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三十五章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既然我4月29号就更新了

那只好请各位读者老爷做好5月断更的心理准备(。)

第三十五章

7月25日0时26分,赫尔墨斯站,科研区

“程序写好了吗?”

“四肢的已经写好了,躯干部分的马上就好;不过头部的工作量最大,写起来比较困难,还需要至少十分钟。”

“尽量加快进度,但别太急,出一个小错我们都会前功尽弃。”

“好。”

阿伯纳瑟博士站在控制室的主控台前,眼前除了控制台上显示的各种图表和数据和一块防爆单向玻璃,就是玻璃旁边和上方的几块显示屏,显示着五颜六色的人体平面图。所有这些图表和图像都记录着同一个人的信息,而这个人正躺着单向玻璃另一边几米开外的实验台上。

经过数道程序检测,所有研究员均肯定,GA-16霍德尔在生理上已经死亡,虽然死亡原因还不能确定,但可以基本确定他的死亡时间大概在1293年11月,科研部门也正在向情报部门寻求情报支持。基于纳米机械体能够激活死亡细胞和培植型纳米尖兵身体不会腐烂这两点,科研部门正在加班加点地为数百亿纳米机械体编写控制程序,之后携带纳米机械体的生理盐水就将通过十四根注射管进入霍德尔的身体。这算是一个开创性的手术,他们只能预估这一手术从盐水开始注射到细胞激活完成大约需要两个小时。

这时候,老博士万用工具的提示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小伙子,你的精力很旺盛啊?”

“您的也一样!”德雷克的声音在涡扇发动机的轰鸣声中显得还算清晰,“我还想着您头顶上的顶着寝室的天花板呢!”

“嗯?你难道觉得我能够按捺住实现又一重大技术突破的冲动去睡觉?!”

“您……已经开始给小伙子打针啦?”

“你这黑话我都快听不懂了……快了,再有个十分钟吧。你大半夜的找我有啥事?”

“我……”德雷克迟疑了片刻,“我觉得我应该和您通报一下:亚伯现在正被困在穆斯贝尔地区的一个废弃前哨站里。现在能基本肯定他是安全的,因为那个前哨站建在一个山洞里;我们也正在赶去支援的路上。但我还是觉得应该告诉您一声。”

“……谢谢你,小伙子。”老博士叹了口气,“我只拜托你让他毫发无伤的回来。”

“我会的。”

——————————————分隔线——————————————

18°N,40°E,巨石山脉西北侧

“各单位注意,三分钟后进入黄区。”

“明白。”克拉克只简短地回复了两个字。

对于神卫部队的成员来说,不需要长篇大论,他们会用行动上的默契证明一切。

“嘿……”一个士兵稍稍顶了顶身边的战友,“我们凭什么大半夜的跑到那么老远的地方?”

“因为有人在那等着我们去拯救他们。”神卫部队专用的亚光黑色护甲下传出的很明显是德雷克的声音。

“啊……嗯……”开口的人大概真的没注意到坐在他身旁的是什么人。

“那么请问一下,既然是这样,那你在这有什么用呢?”

克拉克突然冒出的问题透着浓烈的火药味,顿时引得机舱内的所有人都看向他和德雷克。

“您会明白的,指挥官。”

“指挥官?你服从我的指挥?”

“我会的。他们也会。”在这里,“他们”自然指的是瑞他们三个。

虽然德雷克实际上没有真正回答神卫部队指挥官的问题,但他本来也只是想缓和双方的矛盾,因此也就没人挑刺;何况就在刚才,机舱里的三个红灯刚刚亮起,提示“驭风者”炮艇已经进入了紫雾浓度高于正常标准最大限度的黄区,没人有功夫说话,大家都在忙着调试自己的护甲——虽然炮艇的载员舱有三防装置,但为了以防万一,所有人员必须穿戴呼吸防护装备。

机群会借助紫雾区紫雾的掩护,顺着紫雾带一路赶往位于穆斯贝尔的一个坐标着陆。这个着陆点,同时也就是未来发起进攻的起始点。不过现在他们不是要去进攻,而是要去开辟着陆场,顺便为那边的四个提心吊胆整整十几个小时的人带去希望。

——————————————分隔线——————————————

1时38分,穆斯贝尔,预定着陆场以东三百米

“他们还要多久才能来啊?”

诺瓦和米娅都趴着一道土坎后,把身子紧紧裹在土黄色毯子里以隔绝外面的凉气;托托守在这两人旁边;亚伯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朝着东方的夜空张望。

“你还说?没有柴火,至少你能在指尖点个小火苗吧?”因为毯子不够大,托托取暖目前只能靠抖,要再等五分钟才能和诺瓦换位置。

穆斯贝尔植被稀少,昼夜温差大的厉害,别看白天热得冒烟,尚一落山就冰冷刺骨。在这种地方,最好的住处其实不是各种建筑物或者变种人通过各种途径搞到手的帐篷,而是山洞。只要堵死洞口,封死后路,就是一个冬暖夏凉的良好住宅,比如四人发出求救信号的OP-230前哨站。除此之外,诺瓦兄妹正裹着的毯子和托托身上的M5A2步枪和弹匣都是从这个废弃前哨站搞到的。

“嘘……”亚伯示意三人安静,“东面有动静。”

四人一同伸长耳朵分辨着东方的声音。的确,除了风声和盖洛斯偶尔发出的鸣声以外,有一阵越来越响的轰鸣声。

“来了!”

亚伯马上冲向土坎前方的一大片荒地,顺手点亮了护甲上的所有射灯,托托紧随其后给他打掩护;诺瓦和米娅也一掀毯子冲了出去,诺瓦还不忘拧亮已经在手里抓了几个小时的红外线信号灯——这也是那个小山洞的“补给”之一。

四人身后的天际线旁,隐约浮现出几艘驭风者炮艇的轮廓。

 

“地面指示信号确认,准备降落。”

“准备降落!”

随着克拉克一声令下,全机舱所有士兵一齐起身,转身面向载员舱的尾舱门,包括德雷克和其他三个非神卫部队成员在内。克拉克在下口令时就一直盯着这四个人,看到他们一样丝毫不拖泥带水地起身之后才扭回头去。

神卫部队一共只来了六百来人,只有小一个营的规模——变种人没有空中力量,这次战斗的持续时间也不会很长,因此没有带炊事人员和防空导弹手——这些人要分乘25艘炮艇。穆斯贝尔地区虽然有连绵的高山,但山脊之间的区域依然广袤且平坦,有足够的地方给他们降落。

“啊……看见熟人的感觉真好……”

黑恶势力德雷克和黑恶势力亚伯热情相拥,“那你需要一个更长的拥抱吗?”

“算了算了,我还不打算出柜。”

话虽然这么说,两人依然拥抱了几秒钟。“你们从那个废前哨都拿了啥?”

“给剩下这几位找了几样防身的家伙,外加过滤面具。”

“他们还要戴面具?”德雷克顺便看了一眼他唯一陌生的托托。

“说来话长,你刚看见的这位姑娘之所以冲着我们发疯就是因为吸了紫雾。”

“我现在开始庆幸自己没偷懒不带头盔了……”德雷克走近托托伸出右手,“怎么称呼?”

托托迟疑了一下才和德雷克握了手,“托托。”

“幸会。”

克拉克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了出来,“我们要来给谁擦屁股?”

“又不是我们挑的事!”托托立刻反驳。

“啊,好好好,这不是重点。所以你们的族长到底发了什么疯?”

“族长没发疯!”随着托托恼怒的驳斥,空气中仿佛也凭空打出一道电弧。

“请您注意措辞,上校。”德雷克忍不住说了一句。

“哼,好,对不起!”哪怕隔着头盔看不见克拉克的表情,他语气中的轻蔑也已经通过外部扩音器透了出来。

“你!”

米娅小天使马上救场,“好了,姐姐,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克拉克?”

另一边,一位神卫部队女军官一路小跑赶到众人身后。“二连在着陆场西北侧发现盖洛斯活动的迹象。”

“这是穆斯贝尔,有几只盖洛斯怕什么?”克拉克对此不以为然。

“但盖洛斯的数量很大,而且目标很明确。”

“那目标是谁?”

“……我们。”

“让他们准备防御,允许使用枪榴弹、重机枪和60迫击炮,必要的时候可以呼叫营属82迫击炮支援。”

女军官领命而去。克拉克回头看了一眼西北方,没发现什么尘土飞扬的明显迹象。他转回头看着托托,“那等我们把那几只小家伙解决掉,你就把我们带到你们的营地去把这事解决掉。”言罢他转身就走了。

“蠢货……”托托不由得还是小声骂了一句。

“好了,别骂了,等着他被打脸吧。”德雷克看看托托,又看向克拉克的背影,“大半夜的,哪有那么些个不睡觉跑出来闲逛的盖洛斯啊,肯定有问题。”

话音未落,着陆场西北侧就响起了枪声。起初枪声还是稀稀落落的,只是偶尔有人开几枪而已,甚至没有一个用突击步枪打连发的,可见神卫部队的素质相当高;但随着12.7mm重机枪开始喷吐火舌,枪声骤然变得密集起来,引得其他地方的神卫部队士兵也忍不住看向二连的防区。

“过去吧,肯定要出事。”

德雷克刚转身迈出两步,就被远处的一声嚎叫声和骤然冲天而起的火光吓得收住了脚。

“暴风兽!”三个变种人对这种嚎叫声十分敏感,马上飞奔向西北方的神卫部队防区;剩下的人互相对视一下,也各自抄起家伙紧随其后。

 

“他妈的迫击炮呢?!”

二连连长张彪把枪架在便携式防弹板后,几个短点射打穿了四只盖洛斯的脑袋,同时用光了弹匣里剩下的子弹;但在这四只盖洛斯的后方,还有黑压压一片盖洛斯正涌向神卫部队的阵地,其中十几个较大的黑影便是刚刚发出嚎叫的暴风兽。

“炮管过热了!”他身边的一个神卫部队士兵一边开枪一边吼回去。

“导弹呢?!”

“打光了!”

“无后坐力炮呢?!”

“挂了!”那个士兵指向他们的右侧,不远处的防弹板后躺着几具被刺穿护甲的尸体,无后坐力炮和敞开的炮弹箱就放在他们身旁,“三排刚把阵地抢回来!”

“奶奶的……”张彪朝着远处离自己最近的暴风兽打出一枚枪榴弹,却只换来一声更为响亮的嚎叫。它被疼痛刺激,直接冲向张彪,有要将对方一脚戳穿的势头。

“艹!”

张彪向左一个横滚,避开了暴风兽锋利的足部,把枪口对准暴风兽头部后方的晶体就是一梭子。这些晶体是盖洛斯的一大标志,一般认为这些晶体的性质与以太结晶类似,能通过未知的方式为盖洛斯供给能量,从而使盖洛斯获得更强的肢体力量。这些晶体也是盖洛斯的弱点之一,它们的神经似乎在这些晶体上也有分布,拥有感觉,失去晶体的盖洛斯也会变得无力。

暴风兽又一吃痛,将右前腿稍稍往右一挪,就要扎向张彪;就在这时,在它的头部左侧发生了一次爆炸,炸得它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让张彪躲过了命丧尖足的下场。

 

“命中!”

瑞喊了一声,德雷克马上旋开无后坐力炮炮管后的点火器,麻利地从炮弹箱中又抓起一枚炮弹塞进炮膛,最后把点火器旋回去锁死。

“装弹完毕!”

瑞马上将瞄准镜的十字准线套在已经重整态势的暴风兽的脑袋上,又勾下了扳机。

R-31无后坐力炮虽然说是没有后坐力,但由于点火器的工作效率问题,实际开火时还是会向后稍稍退一些;不过这个轻微的后座不会影响R-31的精度,另一枚炮弹很准确地砸在暴风兽刚刚被炸伤的部位旁,直接炸开了它的半个脑袋。

在瑞和德雷克正在“重新利用”被抛弃的火力点时,其他人自然没有闲着的道理:罗阻已经顶替了一名负伤的神卫部队狙击手,专打暴风兽的眼部和后脑晶体;糖心和亚伯伙同被克拉克从其他阵地抽调来的步兵充当了“防线救火队”,哪边快要被盖洛斯淹没了就去哪边将兽潮推回阵地以外;至于诺瓦和托托,看哪出现了电弧或者火团也就知道他们两个的踪迹了。不过冲着诺瓦的妹控属性,似乎不会抛下米娅不管,但现在米娅确实不知去向。

正在鏖战之时,一波又一波粉红色脉冲突然从战线后方迸发开来,所有被脉冲扫过的盖洛斯都不约而同地狂吼起来,然后不情不愿地开始向后退却;连刚刚挨了无后坐力炮一顿痛打的暴风兽都嚎叫着向后退去;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脉冲的源头处。

对于这个情景,诺瓦是在场所有人中最熟悉这一场景的人:此刻的米娅和当初在E19采集塔上被海拉逼出来的状态几乎一模一样,全身的纹身和双眼都荧起粉红色光芒,周身被稀疏的粉色粒子笼罩,只是她现在没有像当时一样“失神”,而只是来回扫视整条战线,看有没有继续顽抗的盖洛斯。

“米娅!停下!”诺瓦马上扭头跑向米娅。

“哥哥,我没事的!”米娅说着,稍稍减弱了脉冲的强度;而盖洛斯也已经开始主动向后退却。

神卫部队的士兵也不再向兽群开火了,只留下一部分人警戒,其他人则开始打扫战场,任由兽群自行后退,然后三五成群地分道扬镳。眼见着最后一只盖洛斯消失在地平线下,米娅才彻底停下心网脉冲。

“啥情况?”包括德雷克在内的神卫部队其他几位“临时工”也都扔下手头不是自己的东西赶到这对兄妹身边。

“米娅之前只放出过两次这么强的脉冲,上次直接把关押假赫雅的飞船连带一堆机械兵全瘫痪了,第一次——”

“第一次是在我和哥哥沿着公路向商都流浪的时候,那次……后果很惨。”米娅替诺瓦说完了后半段话,大概还省略了很大一部分。

“那你……没问题吧?”瑞难得客串了一次小天使。

“嗯。这次没有再失神了,大概是因为之前帮了托托姐姐。”

远处响起一阵越来越大的脚步声,那是克拉克,他身后还跟着之前来找过他们的那个女军官,两人的护甲上都是烟熏火燎的痕迹,显然也是刚下火线。“怎么回事?”

“她刚刚展示了为什么不能轻视变种人的原因,上校。”德雷克看向克拉克,“没有她,我们的小命就丢在这了。”

“这我知道,我谢谢她。”虽然如此,但克拉克的心思根本就没放在这,“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受到了本不该遭受的攻击,带来的弹药消耗了将近一半;二连的伤亡率超过了百分之三十,基本丧失了战斗力;这还不算那些轻伤员和失去行走能力的重伤员。我们需要补充弹药,还要运走伤员,不然根本没法继续完成任务。”

“这附近有一个废弃基地。”克拉克身后的女军官突然插话道,引得众人侧目,“那应该还有弹药。”

“武中校,你确定?”克拉克仍然半信半疑。

“我确定,上校。我就是在那参军的。它最后是因为驻军伤亡过大,又没有人员补充才被放弃的,补给都被留在那了。”

“离这有多远?”

“不到十公里,离情报里提到的变种人部落也不超过十公里。”

克拉克沉思片刻,下定了决心,“去下命令,所有人准备转移。”

 

“中校……”

在浩浩荡荡的行军队伍中,米娅悄悄离开了诺瓦,跑向之前跑前跑后给各连长下命令,现在就走在几个临时工前面的女中校,“您的声音……听上去很耳熟啊?”

“你听错了吧,小姑娘?”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她的头盔面罩都是不透明模式,让人看不到她的相貌。

“米娅的记性可是很好的……慧清姐姐。”

“唉……什么都瞒不住你这小丫头……”她终于把头盔的面罩调回了透明模式,显露出她面部和颈部不太明显的棕色纹路,“你有什么想问的?”

“慧清姐姐,我知道你不是土生土长的变种人,可你为什么还是要加入联合军呢?”

“米娅,我当时是和你说过,哪怕我曾经是个人类,他们也不会重新接纳我;但是我不想就呆在穆斯贝尔……我在追风部队待久了,根本习惯不了变种人的生活。哪怕有追风部队经过部落,我也不能重新加入他们,他们是乌托邦统治下的合法佣兵,接纳变种人是违法的,我只能拜托他们给薛叔叔带话,告诉他我很好……正好那个联合军基地当时刚刚建成,正在征兵,我也就加入了联合军,这样至少也能为了更多人做点什么。”

“他们不知道你是变种人吗?”

“这些神卫部队的人还都不知道,我是被‘空降’过来没多久的副指挥官,跟他们都还不熟。虽然和我一起参军的基本都是不想在这个漫天黄沙的地方了此余生的变种人,但是他们大多都死在盖洛斯对那个基地的袭击里,侥幸活下来的人也基本被遣送回各自的部落了……除了我。”

“慧清姐姐,大概清晨的时候我们还会来三个人,那个基地有停机坪吧?”

“有。他们来的时间很合适。”

“为什么这么说啊?”

“我能感觉到沙土被大风卷起来,要刮沙尘暴了,大概就在上午。”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中校。”德雷克又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您知道现在那个主营地有多少变种人吗?”

“多少?”

“从卫星的热源信号来看超过两千——贝格尔族长大概把周边所有部落的变种人统统集中到他的部落去了。”

“啊,对了,之前的那一大群盖洛斯……他们也好像是被谁驱使着才来攻击我们的,族长也是电敏感型变种人,完全有可能是他让盖洛斯攻击我们的。”米娅补充了一个重要细节。

“嗯,在部落旁边不远处就是一大群盖洛斯,从移动轨迹来看就是我们刚刚打退的那些。”

“那就凭我们根本不可能打赢啊……”武慧清中校不禁皱起眉头。

“别担心,中校。您之前也感觉到了,今天上午会有沙尘暴,我们完全可以趁着沙尘暴浑水摸鱼;以米娅现在的能力,没准可以让她试试控制一些盖洛斯;更何况,我们有元星上的两大最强战力做后盾呢。”德雷克稍稍笑笑。

“什么意思?”武慧清没搞明白‘最强战力’是什么意思。

“现在GA-17就走在您身后;现在是凌晨两点,大概三个小时之后,GA-18也要到了。”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