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处女秀

我这是被翻了牌子才写的,正经的正文……还要再等等,先再来个人翻我牌子啊(×)

 @鹿饮溪水 

1289年的一天上午,商都,兰浦区,商都新港

“……老板,让他们两个去……真的没问题?”

“鬼知道,盯好他们,出了问题你们上去接应一下。”高金站在港区外一座公寓楼的楼顶,右手抚着下巴,却不小心碰到了右脸颊刚刚愈合的伤口,不由得抽了口冷气。

“两个小鬼……”

他口中的两个小鬼指的是齐巽和阙云。这两人被鳌鲸带回来之后,考虑到高金和蓝雀已经各带了罗夏和罗阻,罗烈本想把他们送到米德加尔特去找他的夫人,如此一来他们既能享受到阿萨为人质安排的优渥生活,又能避开商都的腥风血雨。但自商都机场的变故后,罗烈对两人自称已经遗忘的身世和他们在变故中表现出的不符常人的素质感到十分好奇,因此决定把他们留在商都,并且直接交到了青龙和朱雀部队。

事实证明,这一决定十分英明:两人不但在日常的学业方面成绩优越,课余时间在金蝰蛇部队的训练也非常出彩,恨不得要被自己同样带了孩子的教官们夸出花来。就这样,在今年,这两个熊孩子刚刚十六岁的当口,罗烈让他们直接参加了金蝰蛇部队的结业考核。两人不负罗烈的期望,以匪夷所思的方式打破了记录。但这还不是高潮:高金当时就负责监督考核,从闭路电视里目睹了两人通过考核的全程,感到十分诧异,于是在两人即将到达考核最后一部分的近战科目前,替下了负责考核的教官,换句话说就是要和他俩干一架,美其名曰是要给他们“提高难度”。这个“难度”提的很好,两人在起初的惊异后毫不犹豫地干翻了高金,顺利打破纪录。自此以后,“小鬼头暴打高老板”的故事风靡金蝰蛇上下,两人的人气随之水涨船高。

当然,即便如此,真的让这两个人出去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没谱。

长弓集团内部的一个金蝰蛇商业间谍暴露了身份,他在脱身前将自己收集的商业机密都藏到了商都新港仓储区的一个仓库里。齐巽和阙云的任务,就是赶在长弓的人之前找到那个装满金蝰蛇把柄的手提箱带走。

“我们到围墙旁边了。”

“收到。”高金举起望远镜朝下面搜索了一番,很快就找到了两个正准备合力翻过仓储区围墙的人。齐巽在下,把阙云托到墙顶上;阙云再把齐巽拉上来;最后两人一前一后跳下围墙。

 

“我们进来了。”

齐巽一面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一面向高金通报。

“六号仓库……”阙云抬头看着眼前高大仓库上标注的十分醒目的“6”,“我们要找八号。”

“左边是五号……”

“右边,走吧走吧!”

两人一路小跑,中途还不忘避开稀稀落落的几个监控探头,不久就摸到了八号仓库的侧门。

齐巽抢先推了推门,推不开。

“撬锁吧!我放风。”

阙云掏出开锁器,蹲在门锁前开始搞小动作,齐巽站在一旁左右张望,右手时不时握一下藏在衣兜里的电击器。十几秒过去,随着门锁“咔哒”一响,小门应声而开。

“走!”

两人闪身进门,把门掩好,随即开始在一排排货架中寻找那个被掉包的货物。

“哎哎哎,等会儿!好像就是这箱子!”

“是吗?那小子说的是这个?”

“黑色的壳,银色的柄,号也对上了,肯定是!”

“那还说啥啊?拿走!”

“嘘……”走在前面的齐巽示意阙云停下,“听见了吗?”

“好像在咱们对面。”

两人透过货架的缝隙看向对面,果真看见三个男子正在手忙脚乱地推来一架滑轮登高梯,看样子是朝着对面货架顶上的一个黑色手提箱去的。

“怎么办?”阙云扭头问齐巽。

“等会儿。”齐巽联络高金,“高叔,有三个人抢在我们前头了。”

“啥?”高金感到不可思议,那个间谍不是一暴露马上就溜了吗?怎么没跑成?还招的这么快?

“先回来,我马上派人去搞定他们。”

齐巽迟疑了一会,“……收到。”

断掉和高金的通讯,他马上扭头问阙云,“你想就这么走了吗?”

“你想吗?”阙云却反过来问他。

“这是咱们的处女秀啊,他们就三个人,看样子也没带什么像样的家伙,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嘁。”阙云轻笑一声,“你去那边,我往这边走,都到位之后你随便从货架上弄点什么东西掉下来,把他们分开。”

齐巽沉思片刻,“行。东西你都带着?”

“左手辣椒喷雾右手电击器。走吧。”

 

一阵砰里乓啷的响动后,一箱罐头从货架上掉到地上,罐头散了一地。

“靠!闹鬼了!”从惊吓中缓过神来的混混甲骂了一句,“瞎子,去看一眼,给人捡回去,要不然下次给那帮保安钱他们都不放人进来!”

被唤作瞎子的混混乙戴了个单边眼罩,不知道是为了装酷还是真的瞎了。“你咋不去?”

“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得得得……”

眼见混混乙转身走向齐巽所在的方向,阙云这边就不再有顾虑了。她从货架后闪身出来,蹑手蹑脚地走向背对自己的混混甲,一直走到他背后他都没有发现自己身后有人。阙云突然掏出辣椒喷雾,伸手从混混甲左肩头越过去,对着他的脸结结实实地就是一下。

“艹!艹!哪个孙子阴我?!”

混混甲这一声大叫吸引了正站着梯子上取箱子的混混丙和刚要走到罐头箱子前的混混乙的注意力,趁此机会,齐巽当即从货架后冲出来,把手里电击器的两个电极贴在混混甲后脖颈上狠狠电了他一下。混混丙刚想作出点反应,阙云伸手抓住登高梯的栏杆用力一拉,梯子一下朝着阙云的方向滑动了一点,混混丙一下没站稳,从梯子顶上翻了下来摔得七荤八素,手上的箱子也摔在地上。

之后就没什么激动人心的大场面了,两人一人一个给两个混混补了一电击枪,带着手提箱扬长而去;原路离开仓库的时候,还刚好和才因为翻围墙时没把握好,从墙头摔下来的便衣青龙打了个照面。

 

当晚

“他们确定只是小混混而已?”

“照他们的说法,他们之前一直靠贿赂仓储区的保安,从仓库里偷东西拿到黑市上卖来赚钱;这次是有人花大价钱雇了他们,让他们去仓库专门取那个手提箱回来交给他的。那个人来找他们的时候,还特意戴了个面具;他们以前也没见过这么个阔绰的人。我们的人也查证过了,基本属实。”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高金。把他们放回去吧。”

“呃……老大,那个领头的人,被阙云喷了辣椒水的,他特别想知道那个喷他辣椒水的人是谁……”

“哼……”

罗烈稳稳坐在他的专属老板椅上,桌子上放着那个黑色手提箱,箱盖已经打开,朝罗烈大敞着,里面放满了被塑料封套封装起来的一张张泛黄的纸张,每张纸都是大乾帝国的官方信纸。罗烈手中眼下就有一张,他扫了信纸两眼,回应高金,“一个女孩家,原话告诉他就行了。如果他再追问也不用回答他了。”

“没问题。”高金断掉了通讯。

办公室内瞬间安静下来。罗烈盯着手中的信纸,不禁喃喃自语:

“罗成彰、罗宰相、齐家、阙家……”

想了一会,他又想起了什么,伸手点开了罗夏的通讯频道。

“干嘛?”通讯接通后,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你在长弓干得不错。”

“……知道了。”

评论(1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