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二十二章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二章

赫尔墨斯站,CSA(战斗模拟区,Combat simulation area)

对于这个训练设施,塞伯鲁斯有资格怀有极大的自豪感。在地表以下近两百米的地方开始,工程部队挖空了一个高一百二十米,长五百五十米,宽二百二十米的巨大空间,并将其中的两个方向的顶部开辟为两个观察室,又在这个区域加装了全息投影系统、室内表面装甲、用于进出训练人员的重型防爆门、能够覆盖整个模拟区的全方位大型动能护盾和十二个单独的,平时隐藏在装甲板后的动能护盾投射装置等等一系列保证措施,花费十八个月时间,将其建设为已知全世界最大的室内训练设施。即便是在阿斯嘉特专门用于训练纳米尖兵的室内训练场,受到空间站尺寸的限制,也比这个模拟区小上一号。也就难怪头一次看到这个地方的人们都难以掩饰脸上和眼中的惊异之色了。

“这么大啊……”除了大以外,糖心已经想不出什么形容词了。



观察室内有若干个操作终端,用于向模拟区内广播、激活动能护盾或执行其他干预行为。此刻,德雷克正俯身站在其中一个终端前,向场内的二人作出最后的提醒。

“看见地上的那条警戒线没有?那边也有一条,你们两个人的其中一个去另一边,都退到线后面。”

瑞马上应声而动,不过让他走上半公里显得太浪费时间了,因此他直接激活了巴德尔装甲,借助辅助推进器一口气赶到了对面,随后海拉也激活了赫尔。

“好吧……我就不再统一发信号了,你们想什么时候开始就什么时候开始吧……”德雷克刚想直起身子,又凑到麦克风前补了一句,“记得别下手太狠。”


我们此刻把视线转向场内,现在瑞和海拉两人相隔整整五百米,如果以肉眼看,互相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但在两个纳米尖兵的观察系统中,对方都像近在眼前一样清晰。

两人都死死地盯着对方,瑞张开双手,在手间生成了两柄纳米剑;在另一边,海拉也将两座浮游炮对准了瑞。

对峙持续了几秒钟,随后,就如同一个视频被按下了播放键一般,两座浮游炮一左一右,一边开火,一边高速冲向对面的瑞。但这些火力最后都没能命中它们的目标,因为瑞几乎在浮游炮开火的一刹那也冲出了警戒线,腿部的辅助推进器动力全开,也全速冲向对面的海拉。

上百米的距离一晃就过去了一半,在浮游炮已经与海拉彻底脱节,无法互相呼应的那一刻,数十枚光子飞弹从瑞的肩头飞出,直奔海拉而去,而与此同时,瑞则改向右前方绕行,准备突袭海拉的侧翼。作为回应,海拉一面激活前向的纳米护盾阻挡飞弹,一面向后上方急速爬升,以避开瑞的突击。因此,瑞也紧跟着她的动作,启动背部的辅助推进器,也急速向上爬升。

但与海拉不同,当海拉悬停在距离地面大约小一百米的高度时,瑞一路向上,一直爬升到模拟区的顶部,随后转了一个身,转为头上脚下,并在顶部的装甲板上用力一蹬,依靠屋顶给予他的反作用力直扑海拉的后背。瑞本来是剑尖在前,但他在蹬出去后的那一刻就收回了剑身,让剑尖朝后,改而在海拉的后背上也蹬了一脚。

(其实这个动作就是踹,但是“踹”显得太不优雅了←_←)

在之前被巴德尔血虐的时候,瑞就已经将赫尔的结构烂熟于心,因此他很清楚他应该踢在哪才能破坏赫尔的浮游组件控制中枢。这一脚踢得可能有点狠了,因为不光海拉自己被踢得高度下降了十几米,她身边除了头顶的一圈三个以外的所有浮游组件一时间全部掉落回地面,包括正从百米开外飞回来的两座浮游炮。

被一个全能型尖兵近身的海拉毫不犹豫地向前高速飞行并向上爬升,以和瑞拉开距离,为控制中枢的自动修复争取时间。另一边,瑞也紧追不放,因为他也要和那些随时可能恢复功能的浮游组件拉开距离,不过,瑞没有与海拉保持同一个方向,而是稍稍向左偏了一点。


在这两个人互撕的时候,远在二人上方观战的众人早已忘乎所以了。

“躲得开浮游炮吗?”德雷克此时已经凑到了站在钢化玻璃旁边,恨不得把眼珠子贴在玻璃上的阿基里斯。

“一开始可以,长了肯定不行。”对方摇了两下脑袋,眼睛则一直盯着场中的二人不放,“太快了。”

“……米娅,要不咱们还是走吧……我觉得有这两个人,就不用我们再去了……”

诺瓦的注意力也放在了场中二人的身上,却没注意到,米娅的注意力,现在全都放在离二人十几米远的德雷克身上。

【空行】

自动修复的速度还是值得信赖的,海拉很快就重新得以控制两座浮游炮直冲向瑞,但瑞的反应出乎她的预料。

控制中枢的功能是逐步恢复的,因此两座浮游炮是一前一后冲向瑞的,相隔大约有五十米。当第一座浮游炮飞到瑞身旁时,他猛然加大了辅助推进器的推力,向上又窜了两三米,他因此与浮游炮拉开了大约两米的高度差。借着这个高度差,瑞下定决心,将左手的纳米剑径直插进了浮游炮的供能中枢,随后任由它随着下坠的浮游炮化为纳米粒子。随后飞来的另外一座浮游炮也被瑞如法炮制,他先用右手的纳米剑刺穿了供能中枢,随后在浮游炮上又蹬了一脚,就势在空中转身面向海拉,紧接着他用左手抓住海拉的右肩,辅助推进器全开,带着她直接撞向模拟区另一面的装甲板。当两人最终撞回地面时,瑞右手中的纳米剑正横在海拉的脖子上。

大局已定。

“行了!”德雷克在上面广播道,“收拾家伙吧?!”

在除了米娅以外的其他人的注视下,两人都收回了各自的武器,解除了装甲。

“对不起啊……”瑞向后退了两步,“没能让你发泄出来……”

“切……”海拉迫不及待地抓起伞,张开扛在肩头,“亏得你还知道……”

“哪怕我们找不到托瑞斯,阿萨也会去找他的,放心吧。”

海拉本来已经转身大步流星走向出口了,此刻却停下了脚步。那把黑伞牢牢地遮住了她,瑞看不到她的神情。

似乎过了许久,伞尖向右转了些许,露出了海拉的一条胳膊。

“……谢谢。”

“……嗯。”

海拉转回身继续向前走,但步子明显放缓了许多,瑞依然和来时一样跟在她身后,但步伐明显显得轻盈了不少。

上面的人也各自散去,在离开时照样自动分成了两个小团体,只是米娅在被哥哥诺瓦牵着手走向与另外三个人相反的方向时,还时不时地回头望向正和阿基里斯打嘴仗的德雷克。

—————————————————分割线—————————————————

21时30分,观察室

虽然德雷克听到了门禁解除和房门打开的声音,但他依然背着手伫立在观察室一端的巨大显示屏前纹丝未动。

松糕鞋独有的脚步声愈来愈近,最后停在他身后。

“你是在奇怪为什么在地下会有一个观察室吗?”德雷克稍稍偏了一下脑袋,语气沉稳。

“观察什么,土?”海拉虽然看向了德雷克,但注意力大多放在了显示屏上的满天繁星上。为了贴合这星空,这整面墙都在上方向中央弯曲,形成了一个类似穹顶的结构。

“你我现在正在看的东西就是要观察的东西,不过它是用来配合你身后的东西的。”

“嗯?”

【Broken Wings 神曲,相信我】

直到这时候,海拉才注意到显示屏的另一边。在这一边,有几十块黑色大理石,其上的白色纹路很少,几乎微不可见。这些石板有一多半都贴着塑料铭牌,每一块正上方的天花板上都有一个亮度相当大的小灯将白光打在石板上。她鬼使神差地走向离门最近的一块贴有铭牌的大理石板,一眼就看到了1294这个数字,下面贴着若干个名字,有西式的,也有中式的。在1294下面有大约四五十个名字,而在其他的大理石板上,也有比现在更早的年份和其他名字,越往左看,石板离门就越远,年代就越古老。

海拉顺着这条路一路向前,开始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抚摸那些越来越多的人名。有许多次,她看到同一个姓氏在不同的年份出现,排除重姓的情况,这就意味着这二人乃至三人之间具有血缘关系。越向前,同一年内出现的名字就越多,到了40年代(1140s),甚至出现了“等若干人”的字样,因为人名实在是太多了。但有两年很特殊:1133年和1134年,在这两个年份下面,出现的人名是最多的,尤以1133年为最。因此,不同于其他时候使用的白色字体,1133这串数字是亮红色的,在它下面的人名就没有省略,每一个人的名字都被完整的贴了上去,1134年也是一样。

走到1133年这块大理石板的时候,海拉就再也迈不开步子了,她现在已经完全明白这些名字意味着什么了。她就停在那块石板前,低下头,右手还放在一块块铭牌上。

“当逝者逝去,他们就被大多数人遗忘。很少有人能够铭记他们的事迹、他们的生平、他们的家庭……”

德雷克的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回荡在空旷的房间内,也回荡在海拉心头。

“他们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去实现一个幻想、一个梦想,一个理想。”

声音越来越近,德雷克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海拉身边。

“他们坚信,终有一天,人类将作为一个骄傲的智慧种族屹立于茫茫星海之中。”

“所以让星空环绕着他们……”海拉喃喃自语。

“他们已经为了这理想做出了牺牲,还有更多人在无谓的纷争中失去了生命……”德雷克看向海拉,刚好与她四目对视,“为了他们的贡献不被磨灭,我们必须成功。”

海拉转回头,低头凝视着石板上一串又一串名字。

“那我们怎么办?”

她猛地抬头看向德雷克,“我们呢?阿萨呢?变种人呢?”

德雷克看向她,然后蹲下身子,好平视海拉的眼睛。(咳,身高差,身高差)

“我们从未将阿萨或者变种人视为某种异端,海拉。”他的眼中透出坚定,“那是种族歧视。”

两人又继续对视了几秒,最终海拉让了步,放低了视线。

“走吧。”德雷克突然说。“我还得加班呢。”

他随后便站起身,转身走向房门。海拉却没动,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德雷克走出了几十米,她才紧步跟上他,离开了这个四壁黝黑,还有星空点缀的房间。

【空行】

“糖心,你看见米娅了吗?她是不是偷偷跑到你们那屋去了?”

“……嗯?你是她哥哥,你会不知道她在哪?反正我是没看见。”

【空行】

一道道粉色的心网脉冲悄无声息地扫过一条条走廊,脉冲的源头则正在其中一条像小鹿一样乱窜。

“他到底去哪了……”

米娅一边对着电子地图,一边留心脉冲是否搜索到了她想找到的那个人的蛛丝马迹。就在她快要走到一个三岔路口时,她在脉冲中找到了那个人。唯一的问题是,他身边还有一个“瑞”。

瞬息之间,她拿定了主意。

“哎呀!”她叫了一声,顺势趴倒在地上。

【空行】

“嗯?”

不出米娅所料,德雷克和海拉几乎在下一秒就现身在拐角处。

“可以啊……”德雷克跑上前伸出手,“下次也教教我你这平地摔大法呗?”

当他的手握住米娅的手腕将她扶起时,只有这两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米娅自己知道,当德雷克的手握住她的手腕时,她闭上了双眼,发动了心网。

但米娅却在德雷克意识的边缘被挡了下来,无论如何也无法继续深入下去,探查他的记忆。在米娅站起身时,她的心网也被“请”了出去。

“没摔出事吧?”德雷克依然嘘寒问暖,“就是破了层皮你哥哥估计都得跟我拼命……”

“没事,谢谢德雷克哥哥!”米娅也依然笑着回答道。

不过一边的海拉就有点不明白了:为什么刚才米娅闭上了眼,而德雷克皱起了眉头呢?

—————————————————分割线—————————————————

同时,米德加尔特,中庭基地协防军总指挥部,司令办公室

“你的意思是说,金宫让武神殿派你来暂时接替托瑞斯少校?”古瑞德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心看着放在桌上的调查报告上,头也不抬。

“以及协助您调查托瑞斯少校的下落,将军阁下。”

佩雷斯上校刚刚才风尘仆仆抵达米德加尔特,一下飞船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自己现任上司的办公室报道。

古瑞德依然没有抬头,反而将已经皱紧的眉头几乎缩成了一团。

这份报告是武神殿给他下达命令的附件,赫瓦格机关赶在事发后的48小时之内就向金宫提交了它。但在像他这样的下层执行人员来说,这份报告只能是聊胜于无——它通篇充斥着模棱两可的,诸如“有很大可能”、“至少”、“至多”之类的推测语。耶梦加得为什么与金宫和武神殿中断了连接?“有很大可能”是因为受损严重。他现在在哪?“可能已脱离战场”。为什么不试图重新建立连接?“原因未知,但至少不出于主观意愿。”

尽管没有人愿意承认,但自从赫瓦格失去了赫雅这个纳米尖兵计划的直接负责人和执行人之后,阿萨对纳米尖兵的了解程度即出现了大幅度下降。如果赫雅参与了报告的撰写工作,它至少不会变成一份流于形式的电子文件,对他们一无是处。

除非……

“上校。”古瑞德突然抬起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时候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详细的事宜我们可以明天再讨论。会有人给你指路的。”说完,他径直走向屋门。

“那您呢,将军阁下?”佩雷斯仍保持着标准的稍息动作,只是把脑袋稍稍朝古瑞德的方向偏了一点。

“我必须马上到你的出发地点阿斯加特去,此事事关重大。”古瑞德转身说了这句话,立刻转回去继续走向屋门。

“将军阁下!”

当自动感应门滑开的一刹那,佩雷斯的声音从古瑞德身后传来,又拦住了他。

“按照金宫的任命,我现在是您的副官。”他也转过身向前走了两步,“我有必要履行副官的职责。”

古瑞德伫立几秒,稍稍向后偏了一下头,从而让佩雷斯看不见他的表情。

“这是金宫的意思吗?”

“也是奥斯元帅的意思,将军阁下。”佩雷斯的语气十分平静,“这也是元帅推荐我负责此事的原因。他不想让您感到某种监视感。”

两秒钟的沉默后,古瑞德很快给出了回应。

“那么来吧,上校。”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