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当你仰望星空时,会不会有人在那里同样看着你?

《战火世界》第三十章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章

“博士,沃克知道您私自跑到这来了吧?”德雷克是真害怕这个老顽童仗着自己的一把年纪耍赖玩。

“先斩后奏也是要奏的……”老博士说着,又转过身来看着德雷克,“这地方有个实验室,设备比我那边差不到哪去;把休眠舱直接拉到那去,我来看看那小伙子的问题出在哪了。”

“它应该已经在那了。”德雷克点点头,看向他身后的这几个人,“先回寝室吧,我还得去……嗯,完成例行公事。有事再叫你们。”

于是他们从德雷克身旁鱼贯穿行而过,但在诺瓦和米娅经过他的时候,德雷克拍了下诺瓦的肩膀。

“介意我和你的宝贝妹妹私下谈两分钟吗?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丢不了。”

以随后亲自将米娅送回两兄妹的寝室的条件征得诺瓦的勉强同意后,德雷克不由分说地拉着米娅一路大步流星地走进了一个空房间。

这个房间似乎被用作休息室:两盆货真价实的盆栽分别摆在两个屋角;除此之外就是两个靠墙而立的书柜,书柜旁的饮水机,和正对屋门,分立两侧的两把单人沙发和一个小桌;桌上的普通白色塑料花瓶里放着一束蓝色假花,桌椅上方靠墙安设的一整块显示屏放映着正闪烁着的星空。

“随便坐,我就是有个问题。”

两把沙发互相正对着,因此两人无论怎么坐,都要直面对方。米娅挑了门左侧的那一把。

“你想问米娅什么问题啊?”屋子里的空调温度似乎设的有点低,使得这个原本就位于冬暖夏凉的地下的房间变得过于凉爽了,米娅不禁开始搓起手来。

“问题其实很简单。还记得前一天晚上吗?”

“我迷路了,你和海拉姐姐找到我,把我带回哥哥那里啦!怎么了吗?”米娅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

“那么你记得还是挺清楚的……”说着,德雷克稍稍向前倾了倾身子。

“我想问你:在你碰到我的时候,为什么想探查我的记忆?”

 

他知道。

他一开始就知道。

米娅习惯性地要开口解释,但她只是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门想必已经锁上了,也没有逃跑的必要——她的哥哥会第一个把她拉回来。夺回主动权更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她不可能制服德雷克。

也罢,她可以用传统一些的方法知道她想知道的。

“我……觉得你知道我发生了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想?”德雷克又将身子缩了回来,施压的目的已经达成,他也没必要继续倾着身子了。

“曾经有大概两年多的时间,我和哥哥被分开了……大概就是在我八九岁的时候……”

“所以呢?”

“我已经记不清那段时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了……但我记得三件事情……”

米娅说着,慢慢伸出左手,触到了墙上的那块显示屏,闭上了双眼。随着她左眼下方的粉色纹路放出淡淡的粉红色光芒,显示屏上的那片星空开始抖动,然后逐渐变成了一个变种人很熟悉的景象。那是一片片连绵的土黄色群山,一眼望不到边,但在群山之中,有一扇被涂成土色的金属大门和露在山体外的一小段钢筋混凝土通道显得无比刺眼。粉色光芒消逝,米娅抽回左手,睁眼看向德雷克。

“在那段时间,我对那个景象的印象是最深刻的,怎么也忘不掉,可又不知道为什么忘不掉它。”

“这是第一件事。那第二件呢?”

米娅依法炮制,在显示屏上展示了一个十分模糊的景象。虽然十分难以辨认,但德雷克能看出,这是一件塞伯鲁斯科研服的左胸部位,贴在衣服上的铭牌已经模糊成一团黑影,唯一能勉强看清的就只有那个六边形塞伯鲁斯标志了。

米娅最后展示出的景象,似乎是她在走廊里看到的一个情景。一群人正推着一副担架跑过米娅身边,而担架上躺着的那个人似乎就是德雷克。

“你还记得你是在什么时候看见我的吗?”

米娅抽回左手,摇摇头。

“我唯一能想到的类似情况,是我曾经在吸入紫雾之后昏迷过。不过我可以保证,至少我知道我是在哪晕过去的,也知道我是在哪醒来的。至于在这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

之后是一阵沉默。德雷克盯着米娅,米娅则盯着小桌上的蓝色假花。

“你可以再来读取一次我的记忆——如果你还有疑虑的话。”

“不必了。”米娅抬起头,眼神中透出完全不符合她年龄的情感和意志,“但请答应我,帮我查到我的身世。我必须知道在那两年发生了什么。”

“你需要更多的证据才能说服我。”

米娅叹了口气,“我只记得洛克爷爷把我从那个地方带了出来,带回了我们的部落。哥哥似乎完全不知道我在那两年去了哪,也没有怀疑过;族长虽然没说什么,但他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所以诺瓦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在那两年到底在哪?”

米娅摇摇头。“但问题在于,就在我回到部落之后没多久,就有大群盖洛斯向我们进攻……哥哥只带着我逃跑了,但我们其实并不知道部落的其他人都怎么样了。

“我们只能沿着公路流浪,在沿路的小镇上偷些吃的,因为那里没有人待见我们,我们也没有东西换吃的……直到我们好容易到了商都,才发现洛克爷爷居然也在商都,而且两条腿都残废了。”

德雷克不禁皱起眉头。

“他在贫民区的废弃输水管道立柱旁边有一个……算是棚屋吧,正靠着买卖情报赚钱。他自己不能去买日用品,就让我们去,平常有什么需要出门的琐事也打发我们办。作为回报,他负责我们两个的吃住,直到我们发现瑞,第二天协防军来清剿为止。”

“所以你是想说……你离开那个‘地方’回到部落和部落被袭击这件事有联系?”

“那段时间部落一直在向南迁移,沿路的所有地方都是盖洛斯的密集区。如果就在那一天出现那么多的盖洛斯,未免太巧了一点。”米娅此时仿佛变了一个人,“还有,洛克爷爷的身份也有问题。从部落被袭击,到我们流浪到商都,前后只有大概四个月的时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把情报生意办的那么风生水起,几乎只有一种可能:他利用了一些关系。”

“再结合他把你带回部落这一点,你怀疑他和塞伯鲁斯有关系?”

“被阿基里斯带回来之后,我就体会到了你们情报系统的发达程度。如果你们在商都的情报体系中的某些人愿意花时间,把一些无关紧要的情报提供给洛克爷爷的话,在短时间内成为一个良好的情报贩子是有可能的。不过提供情报的也不一定就是你们,金蝰蛇也有可能。因此真正让我下决心的——”

“是我。因为你又看见了我。”

“对。”米娅丝毫没有否认的意思,“这个问题已经存在三年多了。哪怕是为那些死在盖洛斯爪下的族人,我也要找到答案。”

德雷克沉思良久。“这样,我回去翻翻档案,看有没有过洛克这个人。”

“你愿意不追究我私自入侵你的记忆就已经很让我惊讶了。”米娅又露出了她的招牌式微笑,“何况你为了那个百夫长就敢杀过去。在我看来,私自闯入别人的脑袋里和杀人一样让人不能接受。”

“人要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对我来说,追求个人利益现在就等同于追求集体的利益。”德雷克站起身,“好了,现在没必要开着这么大的冷气在这受冻了,我该履行对你哥哥的承诺了。”

——————————————分隔线——————————————

9时34分,赫尔墨斯站,量子通讯室

“……给我老实交代,阿兰,你一共睡了几个小时?”

“两个多小时吧,将近三个小时。”

“你该考虑改改你作息不规律的毛病。”

“得了吧,说是作息不规律,以往作息是规律了,有事干吗?”

“好……你想当一段时间工作狂我理解,但是不能老是这样吧?”

“争取吧,兴许忙完这会之后就再也不用这么忙了。最后一件事,老博士来这的事到底跟没跟你说过?”

沃克苦笑,“我接他通讯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穿梭机上了,拦都拦不住。”

“唉……要是他在GA-16身上找不到突破口……”

“那就运回赫菲斯托斯接着查!查不出来不许弄走!”纳米尖兵技术是阿萨乃至人类科技的结晶,对谁来说都非同小可,何况沃克和他领导着的塞伯鲁斯。

“好好好,听你的。”言罢,德雷克犹豫了一下,“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下一步按谁的路线走?”

“谁知道我当初花了一天胡思乱想出来的路线会被你钦定啊……不是这个。”德雷克摆摆手,“下一步该继续拉拢其他势力了对吧?我在考虑……先把重点放在阿萨和联合军上。理由非常简单:金蝰蛇和我们没有高层间的联系,想拉拢也攀谈不上;阿萨嘛……现在是一步一步进行的,由小见大,这么推下去的话下一步应该拉拢地表的协防军,这方面我们有人;联合军相对来说可能更简单,毕竟我们有一个第一时间把信息传回联合军总部的联合军特派员,高攀一个还是比较现实的。”

“你扯这么多肯定没提重点呢。说吧。”

“重点啊……其实就是兵分两路。先别着急反驳,我有理由:想要拉拢协防军,只能通过古瑞德少将,但他一定很难被说服,想要达到目的就要有证据,而且是足够充分的证据。只要有了证据,哪怕去的人是个二愣子,也能达成目的;可联合军就不一样了,他们不如阿萨那么有意忽视情感,他们有家乡被毁灭的,有因为阿萨或者协防军妻离子散的,只有证据不足以说服他们,必须要有一个脑袋灵光外加有三寸不烂之舌的人出面。”

“行了行了,你不用说了。你就是想自己负责联合军,让阿克负责古瑞德呗?”

“嘿嘿……有的事说透了可就不好了啊……”德雷克笑笑,“其实还有一层意思……上次阿克去采集塔的时候,是您亲自和加斯谈的是吧?这次……我自己来?”

“你来啊……”沃克沉思几秒,“时候……也差不多了。去吧。”

原本就一直盯着沃克投影的脸察言观色的德雷克顿时露出微笑,“好!我去看一眼老博士的宝贝孙子那个算法搞没搞出来,有事我再通报啊!”

通讯刚刚中断,橙色的全息投影还没降下地板,德雷克就转身走向出口。倒不是他赶着要去见亚伯,而是怕沃克反悔。

联合军不就是人多点、资历深点、年龄大点吗,怕什么。

毕竟理亏的一方,不论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总还是说不过有理一方的。

——————————————分隔线——————————————

10时31分

“德雷克啊……你真的要这么大动干戈不成?”

眼下,德雷克正站在战术指挥中心的上层,身边站着亚伯、阿基里斯、克拉拉以及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或邀请来或强行带来的一拨人。在他们的眼前就是一块横跨整个视域的巨大显示屏,显示屏下方还有许多块小的显示屏,一整排指挥电脑——此时三分之一的电脑前都有参谋在工作——以及目前没有启动的电子沙盘。这些小显示屏和指挥电脑都位于指挥中心的下层,有两道楼梯与上层相连。主显示屏被人为的分成了几个显示区域,居中央位置的便是一副元星的电子地图,上面零零散散地分布着一个个蓝色的亮点;在地图两侧依次分布着其他零零碎碎的信息和图表。

“你写的这个算法可是要上传到整个探测网的每一个节点上,不启用这的设备可不成。”德雷克一边解释,眼睛却始终不离正前方的地图。

“鸭脖,你这算法这么好使,要不起个名字?”阿基里斯拍了拍亚伯的肩膀。

“名字?我现在还真没什么想法……要不就先叫它‘天眼’?”

“名字可以慢慢想……现在干正事。”言罢,德雷克提高了调门,“向地表的所有前哨站和基地发送通讯,让他们回报状况。”

“明白。”

位于尼约德湾东侧的一个稍大的蓝点第一个变成了绿色,它代表赫尔墨斯站现在情况正常。随后,以这个点为圆心,一个个蓝点都变成了绿点,全球各地的终端都在回报情况正常。

除了穆斯贝尔地区的终端以外。

“长官,所有位于穆斯贝尔的终端都没有回报。”

直到位于元星另一面的西德海姆的前哨站最晚回报完毕,它们也没有从蓝色变成绿色。

由于有终端没有回报情况,系统自动又发送了一遍通讯——因为应答的是自动应答机,不会干扰到各个前哨站和基地的正常运作。

相同的流程又进行了一次,穆斯贝尔地区的终端依然没有一个变色。

“别让系统再发送第三次了。直接联络他们。”

随后就是此起彼伏的发送通讯成功的嘀嗒声。现在,每一个终端都必须至少有一个人按下自动回复状况的按键才行。

参谋们跳过了自己所在的赫尔墨斯站,因而在地图上重新变为蓝色的点中,代表赫尔墨斯站的那个点是第一个由于无人回报变成红色的。德雷克让系统忽略了它,将它重新标为绿色。

这个过程较之前的自动检查要繁琐,多花了一些时间,不过德雷克身后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都处在各种各样不同的情绪中,无暇顾及他人。

最终的结果一目了然:在地图上,穆斯贝尔地区的所有点都变成了红色,其他地区的点则都情况正常。

“……长官?”参谋长询问下一步指示。

德雷克沉思几秒,“先把算法上传到情况正常的终端上。我们还是要测试算法的准确性的。”

赫尔墨斯站的绿点是最先绽出一个绿色圆形的点,在这个点上随即浮现出两个蓝点,分别标着瑞和海拉的代号和名字。

“看来还是管用的?”德雷克也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真的在问亚伯。

“还不能确定。如果它能发现其他我没有采过样的纳米核心,才能说明它是有效的。”

此时,米德加尔特庇护区附近地区的绿点也绽出了一个个圆,庇护区内随即浮现出数个没有标明身份信息的蓝点。

“现在可以说这个算法是有效的了。在那些蓝点里,一个蓝点代表一个纳米尖兵。”

德雷克叹了口气,似乎是如释重负一般,也似乎代表一种遗憾,“检查一下炜石山脉。”

“为什么要……”

诺瓦刚说一半,就被站在他身旁的海拉打了一下胳膊。

“哦,哦……”

不光是站在上层的这帮人,下层的参谋们也在以炜石山脉为圆心向四周搜寻着一切踪迹。但探测系统是诚实的——在整个东大陆上,只有赫尔墨斯站有两个纳米尖兵。当然,除了迄今为止依然没有回报情况的穆斯贝尔以外。

“德雷克,让我去穆斯贝尔。”想想就知道,这肯定是海拉说的。

“要去也不是你去,你有更大的事要办。”这次德雷克转过身就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诺瓦,你和米娅还一定要回穆斯贝尔吗?”

两人对视一下,都点点头。

“好吧,我有这个预感。亚伯,麻烦你跟着他们去一趟,顺道查清楚穆斯贝尔的前哨站到底出了什么情况。瑞,没来得及扫描核心呢吧?”

“没有。”

“先放一放。罗阻,你和糖心本来是要把瑞送到联合军总部的对吧?”

罗阻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现在就可以准备走了。不过让我跟着你们,我得和他们谈谈。”

把这些人全部解决掉以后,德雷克才顾得上海拉,“海拉,不是不让你去找托瑞斯,现在我们必须先把他放一放。现在古瑞德是不是会因为你不见了着急?”

“再着急也没有我着急!”

“所以你要去安抚他一下,顺道也让他安抚一下你。阿克,你带上克拉拉跟她一块去米德加尔特,去找古瑞德谈谈。先去那儿的安全屋,我事后会再通知你们下一步该干什么。”

海拉依然用杀气逼人的眼神瞪了德雷克两秒,权当表达不满。

“你们继续联络穆斯贝尔的前哨站,只要有一个回报了就马上通知我。”德雷克终于给每个人都交代完了要做的事。

“现在快动身吧……”

他回头看了一眼穆斯贝尔的零星红点。

“时间不等人啊……”

评论(8)

热度(8)