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二十六章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我真的不再沉迷文明太空了(●—●)

真的(●—●)

(个屁啊_(:з」∠)_)

第二十六章

13时,赫尔墨斯站,射击训练区

当瑞走进训练区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副有点莫名其妙的祥和场景。

整个训练区分成若干个区域,用于不同科目的训练。在一边,罗阻和克拉拉正在长距离靶场,一人用加装了狙击组件的“螳螂”手枪,一人用“猛禽”狙击步枪交替着开枪;旁边还有一个相对比较小的靶场,糖心和阿基里斯正照着对面随机出现的虚拟靶子乒乒乓乓地放枪;再往旁边看,海拉和芬迪斯兄妹正在另一边的武器库门口交谈,似乎还正吵得不可开交;德雷克反倒是不见了踪影。

“……我的好妹妹,我能干出脑袋一热这种事,你可不行啊!”

“……你这小细胳膊,连举枪都举不起来,还打什么?”

“你的胳膊难道就粗吗?!”

因为这最后一句话是诺瓦和米娅两个人异口同声说出来的,所以声音大了一些。这下瑞按捺不住了。

“怎么了?”他走过去。

“瑞!你说!我为什么就不能练开枪?!”

“……啊?”瑞被米娅的这句话吓得有点懵圈。

“唉……他们两个想练射击,又不知道该找谁,想找那边那些人又不方便开口打扰他们……”海拉说着,朝着远处正有一下没一下地眉目传情的克拉拉和阿基里斯两个人的方向瞟了一眼,“所以他们只能找我咯……”

“这我没什么意见,除了有点临时抱佛脚的意思以外——等会……”瑞瞪大眼睛看着一对一脸无辜的兄妹,“他们两个?!”

“当时我的反应和你一样。”海拉面无表情。

“诺瓦这么说我能理解,但是米娅你为什么也想练啊?对你哥哥没信心不成?”

“米……米娅总不能一辈子都靠着哥哥吧?”面对诺瓦的眼神,米娅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片刻沉默后,诺瓦叹了口气,“好……”

事已至此,海拉也不再阻拦,“……这样,既然瑞你都来了,那诺瓦你去找瑞,我负责米娅。”

“不!还是……还是哥哥你去找海拉姐姐吧。”米娅突然提出了反对意见。

诺瓦居然笑了两声,这让瑞吃了一惊。“……好,听你的。”

—————————————————分割线—————————————————

“你说你这个人啊……”

诺瓦两脚前后开立,嘴上说着,眼睛仍专心致志地盯着对面的靶子,手上也没停下。

“真的就不再多说两句了?”

“我啊……”海拉已久把伞扛在右肩膀上,看着显示着越来越好的射击成绩的显示屏若有所思,“我现在倒没什么要说的了。”

“嗯……”诺瓦想要找补出一个话题来,“昨天……你为什么在提到那个托瑞斯的时候那么激动啊?”

“嘿!你还真哪壶不开……”海拉刚想发飙,却收住了话头。

“你能理解‘监护人’这个概念吗?”

“……我听这个意思,像是在说一个人的爸妈?”

“唉……”海拉苦笑两声,“对于正常人来说,监护人就是爸爸和妈妈。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上的父母或者祖辈,我们只有被任命的监护人。监护人会一直照顾被监护人,直到被监护人具有独立生活能力为止。”

“照这样说……他是你的监护人?”

“不然我反应干嘛那么大?”海拉稍稍提高了一点音调。“他……他可是我最亲近的人……”

正当这时,响起了一声撞针击空的机械敲击声。诺瓦看了看手边的显示屏,见最后四枪都落在了九环以内,便索性放下手枪转过身来。

“坐下说吧。”他朝着靶场一边的金属长椅努努嘴。

 

“让我猜猜……除了他以外,你应该就没有和什么人特别亲近了吧?”诺瓦嘴上说着,眼睛却一直看着另一边的米娅和瑞。

“不能这么说……瑞和赫雅也算是比较亲近了……”

“嗬?那我倒要问问你,怎么个亲近法啊?”

“瑞他……至少每周三次统一训练的时候他得在吧?这种时候亲不亲近另说,至少不能闹别扭吧?还有赫雅,她其实每个生日都要拜托古瑞德或者托瑞斯给我一张手写贺卡……切,到了瑞这,她就给了个吊坠;到了我这,就剩张纸片了。她要是不给,我还不稀罕呢,反正这一身都是托瑞斯送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海拉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整个人似乎都处于一种福至心灵的状态。

“你等一会,我仿佛总结出了不少问题……”诺瓦一回头,先愣了两秒,然后才接着问:“首先第一个,你每周训练几天?”

“六天啊,三天单独训练,三天统练。怎么了?”

“哇,我们都比你们清闲啊……第二个,你真的不稀罕赫雅给瑞的吊坠?那吊坠倒是很漂亮。”

“当然……”海拉的话只说了一半,后半句话则合着倔强一块被咽进了肚。

又过了两秒,她总算开口了:“唉……我当然稀罕了……每一次统练完,赫雅一定先冲上去看瑞是不是缺了胳膊少了腿,连正眼都不带瞧我一眼的。看自己的宝贝‘儿子’没事之后,才过来看我,可那时候她哪过的来啊,托瑞斯早就开始照着数据一条一条提意见了,她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拉着瑞先走。”她的脸上显出落寞的神色,“唉……”

再之后,是十几秒的沉默,两人都在平复情绪。最后,又是诺瓦先开的口。

“那你其实和米娅还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诺瓦朝着海拉的方向偏偏头。

“嗯?为什么这么说?”海拉也把头偏过去,扬起眉毛。

“说真的,你真的觉得,除了托瑞斯以外,有其他人和你无时无刻都很亲近吗?”

于是海拉开始挨个回想自己遇见过的每个人。最近见过的人只有德雷克因为一同去过石英城的缘故,可算是“亲近”了几天,其他人,包括曾经唯一一个肯和自己说话的杨宏武,都不是和她很亲近,于是她摇摇头。

“这就对了嘛。米娅除了我以外,也没有什么人和她亲近了。而且你们两个都是那么的倔,那么的认死理,认准了一件事就非把它干成不可。你觉着了吗?”

“呵呵……”海拉抬头看了一眼前面正打靶打的热火朝天的米娅,“觉着了。”

“有没有觉得这里面有你自己的原因?”

“嗯?”海拉又把头扭回来,“嗯……好像……还是有那么一点……”

“唉……这样,你说吧,想不想交个朋友?”

“啊?啥?”

“你这样太独了不好。不开个头,交个朋友?”

海拉眼眉低垂,“哼……我看全世界这么交朋友的只有你这么一个了……”她又看向诺瓦,脸上浮现出微笑,“好,就跟你这小老鼠交个朋友!”

 

“……你知不知道?”

“……知道什么?”

“……你笑起来蛮好看的。”

—————————————————分割线—————————————————

另一边,德雷克正站在战术指挥中心的巨大电子沙盘旁,一手抱胸,一手拄着下巴,盯着沙盘上投影出的星琉岛立体投影图,眉头紧锁。

这个投影图是根据两个小时以前的卫星遥感数据制作的,按照当时的遥感数据,星琉岛的驻军防卫情况基本上没有出现大的变动,岛屿西北侧海岸的防御依然薄弱;最近离岛的船只和飞机也都没有紧急转移那个目标集装箱的意思。遥感数据会在下午四点、晚上八点和十一点更新一次,在这三次卫星经过星琉岛上空之后,他们就只能依靠从附近的航空站派出的天空骑士无人机和手持无人机提供情报了。

德雷克又一次梳理了行动的所有细节,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他抬起头,环顾四周那些一片漆黑的显示屏。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赫尔墨斯站都是塞伯鲁斯的指挥中枢,发往全球各地的命令都源于这个几百平方米大小的房间。而在最近的十五年内,指挥中枢被转移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一个比这里还要安全百倍不止的地方。

看着这些显示屏,德雷克想到了他的一个构想,一个无比宏大的构想,它将向全世界昭告塞伯鲁斯的存在,同时为他们的目标画上一个句号。至于这个句号能不能画的完美,就仰赖于他们这些人了。想到这里,他又低头看了一眼电子沙盘上的星琉岛投影。

这将是他们每个人在这条漫漫征途上踏出的第一步。

—————————————————分割线—————————————————

7月22日23时22分,赫尔墨斯站,航空站

“哎我说帕克,你敢不敢再磨叽点?”

“着啥急着啥急……还差着七分钟零三十八秒呢,肯定赶得上!”

“你敢把那个‘还’字改成‘就’吗?!”

“哟嗬?云霄?以往你可没对任务这么上心过啊?”

“那能一样吗?以往出去飞上半天,打得出一枚机炮炮弹不出?”

“好好好……”

如果单看这条走廊的话,场面还是相当杂乱无章的:一个飞行中队的十名飞行员,身着黄色带黑边的飞行服,侧抱着飞行头盔,呼吸面罩吊在一边,同机组的两名飞行员之间又在互相扯闲天,可算是热闹非凡。

走廊尽头是一个大厅,大小与战斗模拟区不相上下,可能还要大上一号。几人出了走廊,刚迈出自动门,就一路小步快跑着奔向自己机组的战机。

每一次看到这架FA-31B火鹰战机,凌云霄难以掩饰自己的赞叹之情。这是一架前掠翼战机,泛着黑色——这是覆盖在它表面的碳纤维烧蚀层的颜色。其机翼末端向上翘起,并改为后掠,以提高其飞行性能、降低发动机维护成本。在上下分开的两个驾驶舱下方,还有一对显眼的梯形鸭翼。它没有垂直尾翼,而是采用矢量喷口解决其转向问题,相应的,火鹰战机也可以实现短距起降乃至垂直起降。整架战机的后半段几乎全被两台发动机和辅助动力装置占据着,火鹰战机使用的是聚变引擎,而在这第二种改进型号上加装的两台辅助动力装置,便是其中最大的一项改进——层云推进系统的的一个组成部分。利用辅助动力装置产生的额外推力、烧蚀装甲以及烧蚀层下方的耐热陶瓷装甲,火鹰战机可以在九分钟内,以三点五倍音速的巡航速度爬升至六万米高度,并维持这一高度和速度达九十分钟,即在一个半小时内抵达接近六千五百公里内的任何一个地点执行打击任务,并无视一切拦截手段。

帕克看着地勤将最后一枚“朗基努斯”巡航导弹挂载进内置弹仓,“我听说,那帮科学家还想让这飞机在中间层里飞得再久点?”

“久点就久点,又不是你操心的事……”凌云霄和搭档并排站在飞机驾驶舱旁,等待地勤人员完成最后的起飞检查。

没过多久,一切办理妥当,两人顺利登机,凌云霄在前方的驾驶员座舱,帕克在后方的武器操作员座舱。

凌云霄摆了摆飞机的控制面,向飞机旁的地勤组长竖了个大拇指,“赫尔墨斯,这里是阿波罗一号,请求起飞。”

“哼,也不知道是谁白饶给你这么个好呼号!请等待H-1垂直机库门打开,垂直起飞,赫尔墨斯完毕。”

凌云霄笑笑,将矢量喷口调整为垂直起飞模式,点火启动了发动机。检查了四个垂直喷口的推力平衡情况后,他抬起头,凝望着头顶以上三十米的圆形机库门慢慢分成六个扇形向外分开,露出外面的无尽星空。

终于,在机库门旁不停闪烁的红色警示灯熄灭了,塔台随即发出了准许起飞的指令。凌云霄慢慢向前推动节流阀,战机随之缓缓向上爬升,矢量喷口喷出的高温高速气流直吹在经过强化的机库地板上。

爬升过程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两人就能一边调整机头朝向,一边遥望到地平线、视野内一个接一个的沙丘,和四周地面上正在开启的一扇又一扇机库门——其上的光学伪装系统已经全部暂时关掉了。随着阿波罗中队的五架火鹰战机悉数离开地面后,凌云霄将矢量喷口改平,战机随即似离弦之箭一般向南冲去,中队的其他四架战机也紧随其后,直奔星琉岛。

—————————————————分割线—————————————————

透过敞开的空港大门,火鹰战机的呼啸声响彻整个洞库,也提醒着先遣小队的十二名特种兵。

“空军都走了,你们也该抓紧了。”

德雷克站在穿梭机的舱门旁,看着舱内的阿基里斯和其他五人。

“你就不说点煽情的?”

德雷克笑笑,“要是就你一个人我倒是得说两句,但是有克拉拉在,我就可以省省嘴皮子了……”

“你无非是想偷懒……”

“行了,走吧。我们在半个小时之后跟在你们后边。”

“等着瞧吧!”

 

“想什么呢?”

瑞坐在登机大厅的长椅上,看了看悬挂在天花板上的电子表,又扭头看向身边的问话者,“糖心,你相信第六感吗?”

“什么第六感?”

“呃……就是直觉。”

“哦,直觉啊……那东西有的时候还是挺灵的。怎么,你的第六感感觉出什么了?”

“我有种感觉……我们在星琉岛找到的东西会是个很熟悉的东西,我会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知道它是什么……”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