是商都的卫戍部队,其次是东大陆南部和北部的协防军,协同驻防商都的空军从四个方向包围了这支佯攻部队。趁着巨石山脉的兵力空虚,联合军的主力舰队从巨石山脉的某个杳无人迹的地方顺利起飞,毫无阻拦。李在勋以一支将近七千人的步兵部队为代价,换来了主力舰队的安全起航——至少从他脸上浮现的微笑来看,他自己认为舰队是安全的。

再看另一边,当发现联合军主力舰队升空后,科尔特斯面不改色心不跳,依然命令商都周围各部队全力围歼联合军佯攻部队,而在另一边的太空中,阿斯加特卫戍舰队已经严阵以待。

“他们能和那支舰队开打吗?”糖心悄悄问瑞。

“残兵大概能。”

此时联合军的战舰仍位于大气层内,正马力全开飞向太空,防御能力极低,舰队随后就为此付出了代价——正在东大陆东侧的泛大洋上巡航的阿萨大洋第三舰队第二分舰队刚刚进入攻击位置,瞄准各战舰火力全开,仅仅第一波攻击就击沉了七艘战舰,击伤十一艘。

此前一直是系统在自动调整大屏幕视角,只关注战局的热点,没能关注全局,于是赵永琪从李在勋身边走到显示屏后,将视角拉远到覆盖整个东大陆东侧。

对于所有的观战者而言,战场上没有任何秘密,双方的所有兵力部署在屏幕上都一目了然。在阿萨分舰队发动第二波攻击的同时,从巨石山脉窜出了一个联合军单位,系统很快自动标出了它的身份:这是瑞,直奔分舰队而去。

此时有两个人最为紧张:联合军的司令和总参谋长——按照原定计划,瑞现在根本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

“太早了……”贝尔纳多特不禁喃喃自语。

不知是德雷克在之前做过什么改动,还是联合军对瑞抱有巨大期望,他在不到五分钟内就赶到了分舰队所在的位置,还瘫痪了整支舰队;但即便如此,联合军的一半战舰都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正在瑞砍瓜切菜一般消灭阿萨分舰队时,从遥远的天际降下一道白光,笼罩了半个舰队所在的海域,持续了数秒钟。尽管瑞第一时间脱离了阿斯加特空间站轨道武器的打击区域,系统依然判定其纳米装甲受到重创,失去战斗能力。

正在舰桥上大半联合军士兵一片哗然之际,阿萨一边的攻势却没有止步的意思:从商都战场抽调出的空军战机协同刚刚从东大陆南方的冯弗斯坦港基地出动的战机又向联合军舰队发起了连绵不绝的进攻。等到舰队好容易闯过重重封锁飞入外层空间时,“舰队”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九艘遍体鳞伤,通体布满向外喷着火的大洞的残破战舰。阿斯加特的卫戍舰队想要对付这几艘破铜烂铁,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推演模拟战时间半个小时,现实时间十五分钟,联合军太空舰队外加大半个步兵师全军覆没,伤亡超过一万六千人。仅此一役,联合军四年以来积攒起来的家底就被轻而易举地打没了,而阿萨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动过纳米尖兵。

推演双方盯着屏幕上阿萨获胜的提示对话框,都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如果佯攻部队再多一些……”李在勋喃喃自语。

“您制服上的勋表颜色已经够艳丽了,不需要再拿别人的命来添彩了吧?”德雷克毫不犹豫地泼了他的冷水。

“你……你!”李在勋似乎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你篡改过数据!你一定把阿萨加强了!”

“我不会拿性命开玩笑,李将军——哪怕是模拟出来的性命。”

“贝尔纳多特将军。”一直没说话的阿尔伯特突然开口,“请您先搁置反攻计划吧,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

“……再等等吧。”之前还在强调精神力量的科尔特斯也让步了。

“还有谁对反攻持反对意见?”贝尔纳多特环顾四周。

阿尔伯特和科尔特斯先举起了手,德雷克和赵永琪紧随其后,之后是瑞、糖心和罗阻,最后连舰桥上的普通水兵都掺和进来举起了手;从始至终都没有屈服的只有副司令和总参谋长两人。

“我想你已经达成你此行的其中一个目的了,小伙子。”贝尔纳多特看向德雷克,“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别被吓到——这只是个模拟,还没人把自己的小命丢掉。”德雷克笑笑,“我知道您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想早日赢得这场战争,但请问你们想好要如何取得胜利了吗?想好胜利后该怎么做了吗?”

“把那些亚人赶尽杀绝!”一个联合军水兵忍不住喊了出来。

“有想法,可这样你和他们有什么区别?他们漠视生命、漠视自然,你也想这么做?”

“我们应当确保阿萨不再凌驾于其他人之上。”科尔特斯紧随其后。

“然后让人类凌驾于阿萨之上?”

“不是——”

“他是想说,保证阿萨能够对人类进行应有的赔偿和阿萨和人类的平等关系。”贝尔纳多特将军在关键时刻总体概括了联合军的态度。

“这个目标还是比较现实的,也就是说……”德雷克露出了一个外交官的微笑,“我能帮你们实现这个目标。”

“你?”李在勋急于找个由头发泄一下。

“我们。”德雷克看向他,微笑不减,“希望你们听说过星琉岛之前发生过什么事。”

“打星琉岛的是你们?!”一直掉线的霍纳急于刷一波存在感。

“千真万确,我身后的这三个人都能证明。”

“你准备怎么帮我们?”贝尔纳多特将军是最先接受现实的人。

“把瑞借给我们……用一用,按兵不动等待战机。”

“就这些?”

“啊,再把和我一块来的这两个人,罗阻和糖心借给我们,现在你们有监视我们的眼睛了。”

联合军几位高官面面相觑,沉思几秒,最后贝尔纳多特将军点了点头。

“非常感谢。”德雷克稍稍弯弯腰,“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来探讨一下——”他突然停顿下来,侧耳静听耳机里的动静。

几秒钟后,他收起了笑容,神情又严肃起来。

“快去检查一下你们在穆斯贝尔的人吧……那边出大问题了。”

评论(10)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