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二十八章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憋不住了😂

谨以此章为瑞庆生

并向已然长逝的,对鄙人意义重大的《芬布尔的黄昏》致敬

第二十八章

德雷克赶回自己的小队所在地时,刚好撞见一个难得一见的场景。

诺瓦单膝跪在百夫长身旁,左手放在偏高处的左膝上,右手放在百夫长的胸口,他低着头,两眼紧闭,口中喃喃有词。

德雷克凑得近了一些,勉强听到了诺瓦低声念诵的词句:

“尚神在上,愿人皆尊君之名为圣。愿君之国降,愿君之志行于地,如行于天。愿奉吾之所有,赐汝衣食;奉吾之苟生,赐汝安息。愿君之魂随君引,于神国中所得不朽,安宁,与喜乐至永……”

“好了……”德雷克走过去,拍拍诺瓦的肩膀,却看着另一边直着腰杆坐在百夫长身旁的海拉和米娅,“走吧,让后面的人带走他。”

他挨个把蹲着或坐在地上的三个人拉起来,招呼上两个一直在外围警戒的突击兵和刚刚检查完其他倒地者的亚伯——之前跟着他们的那个工程师已经被亚伯派去顶替他原本在前线的位置了——继续向眼下战局最激烈的研究中心前进。

“后面那些人怎么样了?”德雷克此时顶替了之前百夫长的位置,亚伯则顶替了之前德雷克的位置,因而两人现在挨得相当近。

“还有三个人有气,我已经稳定了他们的伤情,只要后面的收容队赶到的及时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区分标记阵亡的人和伤员了?”

“必须的。”

德雷克瞄准一个不知从哪条小道跑出来的冒失鬼佣兵开了三枪,干脆利落地结果了他,“好。”

研究中心距离研究区域的大门口并不远,从侧面说明了此时塞伯鲁斯推进的艰难程度。在研究中心主楼旁的附属建筑后,战地工程师们已经设置了许多台便携式发电机和护盾标塔,并冒着相当大的风险,在主楼大门前的开阔地上设置了一片片便携式胸墙作为临时掩体。这些标塔和胸墙均由发电机无线输电,从而避免了架设电缆的风险。

“你怎么又不向前推进了?!”很巧,德雷克在偏后方的附属建筑后面又看到了之前被他批判了一番的百夫长。

“主楼的大门是防弹的,电控,主楼和旁边几个火力点的火力封锁也很猛,工程师正在努力破解大门的电子锁,但是都失败了!”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懂得变通啊……”德雷克捂面罩表示无奈,“阿波罗中队,你是否能提供空中支援?”

“都可以!我们都等急了!”

“听见没有?!”德雷克拍了一下那个百夫长的头盔,“现在找人去给空军指引目标!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考虑让他们把门炸开!”

“等一下!”

德雷克面带惊诧之色猛一回头,确认是米娅刚刚喊了一声。

“怎么了?”

“可以让我试试……打开门吗?”

“你疯了米娅?!”诺瓦急得连断句都省了,“你知不知道——”

“你想怎么打开它?”德雷克直接打断了诺瓦——现在时间就是一切。

“如果你们的工程师能从远端连接上电子锁的话,我就能顺着远端链接把锁解开!”

德雷克于是又问亚伯,“工程师专用的万用工具的远端无线连接范围是不是二十五米?”

“是!”

“你同事设的掩体那够了吗?”

亚伯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一片片便携式胸墙,马上又低下头,“够了!”

“但是那的掩体不够高,挡不住高处的火力……”德雷克快速思考着,“海拉!你和瑞谁的纳米膜强度更大?”

“我的!”瑞马上回应——方才发生的事情也给了他很大的触动。

“但是我的纳米膜生成速度比你的快!”海拉马上抢过话头。

“但是——”

“总要让我为别人做点什么吧?”

海拉与瑞相视无言,她于是将视线转到德雷克身上,他也不好说什么。

“……那你去吧,一定保护好她。”

 

“准备好!等她们两个一冲出去就开始火力压制!”

此时,米娅在前,海拉在后,亚伯断后,两人都在建筑物的墙角蓄势待发。

“海拉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冲出去啊?”

“我们都跟着你走!还有,下次可以把‘姐姐’去掉了!”

米娅深吸了两口气,随即拔腿奔向远处的胸墙,海拉和亚伯紧随其后;与此同时,四周塞伯鲁斯的火力也骤然加强。

德雷克实际上担心的不是米娅自己没有防护,而是担心她的防护不够——相对于对面佣兵的猛烈火力,单兵动能护盾和护盾标塔投射的护盾强度实在是杯水车薪。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并不是毫无道理的——等到三人冲过短短的十几米靠在便携式胸墙后时,三人的动能护盾都已濒临崩溃。米娅的情况相对更好一点,因为护盾标塔给当时距离自身最近的她投射了一个额外的动能护盾。

“快点!”海拉伸手展开一个半圆形粉红色纳米膜,将三人全部盖在下面——至于此举会不会带来什么灾难性后果,她可顾不上了。

亚伯麻利地开始连接电子锁,“你准备怎么‘用’连接啊?”

“让我摸到你的万用工具就行了!”

“那就抓紧吧!”言语间,亚伯已经又一次破开了电子锁的防火墙,与其直接建立了连接。

米娅马上抓住亚伯手腕上的万用工具,闭上了眼,一道道微弱的粉色脉冲随即从她的指缝中放出。

“这锁是……”

米娅皱起眉头。

“这锁是纳米锁……”

“啊,是啊,这我现在倒不是很奇怪了!”现在海拉说话有些吃力,毕竟她正以一己之力抵抗着几十个佣兵全力开火的火力。

“不过相对于之前瑞的休眠舱的纳米锁还是有一点差距的,马上就好!”

米娅话音刚落,天边便传来了一阵越来越响的呼啸声,紧接着研究区域旁的小山岗上响起一连串的爆炸声,海拉的压力立刻小了一半。

“总算来了……”

“解开了!”

远处,研究中心一直紧闭着的主楼大门终于缓缓向两侧滑开,从主楼的窗户射出的火力更少了,想必是收缩兵力准备进行近距离室内作战了。有了先遣小队的狙击火力协助,塞伯鲁斯得以肃清佣兵最后的零星抵抗。

“嗬,还敢龟缩?”德雷克大步走到便携式胸墙后,“有一支工程师小队一直带着催眠瓦斯呢吧?先拿下中央空调机房,然后让他们好好睡一觉!大半夜的瞎折腾什么?”

“切……”海拉已经从刚刚用纳米膜生抗敌方火力的不适感中缓过气来,“你是事先想到要用催眠瓦斯的?”

“让你用一个月的时间专心考虑一件事,你也能想的滴水不漏。”德雷克向着海拉的方向偏了偏脑袋,“我完全可以组织强攻,但是强攻费时费力,伤亡还大,不符合这次行动的需求。”

“所以现在怎么办?”

“等着。”德雷克的回答很简洁,“记得启动气密模式就好,我们直奔主机房。”

 

“哦,对了。”

“怎么了?”

“……谢谢。”

 

“德!雷!克!”

在疾风暴雨般的机枪枪声中,海拉的吼声显得无比微弱。

“你之前到底想没想过这儿会有自动防御系统?!”

“我想过!”德雷克高声回敬,“但是我没想到这个自动炮台防EMP的性能那么好啊!”

“那怎么办?!”

“米娅!”有了之前开门的经历,德雷克一下就想到了这个人形自走外挂,“你能搞掉那个炮台吗?”

“我试试!”

米娅把手放在墙板上,顺着墙板和墙板内的电缆一路“找”到了炮台的电路,随后将自动炮台内置芯片中的程序搅了个天翻地覆。

“行了!”待炮台终于偃旗息鼓后,德雷克总算冲出了墙角,“这是最后一个了!再往前就是主机房,从那就可以关掉所有自动防御系统!”

“前面不会还有那些火神机甲吧?!”

被海拉提醒的德雷克马上启动了万用工具的毫米波雷达,扫描了一下紧闭的主机房门后的空间。

“至少门的正后面应该没有。”

“在地板的下面有四个人!”米娅却发出了相反的提示。

“那在地板下面还有四个。”小队此时已经赶到了房门边,自动分列在门板两侧,靠墙而立。

“米娅,你一路上已经解开不少锁了,这门就不麻烦你了,让亚伯把门炸开;你们四个守住门外;瑞,那四台火神机甲就看你和海拉的了,如果你们的第一波火力没能把四个全打掉的话我再补刀。”

这扇门的材质不是德雷克和海拉在石英城见过的旧式纳米钢,而是钛合金,因此在亚伯拍在门板上的巨量炸药爆炸的威力下显得不堪一击。在门板倒下的下一秒,四台火神机甲被自动从地板下抬升起来,用它们冷冰冰的光学传感器检测着前方的任何非友方单位,随时准备扣下手中M5A2步枪的扳机。

瑞与海拉对视片刻,同时一点头,一左一右探身向屋内开火。四台火神机甲还没反应过来,四个脑袋就被一连串的子弹扯碎,连带着里面的控制芯片也一并灰飞烟灭。

“啊,真好,不用我干活了……”德雷克用毫米波雷达全程关注了两人的行动,“米娅,里面除了这四个以外没有别的东西了吧?”

“没有了。”

八人小队立刻从房门鱼贯而入,直奔研究中心的电脑主机。

“亚伯,主机交给你了,必要的时候叫米娅帮忙,我们替你把门。”

所幸的是,曙光科技电脑主机的防火墙还没达到阿萨主机的防护程度,亚伯花了几分钟就顺利破开了防火墙,控制了整个研究基地的系统。在这几分钟内,尽管主楼内外的枪声不断——想必是主楼内的步兵正在与自动防御系统死磕,负责把守主楼大门的步兵也正与陆续赶回研究中心的曙光佣兵交火——但自始至终没有不该出现的人出现在主机房门前,看来主楼内的中央空调确实很给力。

亚伯进入系统后,马上先关掉了整座基地的自动防御系统,又把整个岛上所有曙光佣兵的实时坐标上传到了每一个塞伯鲁斯步兵的万用工具上,随即开始拷贝主机内的所有数据。与此同时,德雷克开始用自己的万用工具,在主机的数据库内寻找当初被运上星琉岛的那样“货物”的蛛丝马迹。

“……嗯?”

德雷克发现,在主楼的地下部分,有一个被简单地标注为“实验室”的房间,而根据主机的记录,那个同样被简单标注为“货物”的集装箱,在登岛后就被马不停蹄地运到了这个房间,此后再没挪动过位置。

“你们两个,守住这,保证他把数据拷完。”德雷克一指亚伯,“其他人,走,去地下!”

 

“明明有那么大的载货电梯……”

诺瓦一手牵着米娅,一手抓着螳螂手枪,跟在瑞身后,正气喘吁吁地被后面殿后的海拉和在前面开路的德雷克和瑞夹在中间,强逼着向下跑楼梯。

“为什么偏要走楼梯呢?”

“风险太高。”德雷克刚说完,就看到眼前显现出一堵墙,一扇电子门正对着他们。

“好了,你可以歇歇了。”

他走到门禁控制器旁,把万用工具在旁边扫了两下,随着一个“嘀”声,电子门应声向右滑开,原本一片漆黑的“实验室”内的灯管也一根根自动亮起,照亮了屋内的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仪器和中间的一个集装箱。

这是个设计特殊的集装箱,它的四个面和顶面都能向四面展开,将集装箱中的货物完整地展现给所有人。

那是一个曲线优美的银色货柜,当然,对于诺瓦兄妹、瑞和海拉来说,这个柜子显得无比眼熟。

在这四个人里,诺瓦的嘴是最快的,“……这不是休眠舱吗?”

“跟之前那艘坠毁的飞船上的那个一模一样啊!”米娅也反应过来。

至于瑞和海拉,则早已经冲到休眠舱旁边了。休眠舱感应到附近的两个人,自动投影出了纳米锁的球形界面。

“能确定这东西的真伪吗?”德雷克也走到两人身后。

“休眠舱这种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造出来的……”海拉仔细检查着休眠舱的每一个细节。

“从这纳米锁来看,它肯定是正宗的阿萨制造。”瑞审视着纳米锁的蓝色球形界面。

“要不把这个也打开看看?”诺瓦只顾着抚摸休眠舱的光滑表面了。

“我估计曙光科技还解不开纳米锁,这旁边这么多设备,连核磁共振仪都用上了,想必应该就是在无法打开休眠舱的基础上扫描里面的东西用的。先看看他们都找到了什么吧。”至少德雷克面对着这个休眠舱还能保持理智。

于是几人四散开来,开始挨个检查周围的各种仪器。他们看到了钻机,还看到了几个已经损坏的钻头,想必是曙光科技的科研人员想要在休眠舱的舱体上钻开一个孔,至少给舱体表面材料取一个样,但很显然失败了。他们还看到了磨砂机,似乎曙光科技还想打磨一下休眠舱,但他们刚刚在休眠舱上连一点划痕都没看到。切割的,打磨的,钻孔的,等等,几乎一切破坏金属材料的设备,曙光科技都试了个遍,然而休眠舱雷打不动。

“切,阿萨的纳米钢,就凭这些东西还想切开?”海拉下了结论。

当然,电脑终端也是有不少的,它们似乎还连接成了一个局域网。一行人检查了其中一个终端,发现它直到现在还在锲而不舍地计算着纳米锁可能的解锁方式。

“算出来还是有可能的——大概再给他们两百年吧。”这句话毫无疑问又出自海拉之口。

德雷克把解码界面最小化——既然它想算,就让它算去吧——点开了桌面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图标中最显眼的其中一个。

那是一个根据核磁共振成像制作的三维模型,从模型来看,休眠舱中有一个男性,身高大概相当于十六七岁的少年,不过单从模型还看不出他的相貌;而且不出众人所料,在那个人的脊柱中央偏上部分,有一个大致成正六棱柱的物体。

“好吧,这里面有一个纳米尖兵,而且有很大可能是一个培植型。”德雷克离开终端,看向瑞和海拉。

“我确实想到了一个人……”海拉看向瑞。

“我觉得你想到的那个人可能和我想到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

“啊,这很好……可你们是不是方便说一下你们想到的是谁呢?”德雷克表示相当无奈。

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瑞和海拉如此默契:“GA-16。”

“虽然他已经……”瑞自动省略了上半句后面的话。

“但是他还是最有可能的那一个。”海拉依然补上了下半句。

“他已经……挂了?我可以这么理解吗?”感谢诺瓦的耿直。

“你完全可以说的更委婉一点的……”德雷克带着其他人走回休眠舱旁,“瑞,你和海拉有人能把它打开吗?”

“暴力手段当然没问题,不过我觉得这不是你说的意思。”

“……好吧,至少你的理解能力没问题。米娅,再最后麻烦你一次?”

 

六型纳米锁最外层的“保护壳”几乎在米娅着手开始破解的下一个瞬间就解除了——曙光科技的电脑主机却还需要不间断计算二十五年,第一层的三个主锁很快也被米娅解开,显现出第二层的四个副锁——它们又在几秒钟内被米娅解开。只花了十秒钟,米娅就解决了曙光科技要花两百年才能解开的纳米锁。

休眠舱上部最外层的奶白色纳米隔层从最高处向四周快速褪去,从休眠舱中冒出阵阵白色雾气,待雾气散去后,休眠者身上的束缚装置也已自动解除,众人得以一睹他的真容。

“还真是你啊……”

海拉扒着休眠舱的外缘,探头端详休眠者的脸。

“霍德尔……”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