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四十四章

以此庆祝我将至而不至的短暂寒假的到来😂

上一章:第四十三章

下一章: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四章

1:50,商都,瑶光园

“我是A-0-1,诱饵已经准备完毕。”

罗阻按下方向盘旁的点火键,跑车引擎立刻响动起来,雨刷器开始一下下扫过挡风玻璃。

“我是A-1-1,车队准备完毕。总部,请求行动许可。完毕。”

“我是总部。注意,现在要对计划做个小改动。”

罗阻对耳机另一边海拉的声音没有太过在意,只是在跑车仪表台的终端上调出地图,设定好前往工业园区的路线。

“A-1小队和A-2小队按原计划行动,A-3小队暂时原地待命,待A-1和A-2小队离开三分钟后再行动,作为A-1和A-2的增援。A组各单位注意,可以开始行动。完毕。”

罗阻一脚踩下油门,跑车引擎长鸣一声,冲出瑶光园的停车场,风驰电掣奔向园门外的马路。

 

“A-0-1正在快速接近,一到四号车准备行动。”

“臭屁小鬼跑得还挺快!”糖心看着装甲车终端上正在快速移动的一个红点,又抬头看了看前方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待会是要开警灯鸣警笛吧?”

“对。”

“耶!终于能当一回警察咯!”

糖心话音刚落,伴着一阵越来越大的引擎声,一辆红色跑车在路口左面突然出现,无视了眼前的红灯猛然冲过,还在车后带起两道十分壮观的水幕。

“这小子开车还挺张扬!拉警灯警笛!走!”

 

1:58,商都东郊,洛温区,长金工业园区

这片工业园区,是金蝰蛇集团和长弓集团联手对商都市政府和洛温区政府施加影响的结果。在最终的利益分配上,金蝰蛇凭借其付出的情报和人力资源获得了园区西侧一半的区域、东西和南北各五条主干道中三条的优先通行权,外加整个园区的安保工作;长弓集团则获得了园区的东侧以及剩下的四条主干道。

按照罗烈前一晚刚刚下达的加强戒备命令,工业园区各个出入口都增加了岗哨。此时,四个白虎士兵正站在道闸的闸机旁,端着轻机枪,紧张地扫视着园区外的风吹草动。

“A-0-1,我是总部。道闸旁有四个白虎,旁边的岗亭里有一个白虎;除了他们以外道闸附近没有敌人。注意,无人机在主干道上发现自动伸缩路桩,已通过远程黑客行为破坏,你可以安全冲进去。完毕。”

“A-0-1收到。完毕。”

罗阻说完,伸手把风挡顶上的遮阳板翻了下来,挡住了自己的脸,又推了推挡把,把油门踩得更深。

“什么声?”

一个白虎伸着脖子望向远处,大雨降低了能见度,“那是……跑车?”

“没事,城里那些富二代经常在这时候飙车,要是运气好的话,你待会就能看见它屁股后面跟着的警车。”长期在此值勤的另一个白虎班长和他解释。

“但是……班长,他们飙车的话,一般会跑到工业园区里来吗?”

“它们一般在前面那个十字路口就漂移走了啊,你忘了那边路上那些轮胎印了?”

“可那辆车没漂移啊?”

“嗯?”白虎班长之前一直没把那辆红色跑车放在心上,这会定睛一细看,正看到跑车车头前的两盏大灯明晃晃地照着道闸和道闸旁的自己。

“嘿!这是私人领地!立即——”眼看着跑车离自己越来越近,班长也知道此时再劝阻已经来不及了。他马上回头命令岗亭里值班的白虎,“把路桩升起来!快!”

岗亭里的白虎反应很快,马上一巴掌把对应的按钮拍了下去。

下一刻,红色跑车势如破竹,冲开道闸栏杆,一路朝园区里风驰电掣而去。

白虎班长眼睁睁地看着跑车的红色尾灯越来越小,抬手抹掉被跑车飞溅在面具上的雨水,又看了一眼地上纹丝未动的路桩,不由狠狠捶了一下身边的道闸闸机,直接在钢板上砸出了一个小凹坑,“艹!”

“班长!”

听到手下的喊声,班长回头看向园区外。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四辆商都特警队的装甲车从他眼前飞一般地掠过,也冲进了园区,只留下一串受多普勒效应影响而越拉越长的喊话:

“商都特警队,正在追查嫌犯,如有打扰深表歉意!”

白虎班长目送着新一批不速之客的离去,他的兜帽上第二次被溅满了水,淅淅沥沥地顺着帽檐往下淌、在他的眼前滴落。他愣了一会,把手里的轻机枪狠狠摔在了地上。

 

2:01,商都城区南侧,信悌区,金环危化品仓储中心(金蝰蛇金库)

“总部……霍某某,你说要错开行动时间,避免敌人发现两边的联系;现在海某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这边可不可以跟进了?完毕。”

德雷克单膝蹲在一栋工厂厂房的屋顶上,一手举着复合成像仪看着百来米开外的仓储区,一手按着耳机。

“等等,我再最后确认一下敌人的位置和数量。”霍德尔用无人机的红外探测仪再次检查了一遍,“好了,确认仓储中心的监控系统已被控制,你周围制高点的狙击手威胁也已解除。行动吧,交给你了。完毕。”

“B-3,找到配电器了吗?”

“找到了,随时可以切断电源。”

“干扰器呢?”

“准备就绪。”

“所有狙击手注意,找好自己的目标,如果有状况第一时间报告。”

“阿兰?”

德雷克放下成像仪,看向趴在身边的克拉拉,“怎么?”

“那个白虎,他走到两辆卡车中间去了。”

“等等。”德雷克站起身,走到克拉拉身后蹲下,举起成像仪,“啊……是。各狙击手,原地待命,听我口令射击。”

这之后是片刻的寂静。在德雷克和克拉拉均匀的呼吸声中,那个被卡车挡住的白虎慢慢从卡车中间走了出来。

“准备。三、二、一。开火。”

如有天助一般,一个炸雷在空中响起,与被消音器削弱的枪声几乎完美地混合在了一起。

“总部,所有室外哨兵已经消灭,请确认。完毕。”

短暂的沉默后,另一边回了话,“B-0-1,所有哨兵的红外信号开始衰减,确认已经消灭,继续行动。完毕。”

“收到。B-0-1完毕。行动吧,各位。”

言罢,德雷克疾走到屋顶边缘,“来吧,还得去那边的房顶呢。”

他和克拉拉单膝跪下,把万用工具的爪钩发射器对准对面库房的屋顶缘发射了爪钩,用爪钩把自己拉了过去。当两人的身影划过夜空时,从仓储中心附近的小巷里也窜出几道人影,冲进仓储中心的小院,各自找好了预定的破门点。

“B-1已就位。”

“B-2已就位。”

“B-4已就位。”

“B-3已准备完毕,外围一切正常,随时可以切断电源。”

“B-0-1收到。”

德雷克和克拉拉从腰带上摘下几个催眠瓦斯弹,两人赶到仓库屋顶的通风管道口旁,在通风扇的转动声和电机的嗡嗡声中轻轻把管口上的栅栏拆下。通风管就在仓库屋顶的玻璃天井旁,透过玻璃往下看,一个个标着危化品标志的储存罐十分醒目。

“一二四小队注意,检查护甲气密情况。”德雷克看向金字塔型钢架另一边的克拉拉,“准备好了?”

“让他们做个好梦。”

 

“哎,班长,听见了吗?”

“听见什么?”

一个青龙向上一指,青龙班长顺着他指的方向抬头看去,刚好听到了一阵闷响声。

“班长,那是通风管吧?”

“对。”青龙班长朝着通风管的走向走了几步,“是什么东西掉进去了吗?”

“好像是吧,我刚才已经……听见……六声……”

“六声?怎么不说话了?”

青龙班长猛一回头——引得他头晕了一下,刚好看到刚刚报告的那个青龙一个趔趄跪倒在地,呼吸也不再均匀。

“艹……”

这时候,青龙班长也站不稳了,脚下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催眠……瓦斯……”

 

“准备……准备……”

德雷克半跪在玻璃天井旁,紧紧盯着仓库里的青龙,直到眼见着他们倒在地上睡成死猪。

“破门。”

“B-1,正在破门。”

“B-2,正在破门。”

“B-4,正在破门。”

德雷克和克拉拉把天井上的窗户掀开,各自看准了仓库里的一块空地,“B-3,把电断掉。”

“马上。”

仓库里的一排排灯管骤然熄灭,德雷克身边通风扇转动的呼呼声也慢慢停了下来。

他调整好头盔的夜视模式,抬头看向对面的克拉拉,“准备好了?”

“你先下去吧。”

德雷克纵身从窗户中跳下,立刻启动护甲的离子助推器,稳稳站在仓库地板上;另一边的克拉拉也如法炮制。

 

“我是A-0-1,载具已就位,正在前往主控中心。”

“糖……呃,A-0-2收到。A-1-1正忙着找你的车呢。”糖心还没习惯分配给她的这个呼号。

“那儿呢,看见了。”A-1小队队长一下就看到了被抛弃在园区一条绿化带后的红色跑车,“都下车!呈搜索队形!到时候走快点!0-2,给A-3报我们的位置。”

“哦,哦,好!”

追风部队从来不会干这种紧锣密鼓的隐蔽突袭行动,至少糖心记得德雷克大哥从来没干过,或者从来没让她参加过。突然把弦绷得这么紧,糖心一时不太适应的过来。

 

罗阻握着手枪,伏着身,贴着厂房的墙,藏在阴影里,小步挪到主控中心斜对面一座厂房的墙角,伸头四下张望了一下周围的动静,非常安静,连个人影都没有。大概金蝰蛇也不认为“GA-18”会把目标放在一个表面上无关痛痒的工业园区上。

他立刻飞奔到主控中心旁,用万用工具三两下刷开大门的电子锁,闪身进屋掩上门,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罗阻环顾了一下四周,又跑上楼梯看了一眼,整个二层小楼里真的一个人都没有。他在一楼和二楼都看了一眼,最后确定二楼的那台占地面积最大的电脑是整个工业园区的中央电脑。他赶到中央电脑的控制终端前,在键盘上按了几下,果然需要密码。不过密码不是问题。罗阻从万用工具里抽出一条数据线,插上终端的接口,注入了早已准备好的蠕虫病毒。完成注入后,他立刻拔掉数据线,紧张地盯着终端对面占满小半面墙的中央电脑显示器屏幕。

屏幕上的显示闪动了一下,随后弹出了一个对话框,提示中央电脑发现有计算机病毒正在入侵。但很快,这个对话框也闪动起来,最后自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工厂控制系统的显示,从这里,原料的供给和输送情况、流水线的运转情况、产品的分装和包装情况、成品的运输情况一目了然。

现在正是半夜,所有流水线都没有运转,但这不妨碍控制系统把蠕虫病毒程序附加在控制软件上传系统里。从此以后,所有从这个工业园区出厂的金蝰蛇和长弓集团的产品,但凡包括电子设备,统统将处于塞伯鲁斯的监视——必要的话还有控制——之下。

检查完蠕虫病毒的效果后,罗阻把中央电脑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下楼,离开主控中心,随手关上电子门,一气呵成。

一切都进行的如此顺利,他简直不敢相信。

 

“查到她说的那个人了吗?”

“凯西·奥斯本博士,曙光科技集团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员,1282年开始工作。只有这些,其他的保密等级太高,我们的人查不到。”

高金等了一会,发现罗烈没什么反应。“老大,您看……?”

“她现在在哪?”

“地下四层,044号监房。”

“那就先让她在那儿呆着吧,我现在顾不上她。还有,她的刀和那套护甲留在科研区,有时间就送到蓝雀那边。”

“刀是没问题,老大;可是那套护甲……据那小姑娘说,她自己取不出来,可能那个奥斯本博士干的;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们。”

“如果那套护甲真像她说的那样,一个星期就会要了她的命,她不会把它留在自己的脊柱上。”

“说的是。哦对了,老大,关于齐巽的蝰甲被划破那件事,她说那也是奥斯本博士的手笔,通过修改她的基因让她有了一种……叫……什么,异能。”

“异能?她是变种人吗?”

“不,她说这和变种人的能力不一样。异能就好像一种……魔法一样,能‘附’在其他的物体上,控制其他物体的运动;也能自己组成一种实体。我反正是没听明白,下面的研究员建议联系蓝雀。”

“先不要联系她,现在不能打扰她的工作,她必须集中精力争分夺秒。先采集那姑娘的血样,做个DNA测序。”

“是。”

正在这时,一个白虎推门进了办公室,“老大,高老板,工业园区那边来了消息,说有一个富二代飙车闯进了园区,后面跟了总共六辆商都特警队的装甲车。”

“富二代?哪个富二代嫌命长了,敢闯金蝰蛇的工业园区?”高金十分诧异。

“工业园区的监控系统应该一直能看到他们吧?”罗烈则不显得很激动。

“他们试了,但是监控在他们的装甲车全部开进园区之后就突然宕机了,他们已经派人去找他们了。”

罗烈沉思片刻,突然身子一怔,“他们是从工业园区的哪个入口进去的?”

“西三路。”

“富二代的那辆车冲过去的时候,监控应该拍到驾驶室了吧?”

“是。”

“你先去吧。”罗烈伸手点开桌上的终端,三两下调出了工业园区西三路的监控录像。高金也站到罗烈身后,两人一起把一辆红色跑车冲过道闸的这段录像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

终于,罗烈挑了一个时刻暂停了画面。那辆跑车的驾驶者把遮阳板翻了下来,挡住了自己的脸,很显然是故意的。即便是在罗烈定格下来的这个时刻,也只能看到驾驶者的一张模糊的侧脸。

两人定睛细瞧,越看越皱紧眉头。

“这人怎么越看越像……”高金不禁喃喃道。

“罗阻。”

尽管画面十分模糊,但罗烈和高金都和罗阻相处了很长时间,对罗阻的形象印象深刻,绝不会认错。

“命令工业园区的守备部队,我只要罗阻,把那些假特警都解决掉。高金,立刻联系所有金蝰蛇设施,如果有哪个失去联系了,立即派预备队去。”

“是!”

“万万没想到啊,GA-18……你们这么快就来了?”

 

阙云瘫坐在地下金库的走廊里,强打起精神,再次检查了一遍空气过滤系统,还好,工作正常。

他们的面具和兜帽下的头盔都配备了空气过滤系统,但没有探测装置;谁更机灵,谁就能赶在自己完全昏睡过去之前启动系统。

“这催眠瓦斯的劲还真大……”

阙云又多吸了两口略带塑料气味的空气,扶着墙站了起来。环顾四周,战友们鲜有几个能保持清醒的。

这座金库是金蝰蛇黄金储备最主要的储备地点,金蝰蛇集团在此地苦心经营多年,小心翼翼地在一座危化品仓库地下挖出了一个小型要塞。考虑到金库的重要性,阙云带着两个朱雀小队和两个青龙小队,和原本驻防在金库的一个白虎中队一并坐镇金库。不过很显然,这座要塞还是有地方不够完善。

“呼……谁还醒着?”

“……我!”走廊远端不远处的一个朱雀努力抬了抬胳膊。

“等等。”

阙云刚迈出一步,却腿一软又倒了下来。

“B-3,把电断掉,我们要下来了。”

“收到。”

下一刻,地下的所有灯都熄灭了,通风机的声音也渐渐停止;但没过多久,灯光又重新亮起,和通风机一起发出轰鸣声的还有地下发电机室里的应急发电机。

“后备电源,聪明。”

一行黑影随着这句话一起出现在走廊的楼梯口。

 

楼梯直通一条走廊,楼梯口位于走廊正中,左侧通向金库,右侧通向营房、食堂和配电室——一个中队有四只小队,平时总要有地方藏起一半人马。

“B-4,去把应急发电机关了。不,等等,去那边看一眼所有人是不是都睡着了就行,断不断电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1、2,跟我来。”

领头的人发号施令完毕,带着剩下的人向左,直奔金蝰蛇的命根而去。

“头!还有人醒着!”

德雷克一回头,原本以为是另一边的B-4小队在回报,却正好眼见着他的两个小队成员正一边一个按着一个朱雀的胳膊。看样子朱雀也试图挣脱,但由于吸入了大量催眠瓦斯,四肢都使不上劲。

“拷上,放那。我们不是为了人来的。”

很快,队伍继续前进。走廊两边倒着几个人,或趴或躺或坐,青龙朱雀白虎都有,倒是极富多样性。经过一个朱雀时,德雷克留意到了她面具上那些额外的面纹,它们代表了面具主人的队长身份。不过她一动不动,看来也睡了过去。德雷克没有再管她,穿过走廊,一个左拐,金库大厅近在眼前。

“唔……天爷呀……”

大厅另一头停放着几辆空的平板推车,大厅两侧各有两道重型金库保险门,说明这里有四个金库,而不是情报中的三个。

另一边,正在装睡的阙云悄悄启动了护甲的录音模式。

“总部,搞到密码了吗?”

“没有。”海拉实话实说,“不过我这边还有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这些保险门可都连在金蝰蛇的系统上。”

海拉话音刚落,四道保险门的门锁同时响起了机关运动声,厚重的门板绕着门轴缓缓旋转,让开通往金库的路。

德雷克等人来回检查了一番,四个金库中的三个都四四方方整整齐齐地堆满了一堆堆金块,金块上都打着乌托邦中央银行的印记和编号,金块的另一面则被打上了金蝰蛇的蛇头标志。他们随机挑出几块检测了一下,没有什么追踪定位的小东西混在金块里,毕竟这些金块有朝一日是要作为硬通货使用的,没人想在交易前或交易后花大把时间清理那些小东西。这些毕竟只是三个金库里的东西,还有第四个金库。在这个金库里,一块金子都没有,只有一个又一个方方正正、大小不一的工程塑料盒子,摆在一排排架子上。

德雷克指使其他人去检查其他三个金库,并搬空其中两个,自己独自走进第四个金库,随手挑了个盒子轻轻打开看了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盒子很轻,里面放满了一沓沓纸,每一张都被精心制作的塑料封套包的严严实实,细瞧纸上的文字,竟全是古汉语。单看最上面这页纸,正是大乾帝国时期的一封书信,并且写信者来历不俗,乃是当时的帝国宰相。看这纸的材质和保护情况,很可能是原件。

德雷克盖上盒盖,把盒子放回架子,扭头看了一眼金库里数以百计的盒子。他一时想不明白,金蝰蛇到底是从哪弄来的这些古代文献。

大乾帝国是东大陆南方的一个政权,曾自认自己的统治中心地区为世界中心,统治者又认自己和子民均为“华族”;他们征服了暖江流域的汉文明,最终又互相融合,诞生了汉语言和目前东大陆的主体文化:中华文化。大乾帝国在1000年,已经作为最后一个独立主权国家加入了《乌托邦协定》;也就是说,大乾帝国在将近三百年前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金蝰蛇为什么要储存这些文献,眼下也是个未知数。德雷克只能推断,这可能只是说明罗烈老谋深算,知道古玩有时候比黄金更值钱。

“B-2,加快速度,清空金库之后过来把这儿也搬空。”

“是。”

 

“我是A-0-1,任务已完成,准备撤退。”

“A-1收到。”

“A-2收到。”

“A-3收到。”

A-3小队的领队应答完毕,透过装甲车的车窗玻璃向外眺望,四下都很寂静,没什么异动。

“头!后面有人来了!”

领队听罢,立刻开门下车,朝车队后看了一眼。几个白虎士兵正呈战斗队形缓缓接近他们。

“这么警惕?不会吧?”领队并不慌张,他相信自己一方的伪装不会这么快就暴露。

突然,对面的白虎停下了脚步,不再继续向前推进。几乎同时,远处亮起了两道直冲云霄的火光。

透过厚重的雨帘,领队一直盯着两道火光笔直地飞上高空,改平横飞到他们的头顶,又突然急转直下,黑色的导弹导引头倒映在领队瞬间缩小的瞳孔上。

“敌袭!”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