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三十二章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夜猫子属性发动(×)

第三十二章

7月23日15时46分,穆斯贝尔,OP-231前哨站

“我可算是知道你们部落有多么‘好客’了……”

亚伯说完,迈步走向正被火舌无情舔舐着的集装箱。在他身后,诺瓦和米娅两兄妹对视一下,也跟了上去。

集装箱屋的门已然被踹开,门板倒在地上;塞伯鲁斯三分之二的前哨站都是无人值班的,也幸亏如此,否则被烧到焦黑的就不只是钢板和电子设备了。十几米高的钢架通讯塔从中间断成两截,上半部分倒在地上,五六厘米粗的钢管断口并不十分整齐,像是被生生掰断的。

“这不像是哪个变种人部落会干出来的事……”诺瓦用手抚摸着钢管的断口。

“方圆百里难不成还有协防军?”刚刚绕着屋子转了一圈的亚伯此时刚好转了回来,“火太大了,进不去;有灭火器也在屋子里面,而且肯定已经被烤炸了。”

说着,他看向诺瓦,“你既然能生火……”他又冲着烈火熊熊的屋子扬扬下巴,“能控火不?”

“能控火不?”诺瓦抬手对准一大团烈火,“把那‘不’字去了!”

说话间,屋子四处的火焰仿佛被人下达了命令一般,开始向着最靠近诺瓦的那一个点集中,随后划过空气“飞”进诺瓦的手心,就此消失,不留一点痕迹。当火焰彻底脱离表面焦黑的集装箱屋时,诺瓦整条右臂上的紫色纹路似乎都燃烧起来了——之所以要加上“似乎”,是因为他的手臂似乎并没有受到那些火焰的影响。

“你胳膊没问题吧?”因为亚伯干脆没带头盔,他只能打开右手腕上的射灯,抬着一条胳膊小心翼翼地走进屋子。

“正常现象。里边什么样?还有没有有用的东西?”诺瓦手臂纹路上的火焰渐渐消退,他这才敢用两只手扶住米娅的双肩。

“哎呦……这个可有用的很呐……”能听出来,亚伯的声音中带着惊讶,“过来搭把手?”

“你到底是找着了什么——”

兄妹二人的一只脚刚迈进屋子,就被屋里的景象吓了一跳:在他们的左手边,亚伯半跪着,而在他和两兄妹之间仰面躺着一个赤身露体的男青年。

“米娅,捂眼睛,少儿不宜!”诺瓦这么说着还不放心,特意又把小女孩的身子转了180度,让她背对着这伤风败俗的场景,然后才走上去,“什么情况?”

“情况就是,我进来的时候他就躺这儿了,而且居然还没被烧到——这地方太危险,先帮我把他抬出去。”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一人抓着这个倒霉蛋的两条胳膊,另一人抓着两只脚脖子,一边避过有些还在不时闪着电火花的仪器,一边还要避开米娅,把他抬到了屋外的沙地上。

事已至此,亚伯也顾不得太多了,直接把万用工具的探头摁在了这人的颈动脉上,顺便粗略检查了一下他的体表——没有什么伤口,只有从他右胸一直延伸到脖颈上的几道纹路能说明他是个变种人。

万用工具发出一声长鸣——这代表此人的颈动脉已经停止了搏动,也就意味着他已驾鹤西去了,但死因还不能确定。

“认得他吗?”亚伯把他翻了个身,好让米娅能把手放下。

“不认得,真的不认得——哎!”诺瓦看着亚伯用万用工具打印出一支注射器,还似乎要把那罪恶的针尖贴上那死人的后背,不禁叫出了声,“你要干嘛?!”

“获取信息……”亚伯开始着手抽血,“他应该还没死太久,血液还能流动;想知道他的死因又不解剖他就只能抽血。”

“哥哥!”刚刚才放下双手的米娅突然压低声音喊道。

“怎么了?”

“有人来了,一个人,变种人。”

“怎么着?傻站着还是闪人?”诺瓦扭头问亚伯。

“闪人!滥杀无辜这锅我不背!”

刚好亚伯这会儿也抽完了血,于是三人马上溜到了集装箱后,三颗脑袋贴着边缘的钢板,其中两颗盯着远处尸体旁的一草一木。

“现在应该能看见他了……”米娅终于睁开了眼。

他们看到,远处跑来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紫发女孩,直奔小屋而来。她跑到一半时,突然站定,脸上现出疑惑的神色,似乎在奇怪为什么不久前还在熊熊燃烧的屋子现在为什么连点火星都看不到了。但她没有迟疑太久,就又迈开大步跑了过来。

“认得她吗?”亚伯比诺瓦稍微矮一点,因此他稍稍抬头问他上面的那颗脑袋。

上面那颗红头发脑袋过了几秒才给出回应,“这好像是……托托?”

“托托?那她是不是还有个弟弟叫‘拉拉’?”

“人家爱叫什么叫什么,你不还是根‘鸭脖子’吗?”诺瓦抢在亚伯反过来呛他之前继续说,“她应该还有一个哥哥艾斯,名如其人,是冰系变种人。”

“她哥哥又不在你说他干嘛?!她呢?”

“她是电系,不过和米娅不一样,她是向外放电。”

“等会,她在干嘛呢?”

米娅这句话把两个正在互呛的‘小老爷们’的注意力拉回到了托托身上。眼下,她正站在那具尸体旁,来回端详着他;又抬头看了看屋子的四周,似乎在奇怪为什么他会趴在这屋子外面。

米娅不知是不是在自言自语,“我们一般会把去世的人统一安葬到一个地方,每个部落都不一样,不过也有几个部落共用墓地,权当是做个纪念。可她为什么还不干点什么呢?”

然而事实证明,反常的不仅仅是被烧掉的前哨站,还有变种人——托托从腰后掏出一个“罐子”,拉掉“罐子”上的一个小东西,然后转身向远处走去,顺便把“罐子”扔向那具尸体。不多会,“罐子”便爆炸了,散出一团白烟和一个小火球,同时引燃了那具尸体。

“逗我啊!”亚伯马上着急了,“你们从哪搞来的白磷弹啊?!”

不过剩下两人已经来不及回答他了,因为他们已经看到,托托朝着他们的方向又扔出了一枚白磷弹,逼得他们不得不从另一边跑出了掩体,也就暴露在托托眼前。

“她……想干嘛?”

别说问话的诺瓦了,剩下两人也只能和他互相大眼瞪小眼。从他们三个窜出掩体开始,托托就一直在用一种诡谲的眼神审视着他们,可又什么都不说。

“她会不会不认得我们了?”米娅不禁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时间的流逝。

“不认得人也该认得纹身吧?”现在这对兄妹都已经换回了他们本来的衣服,他们两人手臂上的纹身已经展现无遗了,诺瓦的反问也有道理。

“杀了他!”

一直被三人关注着的托托仿佛突然缓过神来,指着站在中间的亚伯就是一声河东狮吼,硬是把三人喊懵了。

趁着三人还处于懵逼状态,托托已经抬起了双臂,三人马上散开躲避,堪堪避过了两道劈啪作响的电弧。

“托托姐姐,你在干嘛啊?!”在场唯一一个会把“哥哥”和“姐姐”挂在嘴边的也就只有米娅了。

“杀了他!”单凭这三个字,很难说她是否真的听到了米娅的问话——她又冲着亚伯放出两道电弧,又被他将将躲过。

“为什么啊?!”现在诺瓦倒不用躲了,因为他发现托托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亚伯这个人类身上。

“为了变种人和雾神!”

“有关系吗?!”亚伯又避开了两道电弧,但自始至终没有拔枪。

“所有穆斯贝尔的人类都得死!”托托似乎和他们三个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他不会危害我们的!他帮助过我们!”

感谢米娅小天使,不过她没有预料到托托听到这话的反应。

“那么你们也已经不再纯正了——你们已经被人类腐化了!”托托说着,将本来都对着亚伯的双臂分开指向两旁的米娅和诺瓦。

“那你们也得死!”

 

“为什么……她……她不累呢?”

按照三人的了解,放电这类威力比较大的能力对于变种人来说是相当耗费体力的,像托托刚刚的放电频率,顶多也就撑个五分钟就撑不住了,然而三人来回跑都跑累了,对面的电弧居然依然不断。

“我知道你们两个不想我开枪打她,但是……如果你们没别的办法,那我……我也没的可选了!”

亚伯着急,剩下两人也着急。怎么才能在被托托拖垮之前解决掉她呢?

在亚伯终于在躲开一道电弧后拔出了黄蜂冲锋枪时,诺瓦终于灵光乍现。

“鸭脖!让她盯着你!我有办法了!”

“好啊,我会试着不把你妹妹拉下水的!”

“你敢!”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诺瓦也明白这是不太可能的事。他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想到这招呢?

其实方法很简单。托托总不敢电一个贴在她身上的人吧?

诺瓦不断地向托托的身后移动,最后趁着她刚刚放完两道电弧的一个瞬间,一个箭步就冲上去将她一把撞倒在地。在撞上她的那一刻,诺瓦就死死抓住了托托的两只手腕,然后带着她仰面躺倒。

“抓稳了她!”亚伯马上冲到两人身旁。

“把她翻过去!”

于是两人在地上打了个滚,诺瓦顺势把托托的手腕翻到了她的背后,亚伯又等了几秒钟,待塑料手铐打印完成之后才把托托的两只手腕拷上。

很奇怪,从托托被扑倒开始,她就没再说过一句话,但眼神依然透着一股子固执,似乎还夹杂着一丝狂热。

“什么情况……”诺瓦刚感叹完就被亚伯轰开了——他还要再打印一副塑料脚镣拷上托托的两只脚腕,在这之前,他还不能让诺瓦贸然把托托拉起来。

“一般没有变种人会像她这么……偏执。”米娅这会才敢慢慢走上前来。

“感觉像是疯了一样……”亚伯把脚镣拷在托托的脚腕上,这才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毕竟不能让她一直趴着。

“米娅,要不你用心网看看什么情况?”诺瓦第一个想起来的一般都是自己妹妹的心网。

“这样……安全吗?”亚伯自然要提出质疑。

“我曾经探查过两个纳米尖兵的意识呢,托托姐姐的意识应该还不会比那两个更危险。”

“……好吧。你肯把大概只有你和你哥哥知道的事说出来给我听这一点让我很感激。”归根结底,亚伯只相当于一个保镖,没法干涉这对兄妹的决定。

 

在米娅进入托托意识的那一瞬间,她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站在米娅的视角,整个空间都显得无比晦暗,到处飘荡着紫色的雾气,包裹着几乎每一段记忆、每一条记忆之间的意识联结,似乎就连米娅“脚下”的“地面”都被一层紫色的物质覆盖着,让她寸步难行。

“这不可能是正常的……”

这些紫色的雾气几乎让米娅立刻就联想到了紫雾。但变种人都对紫雾免疫,紫雾就是他们保护自身的天然屏障,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她试着驱散包裹着记忆片段的雾气,它们却挥之不去,似乎也“裹”在了片段上一样。

“这样不行……”

米娅已经明白,现在凭她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去除这些紫色雾气的影响了,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借助托托自己的意识。可她的自我意识在哪呢?

米娅努力一步步向前“迈进”,每次抬起“脚”时,她都能感觉到“地面”上的紫色物质对她“脚板”的“吸力”,就好像它们不希望她继续前进一样。但她也很快发觉,单单这样乱走根本不可能找到托托的自我意识,她必须另作打算。想到这,她试着向四周放出了一个心网脉冲,想要找到她的目标。

可几乎就在放出脉冲的下一刹那,四面八方就涌来了浓重的紫色雾气,直奔米娅而来,似乎要将她吞没一般。

 

“米娅?米娅?”

在旁边围观的诺瓦和亚伯此刻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似乎看到,从托托的右臂中正散出一股紫色的气体,而正打算顺着米娅放在那条手臂上的右手“爬”到米娅的身上。

“不!别碰我!”

 

这句话其实是用来警告外面的两人的,而非米娅对那些紫色雾气的反应,因为在她位于托托意识世界的“身体”四周突然产生了一圈粉色的光晕,保护着她不受紫雾的侵蚀。

这不是米娅有意生成的,她其实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但她依稀记得,在那失踪的两年中,似乎发生过同样的事。不过既然紫雾对她本人构不成威胁了,她就可以放心地开始寻找托托的自我意识了。

 

“尚神啊……”

米娅设想过许多种情况,但都没有她现在看到的这样糟。在托托自己的意识空间中,她的自我意识被简单地投影为站着的自己,正如米娅的意识被投影为她自己的身体一般。但现在,托托的全身都被紫色的类似藤蔓或绳子的东西缠绕着,在她身上还同样包裹着紫色的雾气。

米娅走上前去——那圈粉色光晕让“地面”上的紫色物质在她面前自动让出一条道路,等她走过去后又自动合拢上,确实很是神奇——仔细查看了托托的情况。那些“绳子”的位置非常特别,准确地蒙住了托托的“双眼”,遮住了她的“耳朵”,封住了她的“嘴”,并束缚住了她的“四肢”。米娅注意到,当她走近托托的时候,裹在她身上的紫色雾气变淡了一些。

那如果我走的更近呢?

于是她继续“大步”向前,直到站在托托的面前。不出她所料,她身上的紫色雾气全部消散一空,但那些“绳子”却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托托本来稍稍低着头,时不时地会左右摆摆脑袋,但在米娅“走”到她面前时,她马上抬起了头,似乎感受到了米娅的存在。

“我马上想办法救你出来。”

米娅此时无比冷静,不禁让人怀疑她究竟为什么会如此镇定。她将右手放在了缠在托托“嘴”上的“绳子”上,努力用心网的脉冲破坏它,终于使它随着一声脆响散成一缕紫烟。

“你是……”刚刚解放一张嘴的托托迫不及待的发问。

“托托姐姐你先等一等,米娅很快就好。”米娅将手放在了蒙住托托“眼睛”的那条“绳子”上,如法炮制也破坏了它。

“米娅……你是……”托托又解放了双眼,这才能看到米娅的模样,开始努力回想自己在哪见过这个女孩。

不过米娅暂时没有心思去考虑旧友重逢的问题,她只是一根接一根地破坏了缠在托托身上的每条“绳子”。

“我应该先向你道歉。”总算彻底恢复自由的托托活动了一下手腕,“你也看到了,我不是……有意攻击你们的。”

“好了,先把这件事放一放。托托姐姐,这是你的意识空间,如果想要彻底把这些紫色的雾气清除掉的话,你必须要帮助我。”

“怎么帮?”

“拉住我的手……”

两人便互相面对着,手拉着手站定,米娅随即闭上双眼,向外放出一道道心网脉冲。借助了意识空间拥有者的力量,原本昏暗的空间中飘荡着的紫色雾气以两人为中心向外退去,直至最后,整个空间恢复它原本的模样为止。

米娅睁开眼,两人看了看此刻被柔和的白色光辉笼罩着的淡紫色意识空间,不禁相视一笑。

“走吧……”

 

眼看着在米娅碰到她的一刹那就似乎昏死过去的托托和米娅一起睁开双眼,诺瓦和亚伯着实被吓了一跳。不过托托醒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咳嗽,每一次咳嗽都像是一个老烟鬼刚刚将一大口烟吸进肺中一般,呼出紫色的雾气——这自然把剩下三人吓得不轻。

“米娅……这什么情况?”诺瓦说话的时候都带上了颤音。

“托托姐姐她……被这种紫色的雾气影响了心智,所以才会做出那些奇怪的事。”

“那她现在呢?”亚伯不禁发问。

“现在已经没事了!”

“不一定……”托托这次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狂热了,反而有些虚弱,“我的嗓子快干了……”

 

“所以……你能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我必须试着长话短说,因为其他变种人很快就会来追杀我们——是的,我会解释的。

大概就在两三天以前,大概20号?贝格尔族长突然让部落的所有人都返回主营地——他的心网很强大,足够联络到附近部落派出去的人——然后把我们都集中到了一片大空地上,也没解释为什么。

我们也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被集中到一个地方,但是就在几分钟之后,一大团紫雾就飘到了空地上——就像是沙尘暴一样!为了方便和黑市交易,我们的主营地还设在离紫雾区的边界比较远呢!

我们所有人都呼吸到了紫雾。不过因为我们对紫雾免疫,所以没人担心过,只是在惊奇居然会有这么一大团紫雾不早不晚飘到主营地而已。

但是那次不一样……我们所有人在吸入紫雾之后的几分钟就感觉像……嗑了药一样,感觉……身体好像不再属于自己似的。

我们开始犯迷糊……就好像突然变成了傻子……然后就在一个瞬间,我们所有人脑子里都有了一个想法……

杀光穆斯贝尔的人类。

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想着要反对,所有人都显得很……狂热。包括我。

之前族长把我们集中到空地上之后就不见了,可这个时候族长又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他给我们每个人分派各种各样的武器弹药,然后把我们分组,组长由他指派,每一个小组负责……把几个地图上的点‘从地图上抹掉’。

我被他指派到一个小组去当组长,然后让我们去抹掉地图上的三个点。我们组出发的时候有十几个人,甚至还有几个压根不是我们部落的人,我也不知道族长是从哪把他们找来的。

那些点其实都是一些集装箱屋子,就像我们身边的这个一样,我们有的人负责毁掉自动防御系统,有的人负责扔白磷弹烧屋子,还有人负责其他事——可这些职责都不是我分派给他们的!就好比刚才,我的脑子里会自己冒出一个想法,让我对着尸体扔白磷弹,再对着屋子扔白磷弹;看见你们之后,我的脑子里又会冒出一个想法,让我对着你们扔白磷弹……就像这样,每一个人都是被那些想法驱使的,有没有组长其实根本就没有意义。

但我们在第二个点遇到了人类……都穿着黑白黄相间的护甲,而且都有枪……他们最开始还只是对着天上放枪,后来看我们敌意不减之后才肯朝着我们的腿开枪。但那没用,我亲眼看见的,有一个人两条腿都被打断了,还在用两条胳膊向前爬……他必须完成那个想法,不惜代价地完成。

最后我们用枪打伤了几个人,但应该没打死人——我们似乎在拿到武器装备的那一刹那就明白了那些东西该怎么操作,但那还不够——他们退回了屋子,我们就朝着屋子扔白磷弹——那个屋子不是密封的,这样迟早会耗尽里面的氧气,这是我脑子里那个想法告诉我的——他们最后开了门,但是最后不是被枪打死了就是被烧死了——我们当时都狂热地想要杀掉每一个我们看见的人类。

我们现在在第三个点。这本来是有一挺自动哨戒机枪的,但是应该是被打坏之后扔进屋里烧掉了。准备扔白磷弹的时候,我们只剩下四个人了——本来还有一个人活着,被哨戒机枪打断了一条腿,但是他身边的一个拿着枪的人把他打死了,我根本就不打算去想这是怎么回事。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好像发狂了一样,他……似乎狂化了似的,变成了一个看着像是人形盖洛斯的东西——但是身高有两米多!

他冲到那个通讯塔架旁边,生生把它掰断了——你们应该看到了,然后就冲进了那间屋子再没出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脑子里的想法让他这么做的,反正变种人狂化我这辈子连听都没听说过。

当时我脑子里的想法就是扔白磷弹,烧掉这间屋子。但是在我们烧完屋子回主营地的路上,我脑子里又冒出来一个想法——我应该去确认一下那个人的死活。所以我就抛下了那两个人,自己一个人回来了——后来发生的事就不需要我解释了。

我能记得这些事,因为我的记忆没有受到影响,我能记住我做过的事,却根本没有反对的想法。

我们现在必须马上找个地方躲起来——贝格尔族长肯定已经知道我已经和紫雾……解除关系了,你们也听见我刚刚说的了,像我这样的变种人如果被他们看到的话……我也必死无疑。”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